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林则徐与林公堤 

                    

                                                                                          林则徐塑像

                    

                                                      林公堤

                    

                                             设在黄河游览区的展览馆

                    


 

    林则徐(1785年~1850年)字少穆,福建侯官(今福州市)人,清嘉庆十六年(1811年)进士,曾任江苏按察使、江宁布政使、江苏巡抚、湖广总督等职。道光年间改任两广总督,以禁鸦片事,与英人开战,而闻名于世,有“睁眼看世界第一人”的赞誉,是我国近代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伟大的爱国主义者。开封人对林则徐除了和全国人民一样有这同一认识外,更有进一步的敬仰和尊重,赞誉他是杰出的水利专家。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黄河在开封张湾决口,洪水曾一度冲进开封城内,形势十分危急。这时的林则徐,正在遣戍途中,奉命折回东河(指开封以下黄河段)效力。他在开封黄河大堤工地上,指挥开封军民奋力抢险、堵口,历时5个月终于堵住决口,筑起了一道坚固的堤坝。

    开封人民为了感念林则徐筑堤救城之功绩,把他堵口修复的这一段黄河堤称之为林公堤。160多年过去了,如今这段大堤仍安然无恙、静静地躺在开封城北柳园口黄河南岸边……

    林则徐为什么会来襄办河工

    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农历六月十六,黄河在开封水稻乡张湾村以东决口,口宽260多米,(一说冲毁大堤约1公里)开封首当其冲。洪水漫过开封护城堤分3段直注城门,全城一片洪水,深处丈余,房屋倒塌无数,城墙也多处坍塌,动辄数十丈。河南巡抚牛鉴束手无策,快马驰报朝廷。朝廷特派大学士、军机大臣王鼎来汴察看险情。

   王鼎(1768年~1842年)历任吏、户、礼、刑、工部侍郎、尚书;河南巡抚、直隶总督、左都御史、军机大臣兼协办大学士、东阁大学士等要职。一生以清廉刚正著称,乃朝廷重臣。他来到开封后,一面察看险情,一面听取各方意见。但他从地方官员那里得到的信息却令他很失望。有人主张放弃开封,迁省城于洛阳;有人主张水势难挡,要堵也得等到水势减弱后再堵;甚至有人对王鼎提出拟请调林则徐来襄办河工一事持怀疑态度,但王鼎力排众议,坚持要堵口、排险,保卫开封。

    王鼎据实向朝廷奏明险情后,东河河道原总督文冲以失职罪被革,由王鼎代河督,王上疏请调因鸦片战争而被谪戍伊犁的林则徐来襄办堵口复堤事宜。

    王鼎为什么会想到请调林则徐来襄办河工?这是很多人都想问的问题。原来林则徐在任两广总督,查禁鸦片之前,曾担任过河南布政使(即所谓藩司,衙署在今东大街东头汴京饭店址。老百姓称之为东司——布政使衙门)和河道总督(衙门在今河道街东头路北市政府原机关大院址)。他熟悉河南、熟悉开封,和河南人民有感情;更重要的是林则徐原本就是一位治理黄河的官员,他熟悉治黄事务,懂技术、懂施工。当然其间也可能包含有王鼎与林则徐二人之间的师生关系,王鼎是林则徐禁烟的积极支持者。在林被遣戍途中,王鼎请调他来堵口,有令他戴罪立功、减免戍边的意思。

    堵口复堤工地上的林则徐

    林则徐风尘仆仆,行进在奔赴伊犁的大道上,接到“折回东河效力赎罪”的上谕,他仿佛听到“狂澜横决趋汴城、城中万户皆哭声”,这汴梁城和黄河对他都不陌生,他曾经是这块土地上的父母官,虽然身处逆境,却仍忧国忧民,关心黎民疾苦,他奉旨后急忙掉头东返,日夜兼程向开封进发。林则徐到达开封后,目睹水患给开封人民造成的灾难,悲愤地写出:“尺书来,汴堤秋,叹息滔滔注六州,鸿雁哀声流野外,鱼龙骄舞到城头。谁输决塞宣房费,况值年储仰屋愁。江海澄清定河日,忧时频倚仲宣楼。”王鼎委以堵口重任,对他言听计从,林立即上堤察看水情,制订堵口方案,于农历九月初七正式动工。这时的林则徐已年近花甲,且体弱多病,但他毫不顾忌这些,事必躬亲,日夜吃住在大堤工地上,尤为可贵的是他还和民工一起参加劳动。这在封建社会的官僚中实属罕见,大大鼓舞了堵口复堤军民的士气,加快了工程进度。

    也许有人以为这时的林则徐是以罪臣的身份来河工效力赎罪,才会这样干的,其实了解他工作作风的人都会知道,他为人处事向来都是很认真的,有两则他自制的联语,可以看成是他的座右铭:一则是他书赠同乡友人福建巡抚张兰渚的对联:“应视国事如家事;能尽人心即佛心。”书在他汴梁堵口之前;再一则是其临终时口占一联示其儿子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以这样的态度做事,当然是会这样干的了。

    林则徐修复的这段黄河大堤西起水稻乡马头村,东至柳园口乡小马圈村,全长7.5公里,修复工程由东西两端相向进行。经过5个多月的苦战,大堤于翌年(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农历二月初八在柳园口39-41号坝下堵口合龙,解除了开封及以下400公里泛区人民的疾苦。王鼎对林则徐在堵口复堤中所起到的作用十分称许,也十分感激,他上书道光皇帝“林则徐襄办河工,深资得力”,请求免去对林则徐的谴谪,重新启用。但道光皇帝迫于帝国主义的压力、未予批准,复旨依原令执行。(另有材料说,林则徐来汴东河效力时,朝廷还有一道给王鼎注明“于合龙日开读”的圣旨,堵口成功后打开一看,竟是“林则徐于合龙后着仍往伊犁”。)在庆功宴上王鼎力请林则徐上座。宴后,林则徐上路,千万群众、民工含泪沿堤夹道送别。

    林则徐修复的这段黄河大堤,较决口前旧堤向北推移了约两公里,离河道较近,故人称前进大堤,也有人因这段大堤形似月牙,而称它“月牙堤”。新中国成立后这段堤不断加高加宽,并加贴了片石,十分坚固,现仍屹立于开封城北的黄河岸边。

   人民景仰纪念林则徐

    林则徐东河堵口完工之后,毅然踏上西去伊犁之路,王鼎也返京复命。是时正值中英战局恶化,浙江前线惨败、乍浦失陷之际,道光皇帝在投降派、首席军机大臣穆彰阿等的怂恿下,决定与英国停战议和。王鼎在朝廷上据理力争,要求道光皇帝收回和议成命,启用林则徐,严惩穆彰阿。但道光皇帝终不采纳;6月8日早朝,王鼎再次力争,上怒,拂衣而起。第二天夜,王鼎草疏千言,置于怀中,自缢于圆明园寓所,其遗疏内容大意为“条约不可轻许,恶例不可轻开,穆不可任,林(则徐)不可弃。”可惜王鼎之子听信了穆党陈孚恩、张芾之劝,未将遗疏上报,而以暴病亡故上奏。王鼎死后,追赠太保、入祀贤良祠。后道光帝追念王鼎忠言,将林则徐由新疆召回、任陕西巡抚……洪杨事起后召为钦差大臣。中途卒,加太子太保、谥文忠。

    林则徐逝世后,倍受人民崇敬,特别是他禁烟、抗英的事迹在各类史书、教科书以及报纸、广播、电影等各种媒体的广泛宣传下,达到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地步。在他的出生地——福建省福州市、销烟地——广东省虎门、巡阅地——澳门莲峰庙、贬谪地——新疆伊犁、辞世地——广东普宁以及陕西蒲城,建有6处林则徐纪念馆。(蒲城系王鼎故里,林则徐由新疆伊犁召回,被任命陕西巡抚后,为表达对恩师的怀念,他曾来到王鼎故里,在王鼎族弟王仲山家住了3个月。其间他写了大量牌匾以及其他文字。纪念馆即依王仲山家原宅院建立)。另外我国最大的一座河神庙——河南武陟嘉应观和开封禹王台公园内的水德祠中都祀有林则徐的木主。开封人民还把他修复的这段黄河大堤命名为林公堤。依托这段大堤,开封市河务系统在这里开辟了柳园口“黄河游览区”。内有一尊林则徐雕像。雕像身后是一排展览室,用文字、图片等记述了林则徐在这里治黄堵口的事迹。

    柳园口黄河游览区林公堤上,高大的林公塑像迎风而立,凝视前方,一股傲视强权的英雄气概,令人肃然起敬。作为林则徐曾经长期驻守并曾亲自主持黄河堵口抢险的城市,依托现有的这些设施,如果能再搜集增加一些展览内容,我们完全可以办起国内第七座林则徐纪念馆。我们这座纪念馆以纪念林则徐治黄堵口为重点,又建在林公堤实体之上,既有地方特色,又富人文价值,一定能为我们这座旅游城市增光添彩。

  “哀国步维艰,禁烟评忠,近代首写攘外史;痛民生疾苦,兴利除弊,千秋敬仰文忠公。”(林则徐祠楹联)这就是人民对林则徐一生的最好评价。

    附:柳园口险工简介

    柳园口险工位于开封城北,距开封城9公里。上首为郊区水稻乡朱庄村,下首为柳园口乡大马庄村。长4287米,现有坝、垛、护岸47座工程。工程平面上平下凸,属“凹”型险工。该工程始建于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今39坝系堵张湾决口时修建的挑溜坝。经光绪年间、民国时期和新中国多次续建而成现在的工程规模。有坝22道、垛12座、护岸13段,其中39坝下延工程为1990年下半年修筑。共筑4道丁坝、1道联坝,用以控导河势,是保卫开封的又一道屏障。柳园口险工与黑岗口来溜相关,因工程常受到河顶冲具有挑溜功能,可送溜至左岸大宫工程。

 

稿件来源《汴梁晚报》(作者: 吴凯/文 沈毅/图)

责任编辑: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