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223.筹催回空漕船并酌办丹徒运河挑工
                                       道光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1834年12月25 日)
     奏为丹徒运河浅阻,业已设法挽过军船二十八帮,并将挑工酌分先后办理缘由,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徒、阳运河本无来源,全借江潮灌注前槽运道,转资利益。本年夏秋以来,幸无异涨,濒江田亩藉获收成,而冬令潮枯,徒、阳运河即倍形浅涩。查回空军船于十月二十四日始经启放临清堰,维时徒境河道因天气久晴,兼遇西风,水已渐见消落,叠饬府县将各段浅处预行捞挖,以备回空经行。迨十一月初六日,首帮空船挽过扬关,而丹徒江口沙滩业已涸露,难以通舟,惟横闸而[尚]可迎潮。已据该府县集夫挑捞,禀请查照道光八、九、十一等年成案,改由横闸行走。经臣会同督臣陶澍附片奏闻在案。 臣接据署镇江府王用宾十一月初七日禀称:“横闸内外挑捞之后,较量江中水面高于新挑河底三尺四寸。”正期帮船到口即可浮送,乃续据禀报:“自初八以后,一连数日西风大发,江潮消落异常,
以致口门露出之沙反高于江面之水,须待江潮再涨,帮船始能进闸。”等情。
     臣接禀后,即由苏州起程,于十四日驰抵横闸,正值西风劲峭,濒江两岸显露沙痕。沿途查勘,运河自丹阳之东门桥,即已浅滞,至丹徒辛丰镇以上,阻浅尤多。亟令将下游张官渡闸座先行下板,以资拦蓄。又于徒、阳交界迤西,择要赶筑草坝数座,层层兜裹,测量浅阻之处,用铁簸箕集夫拉捞。一面多雇工匠,将横闸口门以外拦沙宽十五丈余尺,立时铲凿,使内外水势相通。复于江口另筑软坝,取势迎潮,仍多添关缆人夫,乘机挽拽。并因现任丹徒县知县陈增稔到任未及一月,河漕情形尚欠熟悉,查有前经代理该县之安东县知县张宽培办理裕如,且能讲求河务,卸事后因会算交代,未回安东,当即改委张宽培就近接署丹徒县,将催漕挑工等事责成经理,饬速趱办。臣复率属恭诣天后宫暨各庙虔诚祈祷。幸自望汛以后,屡转东风,昼夜提催军船乘潮进闸,截至十一月二十四日,已过二十八帮,计船八百八十五只。其自横闸以下至张官渡各段闸坝,互相启闭,层层套蓄,不使底水泄枯,是以进闸之船得以接续南下。惟日内西风又发,汛水潮微,尚恐江、浙之船一时未能全行进闸,臣先已咨会漕臣,查照成案,将较远之江广帮船先令漫越出江,俾得及早归次。其浙江帮船,亦较苏、松稍远,并饬查明,如已出瓜洲口,即先提人横闸,漫帮前进。总期早一日回空,即早一日起运。
    溯查嘉庆十四、十九、二十四并道光三、四等年,均因运河浅阻,奏明将回空帮船截留坝外,先办挑工,俟启坝后再行进口。本年该河浅涩,应须大挑,工段尤觉绵长,若将空船截留坝外,等候挑工完竣,为日既久,恐致修舱稽迟,自应勘酌变通,期于两得。臣现与镇江道府酌商,将横闸以上至京口运河一时未经行船之处,即先勘估开挑,其横闸以下河道,仍留与帮船行走,俟回空过竣,接续兴工,庶催漕挑河两无贻误。现经分饬镇江、京口各营汛察看风色,将江、浙各帮船提至横闸对口之小沙头港处停泊,一遇涨潮风顺,即行催令进闸。一面督率该府县,分段派员,多带兵役,添雇人夫,拉船磨浅,捞蓄兼施,务使军船进闸之后衔尾遄行,不致停前压后,统期下次大汛一律全行南下,无误年前归次。
    除俟帮船扫数进口并勘定通工挑捞银数另行奏报外,所有筹催回空酌办挑工情形,谨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十二月十四日朱批:“竭力认真办理。”
                                                                  (录自《林则徐集·奏稿》)
                                 224.弹压水手情形片
                         道光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1834年12月25 日)
     再,臣接阅邸钞,钦奉上谕:“各省粮船数千号,水手不下数万人,必须实力稽查,咸知儆畏,方不致沿途滋事。近日山东东昌府境内庐州帮水手聚众械斗一案,致毙数十余命之多,且粮船所过地方,时有折体断肢漂流水面,皆由水手戕害所致。此等积习,自宜亟加整顿。嗣后粮船所过地方,著沿途各督抚遴派武职较大之营员,酌带兵丁,一路接递巡查,遇有水手滋事,立即严拿,有犯必惩,毋令一名漏网。”等因。钦此。
    伏查历届粮船入境,本皆酌派营员会同府厅州县,督带兵役弹压稽查。惟水手恃众逞凶,已非一日,而近年为尤甚。除庐州二帮在东省杀毙多命之外,其沿途纠众图斗,经地方文武弹压解(散)
者,探闻所在多有。即如苏省之镇江前后两帮,最为著名凶悍,劫杀掳抢,靡恶不为,且与浙江湖州府属八帮向为积仇,各不相下。而镇江帮水次本在徒阳,又为浙船必经之路。重运先后开行,尚可不令遇见。迨回空过镇,辄即纠约复仇。上冬臣得有风闻,先期亲赴镇江催提军船,即督率文武弹压访拿,酌示惩儆,其风始息。今冬河干水浅,虽经设法灌蓄,亦仅容一苇之杭,若湖、镇两帮狭路相
逢,定必滋事。与其惩办于事后,莫如防范于未形。
    查丹徒境内有江边之鲇鱼套地方,深稳背风,为浙船不必经由之处,现在镇江前后帮船均已渡江人境,经臣咨会漕臣,饬令该两帮船只先进鲇鱼套寄泊,并委镇江营参将继伦督率备弁驻兵弹压,俟浙帮全行出境之后,再归兑粮水次,以免寻衅互斗。是以现在计算进口船数,该两帮并不在内,其实已泊本境地面,尽可油舱修船,即与归次无异。
    又查在东滋事之庐州二帮,沿途复与镇海前、苏白粮等帮屡图纠斗,因设有官兵弹压,幸未成事。但庐州二帮系兑常熟县漕粮.镇海前帮系(兑)昭文县漕粮,该二县既属同城,即粮船同一水次,难保又滋闹。臣现饬粮道量为调换,毋使(泊)在一处。其苏白粮渡黄之后,庐州二帮复与接运行走,现亦饬令先后挽渡,务使分档隔远,以杜其图斗之心。臣仍派委标营将领,并咨会督臣、提臣.分委武职大员稽查催趱,一到水深之处,即令昼夜行驶,不任一刻停留。惟浅处拽缆绞关,每段增雇人夫数百名,仍形吃力,有数刻之久始能挽过一船者。前帮未克通行,后帮即皆停泊,更须严密防范。是以臣仍驻丹徒督催弹压,一时未敢回苏。
  合并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谨奏。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奉朱批:“如凶徒再敢逞忿.断不准片刻姑客,立即拿究勿懈。”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25.江部县修筑河堤江埂完竣折(附清单)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初三日(1835年1月1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林则徐跪奏,为江都县借项修筑河堤江埂工长丈尺银数,开单具奏,仰祈圣鉴事:
    窃照江都县境内洋子桥至瓜洲运河东岸河堤江埂,攸关保卫田畴,并空重漕船挽纤及驿递要道。前据该县具详:“迩年江潮异涨,迭被冲缺,卑薄不堪,必应修筑,以资保卫。惟民情困苦,无力兴修,请循案借项办理。”当经饬据升任江宁藩司赵盛奎,委员扬州府督同江防同知王养度复加勘估,实系万不可缓之工,计土方夫工并拆让占碍房屋给价,共需银二万三千九百九十三两九钱五厘,由前署藩司积拉明阿详请,奏奉谕旨准办,随经饬发银两,转给董事领修。
    嗣据该县具报,于本年二月二十四日开工,四月十日完竣。经臣陶澍饬委常镇道李彦章亲往验收,所筑高宽丈尺,均皆敷足,并无偷减草率。行据该县,将做过工长丈尺、银数,由江宁布政使杨簧开单详请具奏前来。臣等复查,江都县境内河堤江埂,前据修筑完竣,即经委员查验,所筑高宽丈尺,均皆敷足,并无偷减草率情事。
    除将借用工费银两饬令按数分年摊征还款,取造摊征细册并估计册结另行详请题咨外,谨循例开单具奏,伏乞皇上圣鉴,敕部查照施行。谨奏。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初三日
工部知道。单并发。①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①据《林则徐集·奏稿》上册第l95页,朱批日期为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十九日。
    清  单
    谨将江都县借项修筑运河东岸河堤江埂工段丈尺银数,缮具清单,恭呈御览。
    计开:
    东岸河堤加帮土工二十一段,江埂加帮土工二十三段。计四十四段,共工长六千五百四丈。按照地势、旧堤高低情形,分别帮筑,顶宽七尺至二丈二尺,底宽七尺至三丈四尺,高五尺至七尺不等:上又普面加高一尺五寸至四尺五寸,顶宽六尺至一丈二尺,底宽一丈二尺至三丈二尺不等。连填补残缺二处,备堵涵口十四处,并拆让占碍民草房四十九问半。
    以上河堤江埂,共估需土方等项银二万三干九百九十三两九钱五厘。
    览。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226.动项修造黄快船只折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初七日(1835年1月5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循例动项修理黄快船只,仰祈圣鉴事:
    据江苏按察使裕谦、江南盐巡道积拉明阿会详称:“江宁省坞黄快船只,系装载滇铜、京饷、竹木重运,涉江渡黄,提溜打闸,船身必须坚固,例由盐巡道饬行江防同知,将次年应届修造各船,于前
一年先行查勘,分别应缓应修;将应修船只估计工料,详请奏咨,动项办理。兹道光十五年份应届修造黄快船十三只,据江防同知勘明,由道复加勘验,船身朽坏,什物残损,必需分别修理,估计工料
银一千六百五十七两零。”由该司道会详请奏前来。
    臣查黄快船只装载滇铜、饷鞘等项,与陆路驿站夫马事同一律,例应每年勘明奏办,以备随时应差之需。所有道光十五年份应届修造黄快船十三只,既据该司道勘详,实系不可缓之工,自应照例准其动项修理,俟工竣核实报销。
   理合循例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十二月初七日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奉朱批:“工部议奏。”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27.续催回空漕船情形片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初七日(1835年1月5日)
    再,本年徒阳运河甚形浅涩,经臣亲驻丹徒横闸,设法提进军船二十八帮,已于十一月二十五日恭折奏闻在案。维时正交小汛,潮势极微,又连日大发西风,底水愈形刮耗,不独丹徒河道船多浅搁,即丹阳境内亦不得畅行,前船一停,即挡后船之路。臣目击情形,不胜焦急,当复率同常镇道李彦章、署镇江府知府王用宾等,力求引灌之方,加添拦束之具,或车或捞,随挽随推,先于丹阳之东湖桥、香草河两处引水入运,送过数船.仍未能多济。复觅得附近辛丰镇之三圈桥内有各乡潴蓄水渠,尚为充满,饬县晓谕居民试行引放。旋又掣通步家坝、杨树坝两处,过水较旺,并叉寻出大渎山北之朋家沟、金涵口等处,亦有民渠,各长数里,次第设法引灌,上游搁浅之船借以浮送。其丹阳境内之练湖,本为蓄水济运之所,因积淤未能深蓄,亦将现存之水由湖沟引出,以送丹阳上下停滞之船。惟腊月朔日以后,连遭日夜狂风,军船渡江倍宜慎重。臣谆饬署京.协副将张成龙、镇江营毒将继伦,于大江两岸察看风色,来往提催,互相接应,既不可任其延缓,亦不可稍有疏虞。截至十二月初六日,共已进口三十九帮,计船一千三百七十七只。所有江、浙两省帮船未进口者,只乘三分之一,江、广帮船亦皆接续渡江西上。现在渥沾雨泽,且见瑞雪缤纷,麦田既得滋培,即运河亦资长水。一俟风定,军船皆可趱行,不致更有浅滞,足以仰慰圣怀。
    再,臣因此次驻扎丹徒为日较多,除衙门寻常事件照例委苏州藩司陈銮代拆代行外,其臬司招解命盗案件,亦委藩司代勘发回.以免积压。此外紧要事件,仍随时包封送至行次办理。合并陈明。
谨奏。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28.刘培余京控非刑毙命案审明定拟折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初七日(1835年1月5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遵旨督审明确,按例定拟,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都察院具奏海州监生刘培余京控非刑毙命一案,道光十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奉旨:“此案著交林则徐督同臬司怡良,亲提人证,秉公严审,按律定拟。”等因。钦此。又准军机大臣字寄:“奉上谕:‘本日据都察院奏海州监生刘培余在该衙门具控非刑毙命一案,已明降谕旨,交该抚督同臬司亲提审讯矣。此案监生刘培余具控,伊兄刘培芹于道光十一年八月间因差役孙洪、孙魁等查缉地棍,挟嫌锁拿,捏禀该州,该州委员试用从九品孙丰逼勒承招,辄用竹帚责打二千余下,身无完肤,复用盐卤遍洒,全刑收禁,旋即在监毙命,移尸出监,妆点取保后病故情节,安东县知县往验,不令尸弟前赴尸场。历控淮安道、两江总督,并在该州屡次呈催,总未究办,以致冤沉四载等情。案关非刑拷责,冤毙无辜,如果属实,大干法纪,必应彻底根究。著该抚即督同臬司亲提全卷人证,悉心研鞫,秉公审办,究明该州委员孙丰有无滥用非刑情事.总期无枉无纵,以成信谳,不准稍有含混。至该监生呈内所称该州蠹书私设官卡,勾通市侩,包揽客载,绕越淮关,偷漏税课。现当整顿关务之时.岂容奸胥市侩交结勾通,包揽偷漏?著该抚等一并查明,如果实有前项情弊,从严究办。将此谕令知之。’钦此。”
    臣卷查此案系道光十一年八月前抚臣程祖洛任内,据海州详报:“州民孙必传呈控刘培勤即刘培芹等,率人持械,硬将伊米船拦截索费。”等情。经该州谢肇瀛提讯,刘培勤等供认在其族叔刘春杂粮行内帮伙。该行请领牙帖未到,先行私开,凡有经过粮食客船留在行内变卖,如不愿留,亦要给钱放行,刘春与刘培勤等得钱朋分。孙必传船载米麦经过,被刘培勤等揽卖未成,向索佣钱不给,致相争吵。孙必传开船他往,又被严芝等另伙截索。控州饬差拿获刘培川、李润光二犯,解至中途,被严芝纠众赶上,殴伤差役孙洪等八名,将犯夺回。刘培勤讯与严芝并非同伙,该州因其报病,先行交保调治,详经前抚臣程祖洛批饬严审详办。刘培勤已于州境二贤祠歇寓,因病身故,该州禀道札委安东县,验明刘培勤实系病死,并无别故,填格通详。旋将刘春等照“用强邀截客货”例,拟以枷杖。声明刘培勤在保病故,讯无凌虐,议拟详结。嗣将严芝拿获,分案审明,照“夺犯伤差”例拟绞,经臣具题在案。
    惟刘培余现控情节与原审大相径庭,经臣先将原案情节附片具奏,并札饬臬司怡良提齐人证审办,一面将该原告所控州书勾通市侩私设关卡、包揽漏税一节,密饬委员访查去后。旋据禀复:“查明州境有蔷薇河一道,为该州及所属沭阳、赣榆两县民间贩运粮食必由之路c该河临洪口至青[清]口有海港数十里,嘉庆二十一年.该前州因海禁綦严,详明于临洪口设栅稽查,令船户报州给照,仅许内地销售,会同牙行将照送赣榆县查验汇缴,以杜偷漏。曾于吴朝栋京控另案经钦差刑部侍郎廉善、帅承瀛审明,准部议复,仍照旧章办理有案。此外并无私设关卡,包揽客载,偷漏税课。’’等情。
    原告刘培余准部递解到苏,臬司怡良升任江西藩司卸事,接任臬司裕谦到任,提齐人卷,录供详解前来。臣随督同该司裕谦亲提研鞫。
    缘刘培余籍隶海州,系刘培芹即刘培勤堂弟。刘培芹与刘培典在富安滩地方刘春杂粮行内帮伙。道光十一年八月初七日,有孙必传等米船经过刘春行前,刘培芹等向其揽卖未成,索取行佣.孙必传不允,争吵开船。行至渡口,有该处地匪严芝纠同刘培合、刘培川、李润光等拦住索诈,孙必传给钱二百五十文,方得开行。孙必传疑系刘春等同伙,控经海州饬差孙洪等,将刘培川、李润光获住带走,被严芝等率众夺回,并将孙洪等殴伤。禀州另差李标等随同巡缉,委员从九品孙丰会营往拿。严芝等闻风逃避,将刘春、刘培芹、刘培典获解该州审讯。因孙丰系原获之员,谕令随堂听供,以便密拿余犯。刘春等供明与严芝等并非同伙,该州将刘春等交差看管备质。刘培芹带病到案,禀州提验,交保张凤祥保领,拨医王邦彦调治,刘培芹旋在二贤祠寓所因病身死。该州禀委安东县冯立嵘验明,刘培芹实系(病)毙,并无别故,填格通详。差传尸妻刘朱氏患病,尸弟刘培基、尸子刘绍孟俱外出未到。嗣刘朱氏病
愈,因闻该州提讯时刘培芹与刘春等俱被刑责,疑系受伤致毙。该氏痛夫情切,嘱令刘培余出名控告,词称刘培芹系被委员用竹帚责打二千余下,以致因伤身死,希图耸听。刘培余亦因刘培芹之侄刘赛子曾经挑卖筹盐,被巡役孙魁等盘问争殴涉讼有案,心疑差役挟嫌锁拿,串嘱非刑致死,即一并牵砌,赴淮海道暨督臣衙门呈控。该州屡提未到。嗣经拿获严芝等讯明,与刘春等分案议拟详办,并将控案详销。刘培余闻知不甘,复以前控各情,并将该州详明临洪口海港设栅稽查贩运粮食船只给照销售之案,指为州书张运文等私设关卡,包揽漏税,赴都察院衙门呈控。奏奉谕旨交审,行提人卷来省审办,据各供悉前情不讳。
    复加究诘,佥供刘培芹实因揽卖客米,需索行佣,致被牵控提审,并非差役孙洪等挟嫌妄拿。且刘培芹带病到案,即因病交保,领至州境二贤祠歇寓,拨医王邦彦调治无效,在寓病故,并非监毙,尤为众所共见。尸亲屡传不到,有卷可查,更非不令前赴尸场。该委员孙丰系奉州委缉匪,委(未)审案,无从受嘱擅用非刑。至海港设栅稽查以杜偷漏米石出口,原系官为设立,部准有案,州书张运文等并无私设关卡包揽漏税情弊。质之原告刘培余,自认怀疑误控,不敢始终诬执。尸妻刘朱氏亦称,伊夫死由于病,前因误闻受刑,嘱令刘培余砌控,今已输服无词。各供不移,案无遁饰。
    查例载:“蓦越赴京告重事不实,并全诬十人以上者,发边远充军。”等语。此案刘培余因堂兄刘培芹向客船需索被控提讯,患病交保身故,辄指为差役挟嫌串嘱,非刑致毙,赴京蓦控,殊属刁诈。
惟究由尸妻刘朱氏误闻伊夫被官刑责,嘱令控告,并非该犯平空妄指。刘培余应革去监生,依“蓦越赴京告重事不实,发边远充军,,例上量减一等,拟杖一百,徒三年。据供亲老丁单,是否属实,饬州查
明取结办理。刘朱氏以传闻无据之言,率领[令]刘培余出控,亦有不合;姑念妇女无知,痛夫情切,从宽免其置议。州差孙洪等,讯无挟嫌串嘱诬禀情事,应与并无包揽漏税之州书张运文等,均毋庸议。委员孙丰并无受嘱滥用非刑情弊,亦毋庸议。尸棺饬属领埋。无干省释。
    除备录供招咨部查核外,臣谨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敕部议复施行。
    再,该原告在京结称,在准海道衙门控告两次,并在总督衙门控告一次,查核相符,合并陈明。谨奏。
  十二月初七日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奉朱批:‘‘刑部议奏。’’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29.谋杀三命重犯审明定拟折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十四日(1835年1月12日)
    奏为拿获谋杀三命重犯,审明首从分别定拟,循例奏祈圣鉴事:
    窃照苏州府属之震泽等县,界连浙省,地滨太湖,匪徒出没靡常,此拿彼窜,遇命盗重案,最难破获。经臣屡饬县营添设巡船快捕,随时认真查拿,有犯必惩,不许纵延漏网。
    兹据震泽县知县刘荣桂禀:“据民妇杨陈氏呈控:伊(夫)杨瑞淋受雇与浙江乌镇同知衙役童发名下作线缉匪,本年三月初八夜,同伙詹阿三,水手钱阿大、施尧年,驾船至杨林桥地方,撞遇小船两只,有三人持刀过船,将杨瑞淋等乱砍,施尧年凫水逃回。旋在太湖陆家港等处寻获原船,并获杨瑞淋、钱阿大尸身,该县验明均系受伤身死。先后访拿匪(犯)杨大法、杨阿五、杨淋宝、杨阿二、杨阿三、张阿大,并起获刀械船只。究出杨大法、杨淋宝系犯窃刺匪,因屡被杨瑞淋挟制索诈,商同杨阿五等,将杨瑞淋致死,因詹阿三、钱阿大在船喊护,当时一并杀死灭口,弃尸湖内。诘其何人起意谋害?杨大法、杨淋宝互相推诿。杨阿五在监病故。饬差打捞詹阿三尸身无获。”等情。臣以案关谋杀三命,情罪重大,必须确究首从,按例办理,当饬臬(司)提省委审。前据委员苏州府知府汪忠增督同元和县知县黄冕审明按拟,由臬司裕谦审招解前来。臣即亲提研鞫。
    缘杨大法即箭靳阿二、杨淋宝、杨阿二、杨阿三,均籍隶震泽,杨大法系杨淋宝堂侄,杨阿二、杨阿三系杨淋宝之子,与杨瑞淋同姓不宗,詹阿三、钱阿大素不相识。杨大法先于道光十年行窃事主倪台南家,犯案杖刺,杨淋宝于嘉庆九年行窃事主贝广廷家,犯案杖刺,杨阿二等均来为匪犯案。杨瑞淋、詹阿三雇与浙江乌镇同知捕役童发名下充当跟线,给船一只,雇钱阿大、施尧年撑驾巡缉。道光十三年八月,杨瑞淋恃充眼线,因杨大法系犯窃旧匪,向其讹得洋钱三圆。十月间,杨大法与弟杨阿五偷窃不识姓名客船篙橹.被杨瑞淋撞见,欲拿送官,复给洋钱五圆寝事。十四年正月,杨阿五又被杨瑞淋扭至家内,捏称有贼报其同伙,欲行拷问,杨大法闻央素识之沈三调处,复给杨瑞淋洋钱七圆释放。三月初五日,杨瑞淋又以杨大法等现奉访拿,须给洋钱二十圆方保无事之言经向吓诈,杨大法不敢分辩,告缓而散。杨大法因杨瑞淋屡诈不休,又不敢出头具控,忿恨莫遏,起意致死。当与杨阿五商允,又恐人少难敌,稔知杨淋宝亦系刺匪,杨瑞淋曾向诈索不给,与伊子杨阿二、杨阿三争吵,杨瑞淋扬言日后陷害,彼此挟有嫌隙,欲邀杨淋宝帮助。是月初六日,杨大法、杨阿五在南浔镇与杨淋宝、杨阿二、杨阿三会遇,偕赴酒店沽酒,杨大法将欲谋害杨瑞淋情由密向告知,央恳相帮,杨淋宝等触及杨瑞淋索诈之嫌,随各允从。初八日.杨大法探知杨瑞淋每夜驾船巡缉须由杨林桥经过,随向杨淋宝等知会.往彼
下手。又捏称只图殴打泄忿,邀允已获之张阿大,未获之顾双喜、费长才、费阿二、费阿三同(往)。是夜,各犯齐至杨大法家,一共十人。杨大法、杨淋宝各带菜刀,余俱徒手,分坐两船摇抵杨林桥。待至三更时分,杨瑞淋偕伙詹阿三,水手钱阿大、施尧年,驾船行至该处。杨大法等瞥见,将船拦截。杨瑞淋走出喝问,杨大法即与杨阿五、杨淋宝跳过船头。杨淋宝先用刀砍伤杨瑞淋头卜,杨阿五接刀过手,与杨大法各连砍杨瑞淋头面数下,侧跌身死。詹阿三出护,钱阿大亦在后艄喊嚷,杨大法虑被首告,起意一并杀死灭口,杨阿五、杨淋宝应允。其时施尧年见势凶狠,乘间凫水逃走。杨淋宝用船上竹篙将詹阿三殴跌舱内,杨阿五赶进,用刀砍伤詹阿三肚腹。杨阿五又与杨大法赶至后艄,各用刀砍伤钱阿大偏左额颈、左太阳,扑跌船内,杨阿五又砍其发际,詹阿三、钱阿大俱各殒命。因值黑夜匆忙,何人砍伤何处,均未看清。张阿大畏罪先逃。杨大法欲图弃尸灭迹,随与杨淋宝等,各将船只』司杨瑞淋原船摇(至)太湖边。杨大法因顾双喜、费长才、费阿二、费阿三先不知谋命情由,恐其走漏消息,遂令顾双喜等将各尸抬弃湖内,并将杨瑞淋原船抛弃,各归本船,摇回逃散。经施尧年告知童发,寻获原船及杨瑞淋、钱阿大尸身,詹阿三尸已漂失。报经该县验讯,访获各犯,究出挟嫌谋杀情由。杨阿五旋即在监病故,经饬委吴江县验详。因杨大法不认起意,禀经提省委审,据各供认前情不讳。诘无起衅(嗣)(其
他缘由)及另有同谋加功之人,案无遁饰。
    查例载:“杀三人而非一家者,拟斩立决,奏请定夺。”又律载:“谋杀人从而加功者,绞监候;从而不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各等语。此案杨大法因系犯窃刺匪,复行窃不识姓名事主篙橹,屡被杨瑞淋挟制索诈,辄起意商同杨淋宝等将(杨)瑞淋杀死,复虑詹阿三、钱阿大首告,一并砍死灭口,殊属不法。查杨瑞淋、詹阿三、钱阿大并非一家。杨大法即箭靳阿二,除弃尸、行窃各轻罪不议
外,合依“杀三人而非一家拟斩”之例,拟斩立决,照例奏请定夺。杨淋宝、杨阿五同伙下手,合依“谋杀人从而加功绞监候”律,拟绞监候,秋后处决。杨阿五业已在监病故。杨大法、杨淋宝均照例刺
字。杨阿二、杨阿三同谋并未加功,均依“谋杀人从而不加功杖流”律,各杖一百,流三千里,到配折责安置。张阿大先不知杨大法等谋命情由,亦惟帮同弃尸,惟事后并不首告,应照“知谋害他人不首
告者杖一百”律,杖一百;沈三于杨阿五被杨瑞淋捉拿吓诈,辄为调处得钱,殊属不合,应照不应重律,杖八十,均折责发落。杨瑞淋所得杨大法洋钱,身死毋论。杨大法之父杨咏才不能禁约其子为匪,
饬县提案责惩。童发于杨瑞淋索诈洋钱,讯不知情,杨阿五在监病故,刑禁人等讯无凌虐情弊,均毋庸议。船只给领,尸棺分别饬埋。詹阿三尸,饬县打捞务获验报。逸犯顾双喜等饬缉,获日另结。凶
刀发回贮库。监毙职名,饬取另参。
    除供招咨部外,所有审明定拟缘由,理合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敕部核复施行。谨奏。
    十二月十四日朱批:“刑部速议具奏。”
                                                                   (录自《林则徐集·奏稿》)

                          230.密陈司道府考语折(附清单)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1835年l月18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密陈司道府考语,仰祈圣鉴事:
    窃照藩司臬道府居官贤否,例应于年终出具切实考语,密奏一次。臣莅任江苏,已逾二载,每届年底,遵具考语,恭缮清单,两经奏蒙圣鉴在案。
    兹复届年终密考之期。查所属各属新旧不一,其在任未久为臣初次考核者,固当备加体察,一秉虚公;即其在任有年经臣屡次考核者,亦须倍致精详,不存成见。窃念察吏为安民之本,而率属以正已为先。臣于大小各员,首以廉隅相励,随时课其政绩,量其才能,求实济而并黜虚声,晕公事而务祛私意。凡两年来之所举劾,幸蒙圣明训示,俾得恪有遵循。现在各属官员,尚皆勤慎供职。除甫经到任者毋庸注考外,余皆就臣愚昧所及,出具切实考语,开列清单,恭呈御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十二月二十日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七日奉朱批:“单留览。”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清  单①
谨将江苏省司道府各员居官考语,开缮清单,恭呈御览。
  计  开:
江宁布政使杨簧现年五十九岁,福建进士。

    居心端正,办事老成,矢洁矢公.足资表率。
苏州布政使陈銮现年四十九岁.湖北进士。
    器局开张,才力优裕。本年捐办水利,尤资督率之方。
江苏按察使裕谦现年四十二岁,镶黄旗蒙古进士。
    明爽有为,办事周到,并于各属地方时加察访,颇得实情。
江安督粮道唐鉴现年五十四岁,山东进士.原籍湖南。
    品地清淳,用心静细。
苏松督粮道陶廷杰现年四十六岁,贵州进士。
    器识淳厚。当漕务极难之时,颇耐烦琐。
江宁盐巡道积拉明阿  现年四十五岁,正白旗满洲官学生。
    明白丌展,诸务均能勤慎奉行。
苏松太道吴其泰现年四十五岁,河南进士。
    海防整饬,关榷紧严。
常镇通海道李彦章现年三十九岁,福建进士。
    敏练精勤,办事不遗余力。所管地方、河工、关税诸务,无不认
    真整顿,渐臻成效。最为结实可靠之员。
淮扬道李国瑞现年五十三岁,河南举人。
    老成质直,事理详明。
淮海道文麟现年四十五岁.正蓝旗满洲举人。
    明通浏亮,办事大方。
徐州道王廷彦  现年五十五岁,浙江监生。
    性情宽厚,熟悉河工。
江宁府知府善庆  现年五十八岁。正黄旗蒙古翻译进士。
    静细安详,一切奉行勤谨。
苏州府知府汪忠增现年五十五岁,安徽拔贡。
   勤明老练,遇事奋发有为,亦能脚踏实地。

松江府知府李昭美  现年四十五岁,江西进士。
    操守清廉,事体通达,勤求治理,允为实心任事之员。
常州府知府汪河现年五十岁,江西进士。
    朴直端勤,驭吏严而待民恕。
淮安府知府周焘现年四十九岁,贵州贡生。
   才具开展,熟悉地方。
扬州府知府豫益  现年四十二岁,镶黄旗汉军进士。
    勤恳爱民,遇事小心经理,颇能洞见本原。
徐卅l府知府武凌汉  现年六十岁,陕西举人。
   稳练老成,办事颇有识见。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①“清单”两字旁朱笔:“十四年林则徐。”

                          231.学政龚守正声名片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1835年1月18日)
     再,学政声名例应于年终具奏。查新任江苏学政臣龚守正,甫于九月二十四日莅任,现在尚未周历考校。而本年甲午科江南乡试,该学政为正考官,其录取之文,士纶已相翕服。俟其历考各属,
臣当再随时留心访查,据实具奏。理合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七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32.委云茂琦署督粮同知片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1835年1月18 日)
    再,准补江宁府督粮同知克实泰,先经委署南捕通判,其现署督粮同知之刘文澈,因南捕通判任内卓异,应行交卸,请咨赴部引见。所遗督粮同知员缺,正值督催新漕之际,须择明干之员接署。
查有六合县知县云茂琦,堪以调委署理。据藩臬两司会详前来。
    除批饬遵照外,谨循例附片具奏,伏乞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七日奉朱批:“览。”钦此。
                                                                (录自中华书局抄存稿)

①此片由两江总督陶澍领衔

               233.江淮等属熟田旧欠钱粮请分别缓征折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 二十日(1835年1月18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查明江、淮等属熟田旧欠钱粮,未能同时并纳,仰恳圣恩,分别缓征,以纾民力事:
    窃照本年江宁、淮安、扬州、徐州、海州五府州属,除水旱歉收之区应带旧欠银米,业于秋灾情形案内奏蒙恩准缓征外,所有熟田节年旧欠钱粮,例应按限启征。前据各属以频年积歉,民力维艰.详请分别递缓。当于秋灾折内声明,另行确查专案具奏,并经饬司核实勘办去后。兹据江宁布政使杨簧详称:“饬据该管府州各就所属地方体察情形,除应征外,核明应缓年款。”详请具奏前来。 臣等伏查道光十四年江宁、淮安、扬州、徐州、海州等属应缴熟田旧欠,内除安东县全系坐落本年灾区并无带征外,其余各州县卫,成熟田地节年旧欠钱粮,凡应行启征者,业已分别剔除,仍令照常征收,不准借词拖延;惟内有叠遇灾歉递请缓征之项,本年带征年款较多,若以一岁之所收完纳节年之逋欠,民力实有未逮。既据该管府州复加体察,由司查无捏饰,自应准其分别递缓,以恤民艰。合无仰恳皇上天恩,俯准将上元县未完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一年并十三年蠲缓初限民卫各款银米,暨嘉庆十六年至道光十一年灾缓加津,同十三年灾缓初限津贴,及十二年未完尾欠银米。江宁县道光三年至十年灾缓旧欠,十一年灾缓初限熟田未完,十二年熟田尾欠.十三年灾缓初限及嘉庆二十三年旧欠银米,并嘉庆十三、四、六、八、九、二十、二十一、二等年加津银两;句容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二年地漕芦屯各项灾缓积欠钱粮并十三年灾缓银米;高淳县道光十三年灾缓初限并十一年二限银米;江浦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二年各年积欠银米,并嘉庆十四、十九、二十等年加津银两;六合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二年民卫各款灾熟银米,并嘉庆元年至道光十二年加津银两,又压征十二年初限,压征十年二限,压征八年未完芦课银两;山阳县道光十三年熟田应行带征十一年灾缓银米,涧泾河夫工、学租等银,十二年熟田项下,十三年届征十一年灾缓二限银米、学租银两,十一年灾缓初二限、涧泾河夫工,带征十一、二年灾缓初限未完民欠地漕钱粮,本年届征十二年二限灾缓银米、学租银两,十三年熟田未完地丁钱粮,及垫完道光兀、四、五、六、七、八、十、十一等年民欠熟田兵米,四、五、七、九年熟田地漕河滩租,十年河滩等租,嘉庆二十三、四年摊租钱粮;阜宁县分征案内最远一年旧欠,并道光三年至十三年灾缓初限,及未完各年熟田尾欠银米,十二年二限摊征银两;清河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三年灾熟地漕银米麦石并河滩租等银;桃源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三年灾熟地漕银米并摊租等银;盐城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三年灾缓积欠银米,同借给籽种并摊征河工银两,又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二年熟田旧欠各项钱漕;高邮州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二年灾缓银米,并未完熟田同土方各款银两,又嘉庆十年至二十五年并道光元年至十二年及十三年二限增租银两;泰州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年灾熟,并十二年灾缓初二限银米及摊征河银;东台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一年旧欠银米及各限银米河银;江都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三年未完灾熟钱粮漕米并芦课银两;甘泉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三年旧欠灾熟银米;仪征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三年积欠灾熟钱粮;兴化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一年灾缓银米河银;宝应县东乡道光十一年未完蠲剩银米,并十二、十三两年未完初限缓征银米;扬州卫道光十一、二、三等年头
仪两帮积欠灾熟钱粮,仪税局道光八年至十三年商杂等税;铜山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五年又道光七年至十三年各年未完灾缓钱粮银米,并摊征水利各款;丰县道光八年至十一年旧欠钱粮,同嘉庆二十五年道光三年出易常平仓豆;沛县嘉庆二十五年并道光元、二、三、四、六、七、八等年复垫银米,并摊征各款水利银两;萧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三年灾缓地漕水利等项钱粮;砀山县嘉庆二十四年至道光十一年地漕银米各款摊征银两。邳州嘉庆二十三年起至道光八年又十一、十二年积欠银米,摊征各款银两;宿迁县道光三、四、五、七、九、十、十一、十三等年已未办银米,并嘉庆二十三、四、五年道光元、二年未完地漕银米,并六、八两年初二限未完银米,及摊征王平庄各限水利,又民便河初、二、四限水利银两:睢宁县嘉庆二十三、四、五等年并道光元年至十一年又十三年旧欠钱粮;海州嘉庆二十四年至道光十三年旧欠地漕,并四年至十二年挑河夫工银两;沭阳县嘉庆二十三年至道光十一年旧欠熟田银米,又十一年出借秫秫抵谷;赣榆县道光二年至九年地漕银米,又嘉庆二十五年出借常平仓麦石;泰兴县道光十一、二等年缓征各款,及灾缓二三限银米并芦课银两。概请缓至道光十五年秋成后分别启
征,以纾民力。其淮安、大河、徐州三卫屯田,应请随同坐落州县一律办理。
    除饬造应征应缓款册另文咨部外,所有熟田旧欠钱粮未能同时并纳,恳请缓征缘由,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
    再,六合、东台、江都、仪征、兴化、赣榆、泰兴等七县,今秋虽未被歉,而收成实系减色,兼因历被灾歉之区,民情困苦,查系实在情形,是以将该县等应行带征旧欠汇入各属缓带案内一律查办,合并陈明。谨奏。
    十二月二十日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七日奉朱批:    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34.勘估大挑徒阳运河工段银数折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1835年1月18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勘估大挑徒、阳运河工段银数,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镇江府属丹徒、丹阳两县运河,为江、浙两省空重漕船经由要道。该河原系凿山而成,水无来源,全借江潮灌注,而潮汐挟沙,易致停淤。定例于每年回空过竣后,择浅挑涝,至六年大挑一次。道光十二年轮届大挑,因底水尚充,改作小挑。十三年仍照小挑估办。本年河道极为浅涩,自应循例大挑。先经臣督饬该道府逐加估勘,因其时回空正由横闸进口,拟将横闸以上至京口运河先行开挑。其横闸以下河道,仍留与帮船行走,俟回空过竣,接续兴工。业将分别酌办缘由,恭折奏闻在案。
      兹江、浙两省回空约已扫数进闸南下,所有运河挑捞工段,据常镇道李彦章、署镇江府知府王用宾先后督同丹徒、丹阳两县逐一测量:计丹徒县境内自江口坝内起至界碑止四段,共长六千九百二十五丈,俱属淤浅,应行估挑;又各段内阳滩,共长一千一百二十丈,应于挑工之外一律估切[砌];又江口坝外并越河下至倒缺桥等七处,共长五百四十丈,应估罱捞;又运河西闸下利涉桥支河一道.计长一百五十丈,应一并开挑,以上挑捞、切[砌]滩及筑坝、修换闸板绳索,共估需银二万二千七百八两四钱二分九厘。又丹阳县境内定山湾起至青阳铺上止三段,共长三千二百丈,应行开挑;又各段内阳滩共长三千二百丈,应行开挑;又各段内阳滩共长二百二十丈,应行估切[砌];又备用涵起至吕城茶庵等二十六处,共长一千三十丈,应行罱捞,计需挑捞、切[砌]滩、筑坝、夫工等银八千三百三十三两五钱七分九厘。统计徒、阳两县各工共估银三万一千四十二两八厘。由苏州藩司陈銮查明循例动支乐生洲租息银五千八百一十二两五钱三分一厘,其余银二万五千二百二十九两四钱七分七厘,在于司库存公银内动给等情。详请具奏前来。
      臣亲驻丹徒,先后周历复勘,所有应挑应捞工段,均与该道府估报相符,实系必应办理。除横闸以上至江口挑工业已先行筑坝外,其丹阳尾坝现饬赶紧堵筑,一律排车戽水,俟底水车干,亦即多集人夫克期挑办。惟大挑工段绵长,统计一万三千二百三十余丈,且该工多系泛沙懈淤,旋挑旋涌,又两岸土山陡立,出土最难。若稽查稍有未周,即人夫交相滋弊。经臣督同常镇道李彦章严定章程,颁发承办工员及各段委员,认真挑捞,务令全除积弊,严核土方尺寸,勒限程功。仍照例标立志桩,加封灰印,以杜偷减。但必得大员专驻工所,总司督催,方可臻妥速而祛弊混。常镇道李彦章有经管扬、由两关税务,只能来往稽查,新任镇江府知府龚文焕甫经到镇,于估工未曾经手,仍应责成原估之署镇江府知府王用宾,驻工总催,虽卸署府篆,仍令一手经理。该员遇事认真,能任劳怨,可期得力。
    除饬依限完工,仍于未启坝以前先行禀报,以便臣再至验收,如查有挑捞宽深丈尺与原估标志不符,即当据实参办,总期一律深通,不许稍有草率延缓,并另取土方夫工细册分别题咨外,所有勘估徒、阳运河大挑工段银数,谨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合词恭折具奏,伏乞阜上圣鉴。谨奏。
    十二月二十日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七日奉朱批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35.回空漕船全进横闸弹压安静折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1835年1月18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江、浙回空漕船扫数催进横闸,钦遵谕旨派兵弹压,均极安静,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本年回空南下较迟,镇江运河潮枯水浅,京口沙滩涸露,难以通舟,当经查照成案,改由横闸行走。旋据府县禀报:十一月初八日以后,西风大发,江潮消落异常,闸口露出之沙反高于江面之水,并横闸亦难进船。臣得信后,即驰赴丹徒镇驻扎,亲率常镇道李彦章暨镇江府县,设法拦蓄,并于附近运河各处寻觅积水,引灌济送,一面分段派员多雇人夫拉船捞浅,催提各帮陆续进口,业将办理缘由并雇过船数,先后具奏。钦奉朱批:“务要竭力尽人事以理之,不可借口诿为天时水势也。勉之!”钦此。臣跪诵之下,倍当竭诚尽慎,将帮船速挽归次,以慰宸怀。
     腊月以来,雨雪叠沾,正喜运河得以长水,而连值北风狂大,江中数日未有船行,军艘尤不宜冒险,加以雪后严寒,内河冻结,复饬署镇江府王用宾、署丹徒县张宽培.多备敲冰船只,昼夜开凿,十二月十二日河道始通。丞令署京口协副将张成龙,察看风色稍平,即亲带帮船折戗渡江,常镇道李彦章与镇江营参将继伦来往江干,互相策应。每当阻浅、阻潮、阻风、阻冻之际,在事文武各员倍皆焦思
竭虑,设法筹催,不敢稍遗余力。除提前之浙江帮船先经过竣,其江、广帮船亦已全数出口外,兹截至十二月十九日,将先泊鲇鱼套之镇江前、后帮船作为尾帮,亦令进闸归次。统计江、浙两省回空共六十二帮,计船二千二百零四只,扫数由横闸跟踪南下,各归水次。
    查军船自道光八年以后历由横闸进口,然少者仅数百只,即多者亦止一千余只,从来有江、浙两省回空之船全由横闸行走者。今冬河水至干,而经由横闸之船较之历届多至两三倍。臣惟恐回空不能全进,致如从前留在江外过年,则新漕几难提前催办。幸荷圣主洪福,自进口以迄竣事,计三十五日,各帮到次修舱,均在岁前,可期速为开兑。且于连旬风暴之中,各将领往来江上,提带二千二百余艘,并无一船疏失。臣恭绎竭尽人事之旨,下忱感幸,悚惕弥深。
    至粮船停泊之时,水手尤虞滋事。前奉谕旨:“遴委武职较大之营员,酌带兵丁,一路接递巡查,遇有水手滋事,立即严拿。”等因。钦此。臣当将钦遵办理缘由,附片奏蒙圣鉴在案。月余以来,横闸内外及金山、鲇鱼套一带,节节停船,皆系镇江、京口水、陆两营将备,率带弁兵,支架帐房,常川弹压,已臻安静。迨镇江前、后两帮最后进口,其水手尤为强悍,臣复与京口副都统岱林面商,就近酌饬驻防满兵一体弹压,以壮声势。该两帮内桀骜之水手,闻有添兵,恐被查拿,率已潜行逃窜,不敢过江,遗有刀械在船,即经弁兵逐件搜获,拨营配用。并责令帮弁旗丁,换雇安分水手驾船,赴次受兑;一面严查在逃各水手姓名籍贯及曾犯何案,随时饬拿务获,有犯必惩。总期猛以济宽,令行禁止,以仰副我皇上除莠安良之至意。
    所有回空扫数进口缘由,谨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恭折具奏,仰慰圣怀。
    至在事出力文武各员,本系分内应办之事,惟此次辛劳繁费,实与常年催趱迥不相同。伏查道光八年横闸催船一千一百余只,仰蒙恩旨量加鼓励,此次船数加倍,可否循照八年成案准予酌奖之处,出自圣主鸿慈。如蒙恩允,容臣会同督臣,择其尤为出力之员,核实具奏,不敢稍有冒滥。合并陈明,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十二年二十日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七日奉朱批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36.江苏道光十四年十一月份雨雪粮价折(附清单)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1835年1月18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恭报十一月份雨水粮价情形,仰祈圣鉴事:
    窃照江苏省本年十一月份雨雪情形,业经臣恭折奏报在案。 嗣据各属禀报:十一月上旬俱属晴霁,其中旬十二、三、六、七.下旬二十二、三、七、八、九等日,亦仅得有微雨,不成分寸。在田二麦正望雨雪滋培,今于腊月初旬连沾雨泽,且日来各属叠报瑞雪,自一二寸至七八寸不等,麦苗深资培养,来岁春收可卜丰稔。地方安谧,民气熙恬,堪以仰慰圣怀。
    至通省粮价,惟徐州府属稍有加增,苏州、松江、常州、镇江、太仓五府州属俱报平减,余与上月相同。
    理合恭折具奏,并缮。十一月份粮价清单,敬呈御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七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清  单
    谨将江苏省道光十四年十一月份米粮时价,开缮清单,恭呈御
览。
    计  开:
江宁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三两五分,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九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七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八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五分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苏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两三钱,较上月贱一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三两,较上月贱一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八钱,较上月贱一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二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二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八分至二两六钱,与上月同。
松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三两二钱,较上月贱一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三两一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一两七钱七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一钱,较上月贱一钱。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四钱至二两一钱,较上月贱一钱。
常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五分至二两九钱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五分至二两八钱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分至二两六钱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至二两四钱,较上月贱一钱五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五分至一两三钱,较上月贱五分。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至二两一钱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镇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三两五分,较上月贱二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二两八钱,较上月贱一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六钱,较上月贱一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三钱,与上月同。

  淮安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三钱至四两六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二钱至四两二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五分至四两一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三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五分至三两七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二钱五分至二两,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五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二钱五分至二两五分,与上月同。
扬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三两一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二两九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八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至一两八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二分至二两八钱五分,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与上月同。
徐州府属价贵中
  大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钱五分至四两五钱七分,较上月贵三分。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五分至三两九钱七分,较上月贵五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三两四钱四分,较上月贵五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九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七钱,较上月贵二分。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二两四钱五分,较上月贵四分。
太仓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至三两三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九钱至三两六钱,较上月贱一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八钱至三两一钱五分,较上月贱一钱五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二两二钱,较上月贱一钱。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一两四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海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七钱四分至四两三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一钱五分至四两,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分至三两六钱,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三两九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九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四分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三分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通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七钱五分至二两九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五分至二两七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二两五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与上月同。
海门厅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四两四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四两二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五分,与上月同。
  览。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237.江苏道光十四年十一月份收捐监生银数片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1835年1月18日)
     再,江宁、苏州两藩库收捐监生银数,截至道光十四年十月底,业经臣附片具奏在案。
     查江宁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四年十月底,共收捐监银三百二十七万八千四百八十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外,存银四万二千二十两;兹十一月份又收捐监生七十六名.计银八千二百八两,共存银五万二百二十八两。苏州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四年十月底,共收捐监银四百八十九万九千六百三十二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并请留备用外,存银七万一千九十二两;兹十一月份又收捐监生七十三名,计银七千七百四十两,共存银七万八千八百三十二两。
    前准部咨:“收足十万两解部,五万两归补封贮。”此次江宁轮应归补,现已收足五万两,即当提归造报。苏州轮应解部,俟有成数,另行委解。
  理合附片陈明。谨奏。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七日奉朱批:“户部知道。”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38.岳廷杰京控案审明定拟折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1835年1月l8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遵旨审明定拟.仰祈圣鉴事:
     窃照安东县民岳廷杰赴步军统领衙门具控董斡、薛致中等窝顿贼盗,抢劫伊家钱物.并将伊胞兄岳廷华攒殴多伤,掷弃湖内等情。奉旨:“此案交林则徐亲提人证卷宗,秉公严审,按律定拟具
奏。原告民人岳廷杰,该部照例解往各质。”钦此。
     臣查此案,先据安东县冯立嵘详:“据岳廷杰禀报,伊兄岳廷华被贼砍伤抬走,并抢去钱物。”等情。即经批司饬拿,赃贼务获;并以贼匪图财抢夺,何以叉将事主抬走?饬速查明岳廷华下落,确讯实情详办。旋据署安东县杨鸿彬详:“提讯案犯朱德红等,供系听从葛荣光纠众往向岳廷华索欠起衅。”核与原报不符,复经饬司委员会同确审,并饬严缉葛荣光等在案。接准部咨。当即行提人卷来省,饬发苏州府审办。即据元和、吴县详报,案内犯证董斡、左攀耀,先后在歇在监病故。该府提讯薛致中等,供无窝盔抢劫情事。朱德红仅认随同葛荣光等往向岳廷华索讨盐钱,葛荣光等将岳廷华抬走,伊于中途先回。又据米小韦于供:“葛荣光等将岳廷华抬至伊家门首,雇伊用车推送葛家墩地方交卸,不知别情。”并佥供:“现到之原告岳廷杰实系岳廷兰顶名,岳廷杰现在家内。”等语。复经分别委提,据将岳廷杰止身解到,并拿获葛荣光之子葛大小等解省,饬发苏州府知府汪忠增等审明,由臬司裕谦复审拟议详解前来。臣随亲提研鞫。
    缘朱德红即朱沅安,籍隶安东,与岳廷华素识无嫌。岳廷华平日赈卖私盐,朱德红于道光十年不记月日,向岳廷华陆续买盐三千余斤,转卖获利,不记确数。嗣有沭阳县人葛荣光亦贩私盐,与岳廷华往来交易,被岳廷华积欠盐钱二十四千文无还。又有安东县民薛致中、薛鳌亦曾向岳廷华买食私盐数次。十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葛荣光因岳廷华积欠盐钱,屡索无偿,心生气忿,欲将岳廷华架回勒赎。纠允朱德红及已获病故之左攀耀、王锦,在逃之葛华光、葛玉堂、葛雨时、葛小玉于、嵇维仁、嵇维黄、卢乔淋、王丫头相帮,一共十二人,朱德红带枪,葛荣光等分带刀棒,当夜由葛荣光家起身,二十六日黎明行至岳廷华家。葛荣光上前敲门,哄称草堆失火。岳廷华听闻惊起,不及穿裤,身披布袍,赤足拖鞋,开门出看。葛荣光向索前欠,岳廷华不依,葛荣光即喝令葛华光、葛玉堂、葛雨时将岳廷华架走。行近薛家马头,岳廷华因鞋只失落,两脚被冰棱割伤血出,不能行走,葛荣光将麻绳缚其臂腿,令葛华光、葛雨时、卢乔淋用棒抬走。经过米小韦子门首,见有手车,葛荣光等将岳廷华抬放车上,许给米小韦子钱一百文,令其推送。傍晚时分,推至葛家墩地方,将岳廷华抬放葛华光家西屋铺上。葛荣光因岳廷华在路受冻,用药给予烤火,遣令米小韦子在葛大洪家住歇。讵岳廷华即于是夜二更因冻身死。葛荣光晨罪,起意弃尸灭迹,令朱德红、葛华光、左攀耀、卢乔淋将岳廷华尸身用芦席包裹,抬至六塘河
边,敲开冰冻,弃入河内。次早米小韦子取钱回归,葛荣光等亦各逃散。
    岳廷华之弟岳廷杰住居岳廷华家后庄,当岳廷华被葛荣光等架走时,闻闹赶往,葛荣光等业已远,随向岳廷华之妻岳杨氏询问。岳杨氏查点失去布衣二件,钱三千五百文,不知伊夫系被葛荣光索欠架去,认为被匪架抢,嘱令岳廷杰遣人寻找。遇见米小韦子,告称抬来之人脚有血迹,用车推送等语。岳廷杰即以抢案报县勘讯,先后拿获米小韦子、王锦及迹涉可疑之范二。查讯王锦,恃无质证,坚不承认。范二因与薛致中、薛鳌、董幹等平素有嫌,随口供攀薛致中等窝盗同伙,饬拿未获。米小韦子止认受雇推车,不知起衅情由。王锦旋即在歇病故。该县据供通报。岳廷杰赴臬司、淮(安)海道呈控,批饬比详究办。范二旋亦取保病故。该县续获朱德红,并据左攀耀赴县投审,俱供是仇非盗。其岳廷华家所失布衣二件,钱三千五百文,不知何人攫取。详经府委山阳县会审,催传人证未到。岳廷杰因范二曾供薛致中等窝盗同伙,差拿来获,又因米小韦子向告岳廷华脚有血迹,心疑被盗攒殴毙命,贿差故纵。
并添砌捕役蔡华为匪蒙充各情,写就呈词,同弟岳廷兰赴京控告。岳廷杰中途患病先回,遣令岳廷兰顶名,赴步军统领衙门呈控。奏奉谕旨交审,行提人卷至省,审悉前情不讳。
    臣因岳廷杰指控薛致中、董斡等窝盗抢劫,今讯系葛荣光索欠起衅,情节悬殊,且岳廷华尸未获,其所失钱物,又佥供不知何人攫取,尤恐不实不尽。复加严诘,据朱德红坚称:“岳廷华实系被葛荣光索欠无偿,纠众架回,希图勒赎,以致受冻身死。当时经米小韦子用车推送,如果岳廷华身被攒殴多伤,米小韦子岂有不向岳廷杰一并告知,即岳廷杰亦岂肯不指明控告?”并称伊等如图抢劫,尽可搜取多赃,何肯仅抢钱三千五百文、布衣二件,反将事主架去,自取败露?其为衅起索欠,一时争闹,不知何人攫取衣钱,似属可信。至岳廷杰呈控薛致中等造谋窝盗一节,诘据岳廷杰供称:“先因范二供攀,怀疑指控,今与全案人证质对明晰,薛致中等实不知情,不敢诬执。”各供不移,似无遁饰。    
    查律载:“威力制缚人因而致死者,绞监候。”又例载:“口故杀人案内,凶犯起意弃尸水中,听从抬弃之人,无论在场有无伤人,俱照弃尸为从律,杖一百,徒三年。”又:“越境兴贩官司引盐至三千斤以上者,问发附近充军。”又律载:“买食私盐者,杖一百。”各等语此案朱德红因岳廷华欠少葛荣光私盐钱文,听从葛荣光纠往索讨,架回勒赎,致岳廷华受冻身死,又帮同弃尸河内,将来葛荣光就获.应依“威力制缚人致死”律拟绞。该犯听从同行弃尸,罪止拟徒,惟供认陆续贩卖私盐数至三千斤以上,虽盐无起获,现当整饬鹾务之际,该犯系积惯贩私,未便稍事轻纵。朱德红除听从弃尸轻罪不议外,合依“越境兴贩官司引盐至三千斤以上者,问发附近充军”例,发附近充军。其制缚岳延华致死,据称系在逃之葛荣光为首,难保非狡供避就,应照例监禁,俟缉获葛荣光等,讯明分别办理。薛致中、薛鳌讯无窝盗抢劫情事,惟均向岳廷华买食私盐,应依“买食私盐”律,各杖一百,折责发落。岳廷杰与弟岳廷兰所控薛致中等窝盗抢劫等情,均讯属子虚,惟岳廷华家被失钱物属实,薛致中等亦由范二挟嫌供攀,控非无因,且伊等均因兄死非命,尸未捞获,情切赴诉,尚属可原,应免置议。米小韦子讯止中途受雇推车,并非听纠制缚,应与讯非贿纵蒙充之县差邵广等,均免置议。岳廷华积惯贩私,左攀耀、王锦听纠同往架回勒赎,范二诬指薛致中等为盗.均干律拟,业已身死,俱毋庸议。左攀耀、王锦、董斡等先后在监在歇病故,刑禁看役人等讯无凌虐情弊,亦毋庸议。失察贩私及监毙各职名,饬取另参。岳廷华尸身,饬县打捞务获验报。逸犯葛荣光等,缉获另结。无干省释。至牵控陈国喜无帖充牙藏匿驴只一案.系岳廷榴在陈国喜行内卖驴走失,业经岳廷榴寻获领回,呈明销案。又刘克俭被劫一案,前已获犯江小群子等,讯系江必祥起意扒抢,业据录供详办。薛致中、薛鳌并无伙抢情事,应毋庸议。
    除供招送部查核外,臣谨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敕部核复施行。
    再,该原告在京结称,曾在臬司暨淮海道、淮安府控告,查核相符,合并陈明。谨奏。

    十四年十二月二十日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七日奉朱批:“刑部议奏。”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39.请以吴蕊元升补桃源知县折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1835年1月1913)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沿河要缺知县需员,恭恳圣恩,俯准升补,以裨地方,仰祈圣鉴事:
    窃照桃源县知县晏曙东,业经臣等奏准升署徐州府萧南同知,所遗桃源县知县,系冲繁难兼三沿河要缺,例应在外拣选调补。该县地当冲途,民情刁悍,时有枭匪出没,且接连黄、运两河,要丁林立,兼有催趱铜船、漕运之责,在在均关紧要,必得精明强千之员,方足以资治理。臣等与藩臬两司,于通省现任简缺知县及候补正途各员内逐加遴选,非年例未符,即人地不宜,一时实无合例堪调堪补之员。惟查有安东县县丞吴蕊元,年四十七岁,浙江附监生,捐纳县臣,投效南河,留工补用,安谰出力,奏准尽先补用,咨署今职.道光四年八月到任。十年初次六年俸满保荐,奉旨:“依议u”钦此。十三年防守大汛出力保奏,奉上谕:“吴蕊元著以沿河知县酌量先用。”钦此。该员年富才明,办事历练,且俸满保荐及防汛出力奉旨以沿河知县先用之员,现经委署桃源县篆,一切经理裕如,以之升补桃源县沿河要缺知县,实堪胜任,与例亦属相符。据藩臬两司详请具奏前来。臣等往返札商,意见相同。合无仰恳圣恩,俯念员缺紧要,准以安东县县丞吴蕊元升补桃源县知县,于河工地方均有裨益。如蒙俞允,俟部复至日,给咨送部引见,恭候钦定。
    再,该员任内并无违碍参罚,其一切因公处分,系请升要缺,遵例毋庸核计。所有应完罚俸银两,饬令照数完缴,造册详咨销案。
合并陈明。
    谨会同署江南河道总督臣麟庆,合词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另有旨。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240.动项在响水门建没海州州判衙署折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十日(1835年2月7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海州州判移驻响水口,应行动项建设衙署,以资栖址办公,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海州所属之响水口,地方紧要,前于道光八年,经前督臣蒋攸铦会折奏请添设武弁,移拨兵丁,并将州判移驻该处,以资弹压。接准兵部咨,令将其余一切未尽事宜,分别题咨,报部办理等因.当
经转行遵照。兹据江宁布政使杨簧详称:“前据海州具详:移驻州判弹压,地方甚为牧谧,只须建设衙署,余无应议事宜。即经饬据该州知州王用宾、州判龚照琪会详:查得响水口有捐职李树欣等基地一区,形势平阔,堪以建立衙署,饬匠确估实需工料银两,造具册结详送,随经移道勘转。今准淮海道加结移送到司。所有册开估需工料银一千九百八十四两四钱八分三厘,应请准其在于司库存公银内照数动给建造。”详请具奏前来。
     臣等伏查海州州判移驻响水口地方,前经奏明试行一年,著有成效,再行议建衙署。今自移驻以来,弹压得力,地方安静,颇有成效,自应建设衙署,以资办公。所有估需工料银两,既据该州等确
勘,由道复核结转,合无仰恳圣恩,俯准在于司库存公银内照数动给,饬令上紧建造,工竣报候委员验收,不任稍有偷减。
    除饬取造册结另行详题,并将该州判原设衙署估变缴价解司报拨详咨外,谨台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正月初十日
    该部议奏。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241.委汪忠增护理苏松粮道印务折
                                                  道光十五年正月二十九日(1835年2月26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遴员接署粮道押运北上,并据递署府篆缘由,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据苏松督粮道陶廷杰禀称,三次督运往来,因舟中积受风湿,左臂麻木,延至严冬,筋骨疼痛难忍,见风益甚,延医调治,服药多次,尚未获痊。正值新漕开兑吃紧之时,未敢因病贻误,禀请开
缺调理,遴员接署等情。
    臣等察看该道年力正强,虽偶受风湿,似无难赶紧医痊,批令暂行给假调治。除再加细看,如一时实难就痊,即当照例题报开缺,请旨简放外;惟查苏松粮道管理四府一州漕粮,额数最重,且本届新漕提前赶办,现正启坝趱行,该道陶廷杰于上年腊月间业经验过镇江、常州二府属米色,其帮次在后之苏、松、太仓等属米石,亦已征足在仓,验兑催开,均难延缓,应即遴员署理,并即押运新漕,以专责成。查有苏州府知府汪忠增,干练勤明,实心任事,堪以委令护理苏松粮道印务,即责令督押漕船迅速开行北上,以期及早抵通。所遗苏州府知府员缺,查有扬州府知府豫益,廉明端谨.堪以调署。
    除分札饬遵外,谨会同漕运总督臣朱为弼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中华书局抄存稿)
                   242.已将邱家炜等护解赴楚省片
                                     道光十五年正月二十九日(1835年2月26日)
     再,臣接准部咨:“湖广督臣讷尔经额等奏,已革知县萧钺扬禀讦上司收受规礼等情一折,奉上谕:‘前任湖南沅州府告病知府邱家炜,已回江苏原籍,著林则徐派委妥员将邱家炜并伊官亲郭八,解赴湖北,归案质审。’等因。钦此。”钦遵饬属查明,该员邱家炜系顺天宛平人,原籍江苏,于道光十四年二月间回至原籍修墓,八月进京,途次患病,暂回扬州就医等情。当即饬据扬州府甘泉县,将该员邱家炜并官亲郭八传案。经臣缮给咨牌,委员护解,于十二月二十六日由扬州起程前赴楚省收审。
  理合附片复奏,伏乞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43.江苏道光十四年份编查保甲折
                                     道光十五年正月二十九日(1835年2月26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编查保甲饬取连名互保各结,恭折汇奏,仰祈圣鉴事:
    案准部咨:“嘉庆二十年钦奉上谕:‘各直省卅l县于秋后将户口逐细查明,取具互保甘结,将门牌照改填写.按户悬挂。该管道府直隶州亲往协查,禀报督抚,交两司核对具详,督抚于岁底汇奏次。’等因。钦此。”又于道光二年奉上谕:“著直省各督抚,严饬所属,认真稽查,并于巡历之便,亲加抽对,务令简要周详,实力(奉)行,毋得口久视为具文,渐形疲玩。”等因。钦此。历经钦遵办在案。
    兹届道光十四年查办之时。臣叠次札饬各道府州认真督率稽查去后。兹据按察使裕谦、江宁布政使杨簧、苏州布政使陈銮会详:“据各厅州县将道光_十四年份各保甲户口及棚民人数,先后查竣,取具里长、甲长并无容留匪类连名互保甘结,陆续详复。当经各道府州亲祉抽舟牌册,并无错漏。又由该臬司委员分赴各州县抽查门牌底册,亦属相符。”加结送司,详请其奏前来,,
    伏查江苏省水陆交冲,其沿江滨海之区,汉港纷歧,奸匪尤易臧髓,全在地方官编查保甲实力心.申首报优赏之条,严容匿连坐之令,庶牌甲各有责成,奸宄无从托足。臣于出赴各属之便,将经过处所牌册顺道抽查,尚皆符合。复于滨临江海枭压出没之地.并烟户稠密五方错杂之处,添派文武员弁,随时巡查侦缉。严冬以后,粮船归次,水手人众,防范尤必加严,陆路添设卡房,水路添设巡船,令巡查之员弁兵役与各汛弁兵.无分雨夜,按段会哨。总期绥靖闾阎,不使稍有疏懈。如各属视为具文,仅以结报了事.或办理不善,扰累良民,即当指名严参,务俾法立令行,以仰副圣主戢暴安良之至意。
    所有道光十四年份编查保甲缘由,谨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台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

    谨奏。正月二十九日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44.江宁藩库耗羡银款不敷支放请拨济折
    道光十五年_正月二十九日(1835年2月26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江宁藩库耗羡银款不敷支放,循案恳请拨济,仰祈圣鉴事:
    窃据江宁布政使杨簧详称:“江宁司库耗羡项下,每年支放文武各官养廉、廪工及无定经费各款,专赖属解地漕各项耗羡,并运库额解盐规运费银两,抵支应用。倘运库盐规解不足数,而应征耗
羡又遇蠲缓,即形缺乏。前于嘉庆年间及道光元、三、四、六、七、九、十、十一、二、三等年,因耗羡不敷,历经奏准于本省藩、关各库,暨邻省指拨协济在案。兹查江、淮等属道光十四年应征新旧耗羡,类多缓征,而运库应解盐规以及属欠盐规银两,一时未能解, , , , 齐,以致不敷支放。现在司库耗羡款内存银无儿,应支文武各官养廉并一切廪工经费,必须循案预为筹拨,俾资支放。查司库有封贮一款,连监饷归补,现存银九万七千五百余两,应请循案协拨银六万两,收入耗羡支用。”等情。详请具奏前来。
    臣查江宁藩库耗羡银款不敷支放,自应循案筹拨。相应仰恳圣恩,俯准于本省藩库封贮款内借拨银六万两,提归耗羡款内,以资支放。谨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敕部查照施行。谨奏。
     正月二十九日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五日奉朱批:“户部议奏。”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45.江苏查无私铸及行使小钱片
                                         道光十五年正月二十九日(1835年2月26日)
     再,查奸民私铸小钱搀和行使,最为钱法之害。江苏商贾辐辏,若照例查禁,尚恐末能净尽,是以臣前年奏明:“推广收缴小钱之例,除严拿私铸惩办外,分饬各属设局认真收缴。每小钱一斤,照例给价六十文;铅钱一斤,照例给价二十文。至不及一斤者,犹恐其私自搀用,又经酌核例价,以小钱二文抵制钱一文,铅钱五文抵制钱一文,行令零星收票,汇缴给价,俾民间不能以小混大,以一抵一,则无利可牟,即可水绝其弊。”荷蒙谕旨准行在案。自连年收缴以来,细查各属旧存小饯,均已缴销净尽,现在市廛行用俱系制钱,尚无小钱搀杂,是收缴已著成效。
    兹届循例具奏之期,据江宁布政使杨簧、苏州布政使陈銮、江苏按察使裕谦会详,查明江苏省各州厅县境内并无私铸及行使小钱情事,出具印结,请奏前来。臣等复查无异。
    除仍随时严行查禁,不敢因收缴已尽,稍存大意,致奸徒日久故智复萌。如官吏视为具文,稍有懈弛,即行照例严参外,所有道光十四年份江苏各属查无私铸并收缴小钱净尽缘由,谨台词附片
具奏,伏乞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