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毛泽东与民族英雄林则徐的侄孙林遵少将

                                                                                    作者:慕 安

毛泽东与蒋介石斗法 林遵举足轻重受重视

  1948年岁尾,1949年年初,中共中央驻地西柏坡最为繁忙。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领导在辽沈战役取得胜利之后,又连续指挥发起了淮海、平津战役。按照毛泽东的分析,淮海、平津战役胜利后,国民党在长江以北的军事主力将基本被歼灭,人民解放军即可渡过长江,挥师南下,彻底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然而,蒋介石不甘心失败。他自恃有美国的支持和国际势力的调停,认为组织尚存的军事力量,依据长江天险,千里设防,即可阻止解放军渡江南下;同时制造“和谈”舆论,企图假以时日,再卷土北上,重新夺回失地。毛泽东无情地揭穿了蒋介石的图谋,决心将中国革命进行到底。他在1948年l2月30日为新华社所写的新年献词中,向全党、全军发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号召,并引用古希腊的著名寓言《农夫与蛇》的故事,告诫国人千万不要怜悯像蛇一样的恶人。为此,他谢绝了国际友人的“好心劝告”,拒绝了“划江而治”“平分秋色”的主张。

不接受“划江而治”,要解放全中国,必须首先突破国民党的长江防线。当时,从湖北宜昌到上海的1800余公里的长江沿线,国民党部署了70万兵力,另以海军舰艇120余艘、空军飞机280架支援作战。面对国民党吹嘘为“固若金汤”的长江防线,毛泽东成竹在胸。他清楚国民党绝非铁板一块,突破长江防线关键是做好分化工作。而实际上,分化工作早就在他的部署下开展起来了。争取国民党海防第二舰队司令林遵起义,就是分化长江防线的一个重要步骤。

  林遵,又名林尊之。1905年生于福建福州,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侄孙,父亲林朝曦曾供职于北洋海军,并参加了中日甲午海战。由于祖辈的影响和近代中国海军发祥地的熏陶,青年时代的林遵对海军便情有独钟。1924年,19岁的林遵满怀振兴中国海军、洗雪甲午之耻的雄心壮志,以优异成绩考入烟台海军学校。在校期间与中共党员郭寿生相识。郭创办中共外围组织“新海军社”,主编《新海军》月刊,林遵是“新海军社”的成员,《新海军》月刊的热心读者。

  1929年,林遵被派往英国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留学,1934年毕业回国,在国民党海军中任航海官、副舰长。1937年赴德国学习潜艇技术,1939年回国后,历任国民党海军“永绥”舰代副舰长,第五游击布雷大队大队长,国防部研究院海军研究员,参谋总长办公室海军参谋,驻美国大使馆海军副武官,驻西沙群岛舰队指挥官,海防第二舰队司令。抗战期间,他曾率领第五游击布雷大队与日军作战,与新四军有过来往。日本投降后,他率“太平”、“中业”两舰接收南沙群岛,将南沙主岛以所乘军舰舰名改为“太平岛”,并在岛上树立刻有“太平岛”字样的纪念碑。这是林遵人生中辉煌的一页,倾注了他的一腔热血。

恪守“知己知彼”的毛泽东,自淮海、平津战役发起后,即对国民党的长江防线给予严密关注。虽然此时他尚不完全了解林遵其人,但通过中共驻沪特别情报机构写给中央的工作报告,对林遵的一些情况却有所掌握。

  在林遵奉命率海防第二舰队进入长江后,中共地下组织便通过各种途径,设法与林遵取得联系。1948年9月,中共地下组织特派员找到了时任国民党《海军月刊社》社长郭寿生,向他转达了周恩来要他归队、争取林遵起义的任务。此后,郭寿生根据党组织的指示,数次与林遵晤谈,话语逐渐投机,两位老友终于敞开心靡,尽吐心声。谈及国民党的腐败和专制统治,林遵愤慨地说:“国民党不垮台,是无天理。”对国民党下达的“于必要时炮击江岸”的命令,他表示断难执行。他说:“作为一个指挥官,他的良心尚存的时候,下令炮击生他养他的同胞和国土,于心何忍!”

  郭寿生和盘托出受中共组织委托,前来动员他起义。林遵心头为之一震,略加思索后表示,愿意起义,但具体搞法,还要相机行事。后来,林遵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深有感触地说:“与中共党的组织建立了直接联系,我如同在长夜中看到了曙光,黑暗里见到了光明。”

  毛泽东密嘱“隐忍待机” 林遵巧施“瞒天过海”

  中共驻沪特别情报机构得知林遵愿意起义的消息后,立即给中共中央写了报告。正在西柏坡指挥淮海、平津战役的毛泽东,看了报告后极为重视,即于1948年12月13日电示驻沪情报机构:

  你们可以选派得力干部去与林遵接洽。我们的态度是欢迎他们起义,为人民立功。起义一个舰队即编为一个舰队,起义一个分队即编为一个分队。起义的时机,待接洽好后再定。
在毛泽东眼中,像林遵这样的国民党军事将领,具有民族大义的有识之士,只是由于跟随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才使他们的爱国之心、报国之志难以实现。一旦脱离了国民党,转向人民一边,他们的才智就可以充分得到发挥,为祖国和人民做出更多的贡献。争取林遵率海防二舰队起义,一则可以瓦解国民党长江防线中的水上“钢铁堡垒”,加速渡江战役的胜利进程;二则可以为组建新中国的海军创造条件。从一定意义上说,毛泽东对后者的重视程度并不亚于前者。这是因为,自鸦片战争后的百余年间,帝国主义从海上侵略中国给中华民族造成的灾难,实在太深重了。毛泽东对此刻骨铭心。当解放战争即将取得全国胜利之时,惨痛的历史教训使毛泽东不得不开始筹谋海军建设这一重大问题。

  在1949年1月8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已将建立一支海军作为新一年的重要任务,向全党提出。对此,毛泽东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其中自然包括对争取林遵及二舰队起义的考虑。争取林遵及二舰队起义,关系重大,稍有不慎,极易暴露,后果不堪设想。在第一封电报发出后,毛泽东又作了缜密部署。1948年12月30日,毛泽东完成了为新华社撰写的元旦献辞《将革命进行到底》,就在文章播发的当天,他又亲笔签发了第二封电报,电文如下:

  关于长江第二舰队准备起义事,请仍按中央前电所告原则办理。林遵所提接头办法,既系林自己主张,不必改变,最重要的是要林隐忍待机,切勿暴露,免在事前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电文不长,但字里行间流露着毛泽东对林遵的关心、重视与期望,这使林遵获得了巨大的精神力量。为了更好地保守秘密,林遵采取了两条措施:一是除通过郭寿生等人与中共组织取得联系外,对所有前来试探的人都予以拒绝,不接受任何方面的联系;二是要人宣扬林遵很反动,思想顽固守旧,死跟国民党等,以此来迷惑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在舰队的亲信和特务。这一招果然奏效,直至起义前一天,桂永清还被蒙在鼓里。在南京他亲自找林遵谈话,要林遵率舰队去上海,并以升官、授勋相诺,还令国民党《海军杂志》社将林遵的照片制成锌版,准备作为封面,以“林遵率领舰队冲破共军封锁驶出长江”为题,大肆加以宣扬。然而,桂永清作梦也没有想到,在他离开南京之后,林遵便率舰起义了。林遵本想带出更多的舰艇起义,但由于发生了士兵寻衅和逃舰事件,使林遵想起了英国的一句谚语:“A bird in the hand is worth two in the wood”(一鸟在手,胜于二鸟在林)。多得不如现得。于是他改变想法,即于4月23日举行起义。

  毛泽东喜闻江面壮举 复电盛赞林遵率部起义

  1949年4月23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一举占领国民党的统治中心南京;也在这一天,林遵率国民党海防第二舰队官兵在南京笆斗山江面宣布起义。喜讯传来,住在北京香山双清别墅的毛泽东,兴奋不已。他激情喷发,笔走龙蛇,写就七律一首,题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诗曰:

  钟山风雨起苍黄,

  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

  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间正道是沧桑。

虽然这首诗并非专为林遵起义而作,但诗中无疑也饱含着对林遵起义的褒扬。

  林遵率领二舰队起义,是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海军最大规模的舰艇集群起义,受到毛泽东的重视自在情理之中。

  在南京解放的当天,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前委根据中央指示,在江苏泰州白马庙决定成立华东军区海军。林遵所率二舰队起义的30艘舰艇,1271名官兵成为建设人民海军的重要力量。毛泽东重视起义的舰艇,因为这是建设人民海军的物质基础;但更重视对起义官兵的爱护。当起义的舰艇遭到国民党飞机轰炸时,毛泽东指示第三野战军要组织好舰艇防空,并指示:我们要的是建设海军的人才,当然,军舰也很重要,要尽可能保存,但保存不住也不要紧,我们将来一定会有的。毛泽东的指示,使林遵深切地感受到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关心和爱护。他深为感动,遂打消了“功成隐退、解甲还乡”的想法,决心为人民海军建设贡献力量。

  1949年4月30日,林遵率第二舰队起义的各舰长、艇队长及全体官兵,向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发出致敬电,电文如下: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国人民领袖毛泽东,中国人民解放军朱总司令:

  当我们开始走进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之际,请接受我们最诚挚崇高的敬意。

  我们是一群被国民党反动政府统治着的海军。反动政府曾指挥我们以人民血汗换来的武器,来屠杀争取民族独立、民主自由的人民,保护卖国独裁内战反人民的蒋家小朝廷。可是,我们时常想到,用人民血汗建立起来的海军,应该是用来捍卫国家独立与人民民主的,为什么要拿美帝国主义供给的武器,屠杀自己同胞,从事反人民的战争?我们怀疑、思虑、恼怒不平,想到有一天总会找到可能的机会回到人民的阵线,和人民站在一起。

 这个期待的日子终于来到了。当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胜利突破了长江,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逃窜的时候,我们舰队的舰艇集中在南京东北笆斗山下,23日在燕子矶高举义旗,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怙恶不悛与人民为敌的国民党反动派,竟于我们起义后,不断驱使空军轮番轰炸,妄想阻止中国人民建立自己的海军。更加暴露了国民党反对中国独立民主的狰狞面目,更激起了我们的恼怒,更坚定了我们为人民解放事业而奋斗的意志。今后誓愿在中国共产党与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和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领导之下,贯彻毛主席、朱总司今的进军命令,为彻底推翻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的国民党反动统治,完成新民主主义革命而奋斗;为彻底改造自己,学习毛主席建设人民军队的原则思想作风,学习人民解放军一切优良的政治工作与指挥工作的制度,建立一支人民的海军而奋斗!

  毛泽东接到林遵等人的电报,看得格外认真,他的目光注视着电文下的落款:第二舰队司令林遵、永绥军舰舰长邵仑、楚同军舰舰长李宝英、惠安军舰舰长吴建安、江犀军舰舰长张家飞、古安军舰舰长宋继宏、美盛军舰舰长易元方、联光军舰舰长郭秉衡、安东军舰舰长韩廷枫、太原军舰舰长陈务笃、第五巡防艇队队长杜澄琛、第一机动艇队队长张汝 ……

  一下子过来了一个舰队,既有司令,又有这么多舰长、官兵,加上此前邓兆祥所率“重庆”舰起义的官兵,可谓人才荟萃。这充分反映了爱国人民建设自己的海军的伟大意志。欣慰之际,毛泽东提笔拟就了一封电文:

  林遵将军、邵仑舰长、李宝英舰长、吴建安舰长、张家飞舰长、宋继宏舰长、易元方舰长、郭秉衡舰长、韩廷枫舰长、陈务笃舰长、杜澄琛队长、张汝  队长和第二舰队的全体员兵们:

 庆祝你们在南京江面上的壮举。你们率领20艘舰艇 (实为30艘),毅然脱离反动阵营,参加到人民解放军的大家庭来,这是值得全国人民热烈欢迎的行动。在巡洋舰重庆号于二月间起义并被国民党反动派于三月间炸毁以后,四月间又有你们的大规模起义,可见中国爱国人民建设自己的海军和海防的伟大意志,不是任何反动残余所能阻止的。希望你们团结一致,学习人民解放军的建军思想和工作制度,并继续学习海军技术,为中国人民海军的光明前途而奋斗!

  电文落款:毛泽东、朱德。

  1949年5月18日,新华社全文播发了林遵等人给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的致敬电和毛泽东、朱德的复电。集中在南京挹江门内原国民党海军司令部旧址学习的林遵及二舰队全体起义官兵,阅读电文,深受鼓舞。

  毛泽东亲切接见林遵 畅谈人民海军建设大计

  1949年8月,筹建新中国的各项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从北京香山双清别墅移住中南海丰泽园的毛泽东更加忙碌。他继续与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其他爱国人士进行广泛交谈,共商建国大计。同时,为了加速胜利的到来,毛泽东与中央其他领导共同制定了解放全国的战略规划。考虑到渡海作战、夺取台湾的需要,毛泽东电召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张爱萍来京汇报海军情况。此时,参加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名单已经拟定,在662人的代表名单中,林遵的名字就在其中。毛泽东很想见见林遵。这是因为,一方面,凡是在京的国民党军队起义的代表大部分人毛泽东都接见过,谈过话,而林遵起义后一直在南京,忙于舰艇防空疏散,未能见面。另一方面,在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前,有关国家建设特别是人民海军建设的一些问题,也要与林遵谈一谈。于是,林遵与张爱萍等便应召从南京来到了北京。
1949年8月28日,中南海内碧波荡漾,荷叶飘香。林遵与张爱萍等乘车来到毛泽东住所门前。毛泽东在门口迎接他们。当张爱萍向毛泽东介绍林遵时,毛泽东紧紧地握着林遵的手,高兴地说:“你是林则徐的侄孙,久闻大名啊!你的先人林则徐是抗英英雄,民族英雄,全国敬仰啊!你毅然脱离国民党军队,率部起义,同样是英雄壮举,可钦可佩可喜可贺呀!”

  毛泽东把林遵和张爱萍等人让进会客厅,指着第一个单人沙发请林遵落座。张爱萍等人依次坐在长沙发上。毛泽东坐在林遵对面,左边是一张红木写字台。毛泽东微笑着问:“你们是国民党党员吧?”

  林遵一时摸不着头脑,还未及回答,毛泽东便接着说:“要说国民党党员,你们谁也没有我的资格老。1924年国民党的一大,我就是候补中央委员,在孙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下国共两党实行了第一次合作。可是1927年蒋介石背叛革命,对共产党人赶尽杀绝。20多年来我是有家归不得,成了个流浪汉,走南闯北,全靠一双好脚板,几乎踏遍了大半个中国。”

  毛泽东点着了一支烟,接着说:“我们这个民族真是多灾多难啊!经过八年抗战,打败了日本侵略者,过不成太平日子,我们被迫打了四年内战,打出了一个新中国。这是人心所向啊!我们成功的经验主要是依靠了人民的力最。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推翻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主要是他们的力量。”

  毛泽东呷了一口茶,继续说:“我们人民军队从白手起家,今天已经发展了强大的陆军部队。其所以不仅没有被削弱而能战胜国内外敌人,发展到如此强大地步,主要是军队是人民的。我们依靠人民,为人民服务,人民拥护我们,所以二十多年来我们不仅没有被消灭,相反地击垮了所有强大敌人,最后取得了全国的胜利。”

“但是,我们空军还很年轻,海军还基本没有,因此对于原国民党海军的起义和归顺,我们很欢迎。一些舰艇被炸了,同志们很难过,这种感情是好的。但是不要紧,只要有了人,问题就能解决,中国地大物博,我们一定能够把海军建设起来。”

  “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农民只有小米,建设海军不仅需要小米,同时还需要机器;制造军舰需要的机器,必须有发达的工业。要使中国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为建设海军创造必要的条件。我们建设的海军是人民的海军,人民海军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解放军的组成部分,必须继承和发扬解放军优良传统,团结奋斗,保卫我们的海防。”

  “你们原海军人员懂得科学知识,有技术。新海军要向你们学习。人民解放军的同志有优良政治工作制度和战斗作风,你们也要向新海军学习。新老同志要团结,相互学习,共同为建设人民海军而奋斗。”

  “海军要作好准备,准备配合陆、空军,在解放台湾作战中立功。”

  林遵全神贯注地聆听着毛泽东的谈话。毛泽东的谈话使他深受启迪,并强烈地感受到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共产党的领袖所具有的睿智和力量。两个小时的谈话,在林遵的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使他受益终生。

  1949年9月15日,经毛泽东批准,林遵出任华东军区海军第一副司令员。此后,作为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他参加了共和国开国大典。当毛泽东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林遵激动不已,几十年来,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他苦苦奋斗。今天,梦想终成现实,他怎能不为此而兴奋,而激动?他暗暗下定决心,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为站起来的中国人民、为独立了的中华民族,努力奋斗。
国防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毛泽东称林遵为“先生”

  斗转星移,年轻的共和国迎来了她的第5个生日。

  1954年9月,正值金秋送爽的季节,林遵从南京来到了北京。当时,他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学院海军教授会主任,正全身心投入海军中高级指挥干部培养训练。他从1952年开始担任这一职务后,对海军系的筹建、教学及学术研究等方方面面的工作抓得相当紧。凭着他多年海军生涯积累的经验,使他深知人才培养的重要。当然,人民海军初建不久,党中央毛泽东主席对他寄予的深切期望,也是他倾全力于海军中高级指挥干部培训工作的重要动力。

  林遵这次来北京,不全是为海军方面的事情,而是专程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

  1954年9月15日至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毛泽东主持开幕式并致开幕词。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等几个重要法律文件。在选举毛泽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时,林遵郑重地投了票。会议还选举产生了由毛泽东兼任主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林遵被选为国防委员会委员。

  共和国5周年的庆典,热烈而隆重,首都各界都举行了庆祝活动。9月30日晚,林遵以激动的心情参加了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的庆祝晚会,第二天又在天安门观看了盛大阅兵式和游行。和毛泽东等党、国家的领导人一起共庆共和国的生日,林遵心中无比兴奋,特别是亲身感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成立的短短五年间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使他打心底里钦佩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所具有的高超的指挥艺术和组织领导能力。
 庆祝活动结束后,国防委员会于l0月18日举行第一次会议,毛泽东主席和朱德、彭德怀等16位副主席及81名委员,共聚一堂,共议国防建设大计。会上毛泽东讲话指出:“中国是个大国,要有强大的陆、海、空军。我国有那样长的海岸线,一定要建设强大的海军。”这使从事了大半辈子海军工作的林遵振奋不已。

  毛泽东在讲话中,回顾了1953年2月他首次视察海军舰艇部队时的情景。他说:“我们的海军,目前还只是一点萌芽。去年我还坐过一次军舰,从汉口到南京,在南京还看过鱼雷快艇演习,海军战士都是19到23岁的青年,见了他们就忘了我们是老朽。当时也看到林遵委员,你们变成先生了。”

  毛泽东讲这段话的时候,慈祥的眼神注视着林遵。林遵顿觉心中热乎乎的。他理解毛泽东称他为“先生”,是对他的激励,是要求他和原海军人员在海军建设中充分发挥技术作用;他更理解毛泽东对建设强大海军的决心和愿望,在视察海军舰艇部队时,毛泽东题写的“为了反对帝国主义侵略,我们一定要建设强大的海军!”这是领袖的心声,人民的意愿,深深地铭刻在林遵心中。

  1955年,林遵被授予少将军衔。曾经是国民党海军少将的他,而今成为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海军少将,虽然军衔未变,但本质却大相径庭,他深知肩上任务的艰巨。在此后的二十余年时间里,作为第一至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参加会议期间,毛泽东多次关切地询问他的工作和生活情况。他将毛泽东的关怀化作动力,为建设强大海军贡献了毕生精力。

  1979年,林遵在上海病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