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林    则    徐   全    集

                                   海峡文艺出版社

   林则徐全集编辑委员会编

   林则徐全集顾问名单
            戴  逸    龚书铎    凌  青   许集美
            林子东    王   浩
   林则徐全集编辑委员会名单
      名誉主编
        陈锡祺
    主编
    来新夏   陈胜粦   杨国桢    萧致治
    编  委(以姓氏笔画为序)
    刘德麟   李瑞良    杨国桢    来新夏
    邱   捷   狄宠德    汪延奎    张俊青
    陈   铮   陈支平    陈胜粦    林正让
    林庆元   官桂铨    施    群    黄顺力
    黄保万   萧致治    戴学稷
    编辑部名单
    主任     萧致治
    副主任  李瑞良
    成  员   黄保万   茅林立

                                                     前  言
  林则徐是近代中国的伟大爱国者,杰出的民族英雄。他的著作是他一生思想和政治实践的记录,也是中华民族的宝贵精神财富。整理出版林则徐全集是我们应尽的社会职责。

                                                                  一
 

       林则徐(1785—1850),宁元抚,一字少穆,晚号村老人,乾隆五十年生于福建侯官(今福州)。父林宾日,以教书为业,家境清贫。林则徐幼承家教,聪颖过人。十四岁中秀才,后就读于福州鳌峰书院,在名儒指导下,饱览经史典籍,学业猛进,识见超群。嘉庆九年(1804)中举后,曾入福建巡抚张师诚幕,“尽识先朝掌故及兵刑诸大政,益以经世自励”。嘉庆十六年(1811)举进士,入翰林院。当过江西乡试副主考、云南乡试主考。在京十年,精研经世致用之
学。从嘉庆二十五年(1820)起,先后在浙江、江苏、湖北、河南、山东等地任职,办理过民政、漕务、盐政、河工、水利等政务,勇于任事,勤政务实,清廉正直,治绩卓著,由道台洊升至巡抚。道光十七年(1837)任湖广总督。时鸦片泛滥,危及全国,林则徐在任内严厉禁烟,卓有成效,在统治集团弛禁与严禁的争论中为严禁派代表人物。道光十八年(1838)十一月,受命为钦差大臣,次年正月抵广东查禁鸦片。他会同地方大吏,排除万难,严缉走私烟贩,惩治受贿官吏,迫使英、美烟贩缴出鸦片230多万斤,在虎门当众销毁,震惊世界。同时大力整顿海防,招募水勇,屡挫英军挑衅。道光二十年初,改任两广总督。六月,鸦片战争爆发,林则徐在广东沿海严密设防,使英军的入侵活动难以得逞。后因被诬革职。不久被遣戍伊犁。在新疆三年,兴办水利,查勘地亩,推广先进农业生产技术,尽心尽力。道光二十五年(1845)又被起用,先后署理陕甘总督,出任陕西巡抚、云贵总督。道光二十九年因病告归。次年受命为钦差大臣,驰赴广西平息天地会起事,行至广东潮州普宁县病逝。享年66岁。
    林则徐身后留下了大量著作。这些著作以不同的体裁和方式,多方面地反映了近代复杂多变的历史背景和林则徐的宦海生涯,反映了他在不同遭遇下的崇高思想境界,反映了他的光辉业绩
及其影响。
    林则徐著作的精髓可以归纳为以下诸方面:

    一、鲜明的爱国主义精神
    爱国主义作为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在近代抵抗外来侵略中表现得最为鲜明,而林则徐就是近代第一个高举反侵略大旗的爱国者。从奏折到日记,处处洋溢着他的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
    林则徐的爱国思想是在斗争实践中形成发展的。他年轻时就景仰历史上具有民族气节的英雄人物岳飞、文天样、于谦等人,曾在福州发起重修李纲祠墓,并撰楹联“进退一身关庙社,英灵千古镇湖山”,以此自励。林则徐从政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正把侵略矛头指向中国。特别是英、美等国通过向中国大量偷贩鸦片,毒害中国人民,吮吸中国财富,严重破坏中国经济,并引发清王朝的统治危机。在朝野出现一股弛禁的逆流中,林则徐敏锐地认识到鸦片泛滥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严重的祸害,积极主张严厉禁烟,并就权力所及,采取种种禁烟措施,“誓为中华除此大患”。他在湖广总督任上报向道光帝提出禁烟六策,又上片陈述鸦片泛滥的严重性,指出“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道光帝为了维护清王朝的统治,特派他为钦差大臣,前往广东查禁。林则徐在“中外柄臣有忌沮”的情况下,不顾艰险,毅然奔赴禁烟抗英的最前线。到广东后,迅速采取了一系列果断措施,严令缴烟,并正告企图拖延的外国烟贩,“若鸦片一日不绝,本大臣一日不回,誓与此事相始终,断无中止之理”,斩钉截铁,掷地有声。正义凛然的态度和雷厉风行的措施,迫使烟贩不得不屈服。在处理这批毒品时,林则徐亲率官兵,将缴获的鸦片一一清点。当着中外观众,在虎门海滩全部销毁。这一气吞山河的壮举,维护了国家主权和中华民族的尊严,向全世界表明了中国人民反对外来侵略的坚强意志,鼓舞了人类自觉禁毒的信心和勇气。
     林则徐洞察西方殖民主义者的侵略图谋,在严厉禁烟的同时,大力筹办海防,训练水军,连续七次挫败英军挑衅,又亲临澳门视察,重申中国对澳门的主权,挫败了英方的阴谋。他先后五次吁请在沿海各省设防,但没有引起各方重视,致使侵略者得逞,造成了历史悲剧。林则徐在被革职查办的逆境中,仍坚决反对割让香港的卖国行为。这一系列表现奠定了林则徐作为民族英雄的崇高地位。
    无论是身居要职还是身处逆境,无论是在东南还是在西北,林则徐的爱国思想时时凸现,处处闪光。遣戍伊犁途中,他写下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名句。在新疆那一段艰难岁月里,他仍关心边疆防务,产生了塞防思想,并针对沙俄的侵略企图,提出了强边防俄的主张。东南海防加上西北塞防,构成了林则徐国防思想的完整体系。
  二.突出的重民思想
    林则徐早年接受儒家“民为邦本”的思想,认为爱国必须重民。在他任职的嘉道年间,清王朝已由盛转衰,政治腐败,财政支绌,灾荒连年,民生凋敝,社会矛盾日趋激化。林则徐在奏折和诗文中处
处流露出关心民瘼的情怀,主张“上筹国计,下恤民生”。每当出现重大灾情,林则徐总是在其职责范围内尽力救灾办赈,整顿吏治,做出突出成绩。道光三年(1823),江苏发生特大洪灾,三十余州县田园淹没,房舍冲毁,人民饥困,聚众告灾。一些地方官员勘灾赈济不力,引起官民冲突。林则徐时任江苏按察使,深入灾区,安抚饥民,主持开仓平粜,放赈济贫,并张榜公布赈款,防止侵吞,把赈款如数发到灾民手里;同时减缓赋税,发动以工代赈,还带头捐俸办赈。由于措施得力,“活老弱无算,而帑不虚糜”。上下赞誉,民众呼为“林青天”。
    林则徐认为,农为民本,重民必先重农。除救火办赈外,他致力于兴修水利,发展农业生产,从根本上“养民裕国”。每到一地,他总以治水兴农为首务。在江苏任内,他经过调查,认为江苏连遭
水灾的根本原因在于江南水利长久失修,救灾救民的根本出路在于兴办水利。他设法多方筹款疏浚浏河,兴修白茆河,并亲自验收工程质量,革除官吏督办失职和贪污工款的弊端。两河的疏浚完工,确保了灾区经济的恢复。在湖广总督任内,大力培修加固长江、汉水两岸堤防。迅速改变了连年溃决的局面。从嘉庆二十五年夏任杭嘉湖道起,大江南北,江淮河海,到处都留下了林则徐治水的业绩。即便是在遣戍途中,还奉命去开封协助王鼎主持堵截黄河决口。在新疆三年,林则徐以60岁高龄,踏遍南疆,往返二万里,查勘垦田三万七千余顷。林则徐还十分重视改良农具,改进耕作技术,促进农业生产。在江苏,他亲自在抚署附近种水稻试验田示范。在新疆,他制造水车,发展水利,推广先进技术,至今为新疆各族人民所称颂。
    林则徐的重民思想还表现在反侵略斗争和处理民族问题上。在广东禁烟抗英期间,面对英军侵略,他认为“民心可用”,号召军民联合御侮。在云贵总督任内,面临回、汉民族冲突的复杂局势,林则徐对骚乱者“止分良莠,不分汉回”,惩办为首者,而“散其胁从,谕以恩信”,使紧张局势缓和下来。
   由此可见,林则徐从爱民、救民、利民到相信民心,重用民力.重民思想达到了当时所能达到的度。
     三、难得的改革开拓精神
    从爱国重民思想出发,锐意改革,勇于开拓.这也是林则徐思想的瑰宝。
    林则徐的改革开拓精神表现在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
    军事方面,在广东禁烟抗英运动中,林则徐除努力加强海防、抗击英军挑衅外,还积极筹建新式水军。他认为,面对西方列强船坚炮利的军事优势,中国必须“师敌长技以制敌”。他一面从海外购进多种洋炮,利用新式武器装备,进行水军训练,加强海防.一曲参照西法,创制炮车,改装战舰,努力筹建一支“器良技熟,胆壮心齐”的高素质水军,作为“海疆长久之计”。后虽因被革职而未能实现,但这方面的努力对近代船舶工业、军事工业以至新式海军建设起了启导作用。
    政治经济方面,当时朝政腐败,赋役苛重,农民贫困破产,社会矛盾激化,边防海防空虚,内外危机四伏。作为一个地方官员,林则徐直接面对一系列棘手的政务难题和社会问题。他以“上以裕国,下以便民”为宗旨,积极探索革除弊政的途径,提出种种改革力案,并就力之所及,果断地采取种种改革措施。在杭嘉湖道和河东河道总督任内,林则徐“力振因循”,“破除情面”,坚决革除上下层层勒索,官商各饱私囊的弊病,使运河河工和漕务大为改观。他经过实地考察,参阅了大量文献,撰著了《畿辅水利议》,主张利用京畿的河流.广开农田,种植水稻,以便就地取粮,从根本上半年解决南粮
北运问题,彻底清理漕务弊端。在江苏巡抚任上,为了不起改变白银外流、银贵钱贱、商民交困的局面,林则徐会同两江总督陶澍,提出自铸银币、允许民间通行钱票、发展货币流通等一系列币制改革方案,并主张发展沿海等省的对外贸易,保护利权,藏富于民。在云贵总督任内,他鼓励民间集资开采云南矿产。这些主张和做法,在封建经济体制下,带有开拓性质,弥足珍贵。
    文化方面,林则徐是近代正视和学习西方文化的倡导者。中国近代的民族危机,是封建政治经济文化的全面危机,传统文化已不能回答并解决社会所面临的救亡图存问题,西方文化又以既野蛮又先进的双重性格向中国进逼。近代中国对西方文化的认识是从林则徐开始的。他在广东禁烟抗英期间认识到,为了实际斗争的需要.“必须时常探访夷情,知其虚实,始可定控制之方”。他组织翻译大量外文书报,广泛探求西方知识,其中《四洲志》一书,打开了中国人的眼界,表现出最初的世界意识。他突破了闭关自守、妄自尊大的传统观念,提出“师敌长技以制敌”的主张,带头迈出了走向世界的第一步,开创了认识世界的新风尚。林则徐不愧为近代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和维新思想的先驱者。
    四、严格的廉洁自律
     林则徐幼秉家教,以本分自立、清白处世、诚实待人、急公好义为生活信条。存封建社会末期纲纪不振、贪污腐败的官场里,他出污泥而不染,始终以廉洁自律,对自己极其严格。从奏折、公牍到家书、日记,处处表现出高尚的品格和廉洁的作风。他身为一品大员,但自奉甚薄,所到之处,严禁铺张,杜绝馈赠。他对官场陋习深恶痛绝,惩治腐败不留情面。他一面廉洁自律,一面轻财好义,乐
十助人。晚年辞官后,原拟与担任京官的儿子同住北京.后因无力购置京中住宅而径归故里。他曾撰楹联云:“师友肯临容膝地,儿孙莫负等身书。”他认为对子孙来说,“贤而多财则损其志,愚而多
财则益其过”,教诲后代“务须慎守儒风,省啬用度”。
     以爱国主义对待国家,以重民思想对待人民,以改节精神对待社会问题,以廉洁自律对待自己,这一些构成了林则徐思想体系的主要方面。
     由于时代和阶级局限,林则徐的思想不可能摆脱封建政治体制的藩篱。这种局限性自然也会反映在他的著作里。
     林则徐留给后人的著译涉及政治、经济、伦理、历史、地理和文学等领域,其特点是视野开阔,思维深邃,至性至情,直抒胸臆,洋溢着爱国情怀,为一般文人之作所不及。他的书法也自成一家,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这些著译和手迹,既是研究近代历史的珍贵资料,也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值得后人重视。

                                                        二

     林则徐著作包括奏折、公牍、文钞、诗词、信札、日记以及他主持翻译的《四洲志》等译作。这些著译散藏各地,长期没有经过系统整理。清末民国时期,曾陆续刊印过《林文忠公政书》、《信及
录》、《云左山房诗钞》、《云左山房文钞》和《滇轺纪程)、《荷戈纪程》等,但未经刊印的仍很多。1959年春,中山大学历史系受中华书局委托,由陈锡棋教授主持,在各界人士支持下,搜集了大量资料,经过整理点校,编为《林则徐集》.分奏稿、公牍、文钞、诗钞、日记、信札六部分,这是第一次比较系统的整理工作。其中奏稿、公牍、口记一部分.于1962年至1965年由中华书局陆续出版,其余部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编辑付印。20世纪80年代以后,林则徐著作的整理出版进入了新阶段,一些过去未经刊印的著作开始问世。《林则徐书简》(杨国桢编)、(林则徐信稿)(黄泽德编)、《林则徐诗集》(郑丽生编)、《林则徐书札手迹选)(刘九庵编)和《林则徐集奏稿.公牍.日记补编》(陈锡棋主编)等相继出版。这些工作为编辑《林则徐全集》提供了有利条件。90年代以来,编辑出版《林则徐
全集》的呼声越来越高。1995年,在福建省政协副主席凄青主持下,成立林则徐基金会,得到海内外人士的热情支持,出版《林则徐全集》的条件也日趋成熟。经过福建省政协多名委员倡议,福建省
新闻出版局和海峡文艺出版社领导的支持.全集的出版工作终于排上日程。1996年8月16日至20日,在全国有关专家学者热情参与下,《林则徐全集》的编辑会议在福州举行。会议一致认为,林则徐的著作是激励人们自强不息、弘扬民族精神的爱国主义教材,在改革开放的今天,编辑出版(林则徐集》,对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以至于国内外反毒斗争,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并将在思想文化领域产生深远的影响。会议正式成立了林则徐全集编辑委员会和下属之编辑部,初步拟订了《林则徐全集》的编辑出版计划,安排了编委的工作分工。会后,编辑工作正式启动。1997年12月7日至9日,编委会在福州举行了第二次会议,由全集主编南开大学来新夏教授和武汉大学萧致治教授轮流主持,交流了北京、天津、广州、武汉、厦门和福州等地编委的工作进展情况,商讨了编辑体例,确定了此后工作安排和工。1998年10月4日至6日,编委会在福州举行第三次会议,由主编厦门大学杨国桢教授和武汉大学萧致治教授主持.讨论并调整了全集的结构和工作安排。2002年8月26日至28日,编委会在福州举行了第四次会议,由主编南开大学来新夏教授主持,对《林则徐全集》文稿作了最后审定,并就有关出版事宜等进行了认真讨论,提出建议。经过几年来的努力,《林则徐全集》终于在2000年8月编竣。
    《林则徐全集》分奏折、文录、诗词、信札、日记、译编六卷,共十册。在编辑工作方面应该说明以下几点:
    一、文稿资料征集工作贯穿整个编辑过程。从1996年起,通过多种途径,克服种种困难,在全国范围内多方搜求。经过努力,许多散藏各地的遗稿手迹得以发现,此次收集范围之广,数量之多,都是以前所没有的。提供资料的包括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中华书局、故宫博物院、中国历史博物馆、首都博物馆、首都图书馆、上海图书馆、上海博物馆、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南京图书馆、南京博物院、苏州市图书馆、苏卅l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苏州大学图书馆、浙江省博物馆、浙江省图书馆、山东省图书馆、青岛市博物馆、甘肃省博物馆、福建省图书馆、福建省社会科学院图书馆、嘉峪关市博物馆、湖北省文史馆、重庆市涪陵文管所、吉林大学图书馆、厦门大学人类博物馆、福建省师范大学图书馆、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等单位,和上海图书馆梁颖、云南省政府张一鸣、湖南益阳师专陶用舒、重庆西南师范大学许增紘、河北大学黎仁凯、上海社会科学院孟彭兴、苏州张伟振、江苏泰州税务局王申筛、新疆大学出版社周轩、首都师范大学邱远猷、浙江宁波镇海中学炎明、江西胡迎建、福州俞真诸先生,以及林氏后裔等,资料来源比较可靠。
    二、由于各方面的共同努力,全集收录文稿的内容范围和数量都有新的突破,其中许多散佚已久的文稿和手迹,将首次发表。奏折卷共录奏折1138件,加上清单等附件94件,共计1232件。这些奏折绝大部分来自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文录卷的公牍部分新增了若干资料;文钞部分则以新发现手定的《云左山房文钞原稿》为整理基础。诗词卷以散藏的原件、手定本及刻本重新校订辑补。信札卷综合已经出版的信札,剔除重复,得600余件,这次又增加了中华书局抄存稿和新征集到的大量信件,共收1060件。其他各卷也都有或多或少的新资料。
    三、扩大了林则徐著作编辑工作的范围,特别明显的是设置译编卷,收录译作六种。这些译作是在林则徐主持下进行,并经过他的认可,有些还经过他亲笔润色,反映了林则徐关心国际事务、探
求新知的远大眼光,在当时产生了扩大眼界、突破封闭的启蒙作用。
    四、参加全集编辑工作的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他们是:
    中山大学陈胜粦教授、邱捷教授、吴义雄教授、郭小东教授;
    南开大学来新夏教授;
    厦门大学杨国桢教授、陈支平教授、黄顺力教授;
    武汉大学萧致治教授;

   中华书局刘德麟编审、陈铮编审;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汪廷奎先生、黄增章副研究员;
   福建师范大学林庆元教授;
   福建社会科学院戴学稷研究员、狄宠德副研究员、黄保万副研
究员;
    福建人民出版社李瑞良编审;
    福州市林则徐纪念馆官桂铨副馆长。
    在编辑过程中,各地学者不分畛域,同心协力,多方搜集林则徐各类著作,并对搜集到的资料加以考证,去伪存真,力求准确可靠。版本选择和点校工作也经过反复研究,尽量避免差误。
    总之,这次编辑工作,从收录范围、全书规模、整理体例到编排结构,都比以往的同类出版物前进了一步,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目标。

                                                     三
   

      由于编委分散各地,全集编辑工作的分工原则是分片工作与集中讨论相结合,整理、分工与主编分管相结合,编委整理工作与出版社审稿工作相结合,编辑部负责联络、沟通工作。
    全集编委分工情况:奏折卷由刘德麟、陈铮整理点校,由来新夏审定。文录卷的公牍部分山邱捷、吴义雄整理点校,萧致治审校;序跋、碑铭和其他散文由陈支平整理点校,《畿辅水利议》由林庆元整理点校,文录卷全卷的审定工作均由杨国桢负责。诗词卷由黄顺力整理,杨国桢搜集并审定。信札卷由汪廷奎整理点校,原定由陈胜粦审定,后因病委托杨国桢审定。日记卷由吴义雄、郭小东和黄增章整理,萧致治审定。详编卷的《四洲志》由萧致治整理点校,《澳门新闻纸》、《澳门月报》、《华事夷言录要》、《滑达尔各国律例》、《洋事杂录》由戴学稷整理点校,该卷杨国桢审定。萧致治除复核审读了大量稿件,还承担了编辑部的一些具体事务。黄保万校核了全稿。狄宠德在考订手迹、辨认疑难字迹上,做了许多工作。官桂铨提供了一部分馆藏资料。李瑞良负责拟订全集的编辑体例和版式设计,起草全集前言和凡例,并代表海峡文艺出版社对各卷初稿提出审稿意见,供各地编委修改时参考。
    全集的出版,得到中共福建省委、省政府、省政协、福建省新闻出版局等有关领导和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的热情关怀和支持,林则徐基金会为全集的编辑出版作出了多方面的重要贡献。林氏后裔积极提供林则徐文稿、资料,全国有关省、市图书馆、博物馆、研究所、文史馆和各界热心人士,或提供资料,或协助搜集,在此一并致谢!
    海峡文艺出版社有关同志为了本集的出版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责任编辑茅林立在各个环节都付出了辛勤劳动.谨致衷心谢意。
    由于种种原因和条件的限制,资料收集和点校整理工作还存在一定局限和不足,欢迎各界指教。

                                                                                    林则徐全集编辑委员会
                                                                                      2002年8月28日

                                                        凡  例
    一、本集辑录林则徐著作,力求真实完备。真伪尚待鉴定者,暂不收入。译著虽非林则徐自译,但系在林则徐主持之下进行,并经林则徐润色,故而予以收录。
    二、本集按文体分为奏折、文录、诗词、信札、日记、译编六卷。文录和诗词下分若干类。各卷文稿原则上按撰写时间先后编排。奏折和信札件数较多,故增编序码,以便检索。原稿未注明时间的.按考订的时间编排。原稿只标“春”、“秋”季节的,排在各季节之末。时间无法考订的,排在该类末。
    三、本集文稿尽可能以原件为依据。涉及不同版本时,择优采用,作为底本,并参校他本,力求接近原貌。文末注明版本来源出处。
    四、本集所辑各篇文字均按原文照录,一般不作改动。原文人名、地名前后不一者,亦仍其旧;内容涉及对外或民族、宗教政策者,亦保留原样,以存历史原来面貌。标题下凡采用年号或干支纪
年的,括注公元。
    五、本集所辑各篇文字均经校核,一般不出校记。凡可以肯定的误字,用方括号[]随文注明正字。脱字放在尖括号()内;衍字加圆括号(),排小字号。漫漶不清,无法辨认的,用方框口标出。篇中残缺部分,在圆括号内注明“缺”、“上缺”、“中缺”、“下缺”字样。
    六、本集所辑文稿中原有的注文和按语均予保留,排小号字。页末注尽量从简。
    七、本集所辑各篇文稿采用原有标题。无标题的,由编者酌加。
    八、本集所辑各篇均分段标点,以清眉目。篇中的大段引文另起一行,并低二格。对联上下联末尾不加标点,但联句中有分句的用逗号隔开。
    本集所用标点原则上按照国家规范,书名、篇名等用《》号,引号用“”和‘’号。
    九、本集各卷均有编辑说明,简要介绍所收文稿范围、底本及其他有关情况。
    十、本集采用图像若干幅,分别置于相关各卷卷首。
    十一、本集有总目录和分册目录。总目录仅标卷册,分册目录标类名和篇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