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246.验收徒阳运河挑工并催提重运漕船渡江折
                                                道光十五年正月_二十九日(1835年2月26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验收徒、阳运河大挑工程,并催提重运漕船渡江缘由,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镇江府属丹徒、丹阳运河,为江、浙两省漕船经由要道,上苎该河极为浅涩,回空改由横闸进口,经臣亲驻丹徒设法筹催,并勘明该河应行循例大挑,将横闸以上至京口一带先行开工,其横闸
以下工程,于回空过竣后接续兴办,业将估需银数及先后施工缘田,奏蒙圣鉴在案。
    查大挑工段绵长,非小挑之比,统计挑捞切濉共有一万:千桑丈之多,且今届新漕提前赶办,尤须及早挑竣启坝,以便重运出江。臣督同常镇道李彦章严定章程,饬令署丹徒县知县张宽培、署丹阳县知县毕以绂,各就所辖境内分领承办,复逐段委员严密查催,剔除积弊,务核土方尺寸,勒限程功。仍照例标立志桩,加封灰印:成原估之前署镇江府海州知州王用宾驻工总催,该道李彦章亦常川(往)督办惟沿河山高岸陡,出土极难,且河底挑挖愈深,则两崖坍蛰愈甚,而间段土性,非油泥稀淤,即澥沙走乳,有以穷日之力挑深数尺,而隔宿淤泥涌出仍复如前者。猪婆滩、野狗墩等工,尤为著名之处,趱挑最形吃力。幸腊底正初天气晴和,人夫得以用力,江口至横闸先挑之工,陆续先行报竣。惟横闸以下至丹阳各竺,因正月十四、五并十九、二十等日连遇雨雪,节据该道府暨徒、阳二县先后禀报:各塘积水时戽时添,两岸塌崖随挑随蛰。臣以挑工紧要,断不可误,即于开篆之后,由苏州起程,亲临工次,周历督催,目击挑办之难较他处工程不啻数倍,复经严饬加添人大、器具,漏夜抢挑,以速补迟,不使稍有延诿。每挑完一段即验收一段,先将各封墩子坝次第起除。
    兹截至正月二十八日,各工全行办竣。量验宽深丈尺,均属相符,捞浅亦皆如式,并无草率偷减情弊。所筑两头拦工大坝,即于是日一体启放,外江内河之水互相灌注,势极通畅。
    随于二十九日将派列首帮之长淮头帮重船四十一只,由武进水次提至丹徒,陆续趱渡出江,衔尾北上。计本年开坝渡江日期,比较上三年俱早半月至二十日不等。其在后各帮,现亦以次接续
催开,臣拟由常、镇一带回苏,沿途亲督文武员弁上紧严提,务令迅速赶兑,随兑随开,以副四月初十以前全数趱至清江之钦限,不敢稍任延误。
    所有验收徒、阳运河大挑工程,并催提重运渡江缘由,谨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正月二十九日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47.镇海前后两帮漕船互调停泊水次片①
                                       道光十五年正月二十九日(1835年2月26日)
    再,查庐州二帮水手前在东省与镇海前帮争斗滋事,已由山东抚臣奏办。该两帮漕船兑运常熟、昭文二县漕粮,系在一处停泊,恐其另滋事端,经前漕臣恩铭札饬筹议防范。当据苏州府禀据常、昭二县,以该两帮同泊一处,防范难周,议请酌量对调,业经臣林则徐于附片具奏弹压水手情形案内声明,饬道量为调换,毋使并在一处。钦奉朱批:“如凶徒再敢逞忿,断不准片刻姑容,立即拿究勿
懈。”钦此。
    旋据苏松粮道陶廷杰详称:“查兑运昭文漕粮之镇海前帮,与镇洋各次之镇海后帮,船数相同,应请将此两帮瓦调,俾庐州二帮不与镇海前帮同次,免致再起衅端。”等情。臣等因新漕兑开吃紧,未便迟误,已批道飞饬该两帮,遵照各赴所调水次趱兑开行在案。
    所有镇海前后两帮酌量互调缘由,谨会同漕运总督臣朱为弼附片具奏,伏乞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中华书局抄存稿)

①此片由两江总督陶澍领衔。
                  248.江苏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份雨雪粮价折(附清单)
                                          道光十五年正月二十九日(1835年2月26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恭报十二月份雨水粮价情形,仰祈圣鉴事:
    窃照江苏省上年十一月份雨雪情形,业经臣恭折奏报在案。
    嗣据各属先后禀报:十二月上旬初一至初十,中旬十五、六、七,下旬二十一等日,或得雨一、二、三寸,或得雪一、二、三、四、五、六、七寸至盈尺不等。在田二麦连得滋培,益觉根荄深固,长发青葱。入春以来,天时暄暖,民物恬熙,地方尤极安谧,堪以仰慰宸怀。
    至通省粮价,惟淮安、徐州、通州三府州属,稍有加增;苏州、常州、镇江、太仓、海门等五府厅州,俱报平减;扬州一府,互有贵贱;余与上月相同。
    理合恭折具奏,并缮十二月份粮价清单,敬呈御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正月二十九日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五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清  单
  谨将江苏省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份米粮时价,开缮清单,恭呈御览。
  计开:
江宁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三两五分,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九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七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三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苏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两,较上月贱三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七钱,较上月贱三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较上月贱三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二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二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八分至二两四钱五分,较上月贱一钱
    五分。
松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三两二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三两一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一两七钱七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一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四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常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八钱.较上月贱一钱五分。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六钱,较上月贱二钱五分。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四钱,较上月贱二钱五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三钱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一钱五分,与上月同。
镇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二两九钱,较上月贱一钱五分。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六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三钱,与}.月同。
淮安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三钱至四两六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二钱至四两二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五分至四两一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四钱,较上月贵五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五分至三两七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二钱五分至二两,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五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二钱五分至二两一钱,较上月贵五分。
扬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两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九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_二两至二两八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九钱,较上月贵一钱。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二两,较上月贵二钱。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四分至三两,较上月贵一钱五分。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与上月同。
徐州府属价贵中
  大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钱五分至四两五钱八分,较上月贵一
    分。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五分至四两,较上月贵三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三两四钱六分,较上月贵二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九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七钱一分,较上月贵一分。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二两四钱六分,较上月贵一分。
太仓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一钱至三两三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九钱至三两五钱,较上月贱一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八钱至三两,较上月贱一钱五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二两一钱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一两四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海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七钱四分至四两三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一钱五分至四两,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分至三两六钱,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三两九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九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四分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三分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通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七钱五分至二两九钱五分,较上月贵五分。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二两七钱五分,较上月贵五分。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五分至二两五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与上月同。
海门厅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四两二钱,较上月贱二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四两,较上月贱二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四钱,较上月贱二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与上月同。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五分,与上月同。
  览。
                                                                           (录自中华书局抄存稿)
       249.江苏道光十四年十二月份收捐监生银数片
                               道光十五年正月二十九日(1835年2月26日)
    再,江宁、苏州两藩库收捐监生银数,截至道光十四年十一月底,业经臣附片具奏在案。
    查江宁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四年十一月底,共收捐监生银三百二十八万六千六百八十八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外,存银二百二十八两;兹十二月份又收捐监生五十八名,计银五千八百四两,共存银六千三十二两。又苏州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四年十一月底,共收捐监银四百九十万七千三百七十二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并请留备用外,存银七万八千八百三十二两;兹十二月份又收捐监生七十三名,计银七千五百二两,共存银八万六千三百三十四两。
    前准部咨:“江苏两藩库监银,收足十万两解部,续收五万两归补封贮。”此次两藩库均轮应解部。俟收有成数,再行委解。
    理合附片陈明。谨奏。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五日奉朱批:“户部知道。”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50.江皖两省减黄河堰 借项分别挑修折
                                              道光十五年二月初九日(1835年3月7 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署江南河道总督臣麟庆、江苏巡抚臣林则徐、安徽巡抚臣邓廷桢跪奏,为江、安两省减黄河堰,勘明淤垫残缺,亟应分别挑修,以备宣泄而卫民生,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江苏徐州府属铜、萧两县天然闸下引河,与安徽宿州、灵壁、泗州境内之濉河、北股河,均为减泄黄流归湖要道,两岸筑有民堰,为城垣、仓库、民田、庐舍保障,因年久未曾挑修,是以河身节节
淤垫,堰工亦残缺卑矮。上年经臣麟庆奏明启闸定制,即据铜山县请将堰工缺口及河身淤塞处所,择要估办,以资抵御。当经委员查勘,实系急应挑筑之工,奏奉谕旨准办在案。
    其宿、灵等州县河堰.与铜、萧两县引河,相为表里,一经减水下注,恐不足以资容纳,并经札饬确勘。因时届秋汛,赶挑不及,据请将最要之宿州艾山西堰及滩河西南堰,先行勘估办理。迨交冬令,河水归槽,复经饬行查勘应挑河道、应修河堰,一律估办去后。
    兹据徐州府武凌汉委员萧南同知晏曙东、铜山县王文炳,会同萧县查勘,境内河堰久未挑修,山水挟沙冲注,并被风雨淋刷,河道逐段淤垫,堰工亦卑薄残缺,其水沟浪窝,通堰皆是,必须分别挑培。计挑河工长一万四百八十三丈,估挑沙淤稀淤三共土二十五万二千七百七十四方,共银三万六千一百六十两一钱三分二厘。筑堰工长九千四百九十五丈,估土十万六千三百七十七方七分五厘,共银一万三千二百九十七两二钱一分八厘。又据委员署沛县赵毓丹会同铜山县查看,境内天然闸下自大堤起至萧县交界止,计长三千八百余丈,闸下引河,除上年挑挖取直之半步店等处新河四百七十丈毋庸估办外,其余河道实多淤垫,应挑三、四、五尺不等。
    又.西堰原顶本宽一丈五尺,现在仅存一丈,单薄不堪,堰身亦多卑矮,且冲刷残缺,以及水沟浪窝。应估帮顶宽一丈五尺,堤面加高二尺,估需银一万五千九百三十八两四钱六分五厘。
    又,安徽宿州北股河艾山西堰及濉河西南堰,先经该管凤阳府督同该州查勘,卑矮残缺,急应修筑。择要估计,内艾山西堰计工长一千七百二十丈,估需银二千五百七十九两五钱四分一厘八毫,濉河西南堰计工长四千一百八十六丈,估需银八千一百七十四两一钱六分九厘五毫。
    其该州及灵壁、泗州三州县应挑河道工程,据该州县等查勘估计,经藩司详请饬委河工大员往勘,复经臣陶澍札委徐州道王廷彦,带同候补知县张之浚,并铜沛河营守备汪定安驰往,督同凤阳府舒梦龄逐一确勘,宿州濉河绵长二百余里,承泄豫省永城诸邑以及天然闸分泄黄涨,其水之源,如循序下注,系自北股河而来,东折由彭沟、柏山等闸入濉,若减黄涌骤,每由土型桥漫溢西流闸,直注濉河,东趋达湖。该河为减黄卫民要津,间有淤垫,亟应疏挑宽深,以资畅达。计濉河应挑工长二千一百丈,估需银九千九百二两四钱。
    又.濉河之北旧有北股河一道,与铜、萧二县接壤,专为泄黄而设,据士民等呈请疏挑,并启除彭沟闸南北民堰,俾期通顺,以免阻遏。随会勘河身,均形淤垫,不堪宣泄。彭沟民堰,南至濉河,北至北股,横互阻遏。询据该处土人佥称:若除去堰工,疏导河身,如遇黄水下注,得以汇流濉河,畅达入湖,沿河居民庶免淹浸之虞。计北股河应挑工长二千五百二十丈,估需银一万三千二百二十五两
六钱八分八厘。
    又,灵壁县濉河,上自宿、灵交界王家庄起至叶家庄张家大路止,计河长八千二百九十丈,旧河口牵宽五丈,深五尺,势尚通顺,毋庸估挑。惟自张家大路起,东至韩家塾、小徐家庄、陈家宅,至灵、泗交界大王庙止,分作四段,原系濉河故道,久经淤垫,地势高仰,计应挑河长三千九百五十丈,估需银一万九千六百八十九两四钱二分。
    又,泗州濉河自灵壁县交界起,至韦杨庄新河头止,均系濉河故道,又自新河头起至人江苏睢宁县境止,系从前刷成新河。俱已淤垫,计应挑河长四千四百三十丈,估需银二万七千二百四十五两一钱。
    造具册结,由该管府遭递核加结,送由江宁藩司杨簧、安徽藩司佟景文复加确核,实系刻不可缓之工,所估银两并无浮冒,筹款借给挑办,分年摊征还款,议详请奏前来。
    臣等伏查该州县河堰为减泄黄流,保卫城垣、仓库、民田、庐舍要工,既据委员分往查勘,实系急应分别挑修,自应乘此春融农隙,赶紧兴办,以备宣泄而卫民生。所需工费银两,仰恳圣恩.俯准借给兴办。现在时已春仲,臣等未敢拘泥延误,已饬先发八分银数,责成各该州县多集人夫,照估如式挑办,勒限汛前一律完工,统俟工竣,另委大员核实验收,不任稍有草率偷减。所需土方工费银两,铜、萧二县共估银六万五千三百九十五两八钱一分五厘,请于江宁藩库节年地丁、芦课等项银两借给,分作三年,在于该二县民田项下摊征还款。其宿州、灵壁、泗州三州县共估银八万八百一十六两三钱一分九厘三毫,请于安徽藩库正项银两借给,分作六年,饬令该州县按田摊征还款。 除饬取造估计摊征各册结另行详题外,谨台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道光十五年二月初九日
  另有旨。①

①据军机处录副,内阁奉旨日期为道光十五年二月二十三日。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251.知县经征漕粮续报全完请开复留任折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二日(1835年3月10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漕运总督臣朱为弼、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知县经征漕项钱粮续报全完,循照例案恳请开复留任,仰祈圣鉴事:
    窃准部咨:“道光十三年起运十二年漕项奏销案内,经征未完五分以上之署嘉定县事嘉定县县丞姚大成,未完六分以上之上元县知县保先烈,均照例革职。奉旨:‘保先烈著该督抚出具考语,送部引见,再降谕旨。余依议。’等因。钦此。”当经转行遵照去后。
    兹据江安督粮道唐鉴会同江宁藩司杨簧、苏州藩司陈銮详称:道光十二年份漕项奏销案内,上元县经征知县保先烈未完六分四厘八毫漕项正银五千八百六十七两零,耗银六百四十七两零,内坐落道光十三年被水灾区应缓正银二千六百七十七两零,耗银二百六十七两零,已同各年旧欠钱粮,详请奏明缓至十四年秋成后,再行分别带征,于该年秋灾情形案内,钦奉上谕,准其缓征,应俟届限征解。其余正银三千一百九十两零,耗银三百七十九两零,已于道光十四年三、四月内续解全完,详奉漕运总督于十月内咨部扣除免议在案。应请照例将保先烈开复留任,毋庸送部引见。又署嘉定县事该县县丞姚大成,经征未完五分三厘七毫漕项正银七千五百二十二两零.耗银三百七十六两零,亦于上年十二月并本年二月续解全完。请将姚大成援案开复留任,免其开缺。’’等情,具详请奏前来。
    臣等伏查例载:“钱粮未完例应降革人员,于未奉部议之先续报全完者,无论调缺、选缺,俱准开复留任,毋庸送部引见。”等语。今上元县知县保先烈,经征未完道光十二年漕项钱粮,除坐落灾区缓征外,其余银两已于十四年三、四等月先后续完,并于十月内咨部扣除免议,系在未奉部文之先,核与开复留任之例相符。相应恭恳圣恩,照例准予开复,仍留上元县本任,毋庸送部引见。又查嘉庆二十一年间湖北汉阳县知县裘行恕,道光元年问江苏川沙同知于会堂,均因钱粮未完降革,于已奉部文之后续报全完,经督抚臣奏请仍留本任,奉旨允准各在案。兹嘉定县县丞姚大成已将前署嘉定县任内未完漕项银两,续报全完,核与裘行恕、于会堂仍留本任之案,事同一律,相应援案声明,仰恳天恩,准予一体开复留任.免其开缺另补。俾各属倍知感奋,庶钱粮可冀早清。
    臣等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二月十二日
      道光十五年二月三十目奉朱批,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52.宿迁知县张志遂疏脱解质人犯先行摘顶片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二日(1835年3月10日)
       再,青浦县革监陆鼎京控赵访岩等勒捐唆扰等情一案,前准刑部咨交来苏,即经究出陆鼎系听从捐贡周国琛主唆京控,并托在京之浙江人何芝亭指引递呈,设法保出,送给银两等情,经臣奏奉谕旨饬拿。旋准部咨:章芝亭即何芝亭,本名章清,经巡城御史拿获,奉旨交刑部审讯。据章芝亭供认,因周国琛札托代陆鼎誊写呈词,指引赴步军统领衙门投递,迨陆鼎解部发坊取保,伊又具状保出.得受谢仪二十二两等语。经刑部奏明解苏归案质审。维时陆鼎京控一案,臣已督饬委员审明,陆鼎因赵访岩等劝令捐赈不允,适有贫民赴伊家索食吵闹,疑系赵访岩等遣往,随听从周同琛唆使,砌词赴京妄控,其托令章芝亭誊写呈词,指引投递,复经保出,谢给银两各情,亦与章芝亭在部所供相符,已可定谳。惟待章芝亭解到一质,即当咨结。
    乃接据宿迁县知县张志遂禀报:“章芝亭于上年十二月十七日准前途递到,次日佥差转递,十九日夜行抵桃源县北门外,在店住歇’章芝亭乘兵役睡熟脱逃,追捕无踪。”等情。臣查章芝亭系在京誊写控词、指引呈递、奉旨饬拿解质之犯,该县不知慎派妥役小心押解,致被乘问脱逃。若仅照疏脱未定罪名人犯,循例参缉,不足以示惩做。相应请旨,将宿迁县知县张志遂先行摘去顶戴,勒限严缉章芝亭务获解究;仍饬臬司即提原解兵役至省严审,有无贿纵情弊,分别按例办理。
    除将陆鼎京控一案提勘按拟先行咨结外,据臬司裕谦会同江宁藩司杨簧详揭前来,臣谨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附片具奏,伏祈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二月三十日奉朱批,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53.官铜商办运洋铜请复旧章折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二日(1835年3月10 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苏省办铜官商赔累难支,恳请酌复旧章,以全铜运而垂经久,仰祈圣鉴事:
    窃照苏省官商承办直隶、陕西、湖北、江西、浙江、江苏六省鼓铸洋铜,前于嘉庆二年佥商王履阶承办,奏定每百斤例给价银十三两五钱九分三厘,每年额办六省洋铜共五十万五千九百六斤,应给价银六万八千七百七十八两七钱八分,预给一年帑本。嗣王履阶之弟王日桂接办,十有余年,铜帑两清,从无贻误。迨嘉庆十三年程洪然投充官商,自愿减价,每百斤只请价银十二两,并愿先缴铜斤,后领帑项,其意只图邀准,未计亏赔。自此更改旧章,不久即因力乏告退。后商汪永增接办,仅止四年,亦即乏退。复举旧商王日桂之子王宇安奏充,以资熟手.,当据该商禀请复还旧制,未经准行,仍照减价后帑之例办理,王宇安连年赔累,屡次求退,因无人愿充,著令勉力承办。
    嗣据苏州府详:“据现商王宁安以前商程洪然率请改易章程,减价后帑,以致连年亏累,资本空,禀求循复旧章,仍领十三两五钱九分三厘之价,预请一年帑本,俾得源源办运。”等情。当经藩司批饬确查疲乏情形果否属实,核议详办去后。旋据苏州府知府沈兆沄、宝苏局监督荣汇复称:“官商承办洋铜,从前原定章程本属妥善,是以铜帑均得清完。嗣因前商程洪然呈请投充,自愿减价,先铜后帑,承办未久,即行乏退,以后各商遗累亏赔,旋充旋退。该商王宇安接手之始,即据禀复旧章,未经批准,历年疲乏求退。曾佥殷户分办,又皆畏缩不前。惟有恳复前奏旧章,俾铜运得以经久。”等情。由藩司陈銮复查属实,详请具奏前来。
    臣等伏查苏省官商办铜,从前奏定章程,照发帑采办价值之例,每百斤给价银十三两五钱九分三厘,并预给一年帑本,王履阶等弟兄相继历办十有余年,尚能支持无误。后商程洪然于嘉庆十三年自愿减价接充,顿改旧章,并未计及办公掣肘,以致亏乏退商。迨嘉庆二t二年以现商王宇安奏充,该商接办之初,即据禀请复旧,未经批准,嗣以无力赔累,节次禀退。经升任抚臣程祖洛查佥殷户承充,均各视为畏途,佥召奠应,只得责令王宇安勉力办理,不准退歇。近年以来,铜船屡次遭风,倍形苦累,经该司府饬查至再,臣等复加查访,委系实在情形。
    查苏局洋铜为六省鼓铸要需,若不酌复旧章,必致缺误。并查程洪然减价后帑之案,虽经奏明,实出自该商一时迁就之见。今据请仍复嘉庆十三年以前旧制,核与原案相符,非另改新章之比。但预给一年帑本,设有转运迟误,帑项未免虚悬,应不准行。惟每百斤给价银十三两五钱九分三厘,本系从前奏定章程,并非格外加增,合无仰恳皇上天恩,俯念商力疲乏,准予循复旧章,以敷办运。其价银六省分销,盈缩亦尚有限。如蒙俞允,应请即从道光十五年为始,饬令遵照妥办,俾免借口求退,无人接充,致误六省鼓铸重务。
    除饬司另核章程细册详请咨部外,臣等谨台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二月十二日

   道光十五年二月三十日奉朱批:“该部议奏。”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54.筹补灾缺兵匠行月等米折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二日(1835年3月10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筹补灾缺兵匠行月等米,以济支放,仰祈圣鉴事:
     据江宁布政使杨簧、苏州布政使陈銮、江安督粮道唐鉴、护理苏松督粮道汪忠增会详称:“窃照江宁旗绿各营岁需兵粮米石,向以江宁、苏州、安徽各属编征漕屯兵南等米拨抵支放。道光十四年江、淮各属因有灾歉,缓征米石,江宁省仓应放道光十五年兵匠等米,连闰月版缺,计共缺米一万五千石;除将句容县道光十三年截拨存剩漕米七百二十七石有零抵支外,仍须筹补米一万四千二百七十二石零。又,漕、河、狼三标缓缺道光十五年夏秋两季本色兵米五千一百四十石,除将泰兴县道光十三年截拨剩漕米一千二百三十石有零抵支外,仍须筹补米三千九百九石零。又,苏、松等属各帮运减军船应支行月等米,除将各属当年应征熟田等米抵支外,计缺米五千四百余石。均系计口授食之需。查历届省仓及漕、河、狼三标灾缺兵粮,曾于宁属还漕及苏属缓漕内拨抵有案,应请循照办理。所有江宁省仓兵粮项下应筹补米一万四千二百七十二石零,查宁属之上元、六合两县应征还漕等米,并苏属之阳湖、无锡、金匮、江阴、宜兴、荆溪、丹阳等七县应征缓漕米内,堪以按数拨足;又,漕、河、狼三标兵粮项下应筹补米三千九百九石零,现有东台、兴化、泰兴等三县征存缓漕足敷拨放,应请就近留抵济用。至
所拨之米,仍俟江、淮各属届限征完灾缓米石,按数搭运,其闰月版缺,无从征还,应请作正开销。又,苏、松等属缓缺行月等米,查有武进等县道光十三年原缓初限行月等米,堪以拨补支给,仍俟次年
征还搭运。”等情,详请核奏前来。
    臣查兵匠行月各项米石,俱属计口授食要需,难以短缺。据该司道等查明缺数,援照成案,于缓漕等米内拨抵,应请准其照数拨补,以济支放。仍俟各属届限征完,按数派帮搭运归款。
    除饬造款册咨部外,臣谨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漕运总督臣朱为弼,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二月十二日
    道光十五年二月三十日奉朱批:“户部知道。”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55.江苏道光十五年正月份 雨水粮价折(附清单)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二日(1835年3月10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恭报正月份雨水粮价情形,仰祈圣鉴事:
    窃照江苏省上年十二月(份)雨雪粮价及麦苗情形,经臣恭折奏报在案。
    兹据各属先后禀报:本年正月上旬初九、初十,中旬十一、二、三、四、五、六、七、九、二十,下旬二十一、二、三、五、六、七、八、九等日,或微雨廉纤,或得雨一、二、三寸不等。大约江以南雨泽较多,江北之淮、徐、海三属即形稀少。在田二麦得雨滋培之处,皆已长发青葱,此后暄润均调,可冀春花遍稔。
    至通省粮价,江宁、淮安、扬州、太仓、海门五府州厅所属,俱报平减;余与上月相同。地方安谧,民气恬熙,堪以仰慰宸廑。
    理合恭折具奏,并缮正月份粮价清单,敬呈御览,伏乞皇上圣
鉴。谨奏。
    二月十二日
    道光十五年二月三十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19军机处录副)
    清  单
    谨将江苏省道光十五年正月份米粮时价,开缮清单,恭呈御
览。
    计  开:
江宁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三两,较上月贱五分。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九钱,较上月贱五分。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七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三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二分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苏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两,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七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二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二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八分至二两四钱五分,与上月同。
松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三两二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三两一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一两七钱七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一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四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常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六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三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一钱五分,与上月同。
镇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二两九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六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三钱,与上月同。
淮安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四钱五分至四两三钱,较上月贱三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三钱五分至四两五分,较上月贱二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二钱至三两八钱,较上月贱三钱五分。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三分至三两三钱五分,较上月贱四钱。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二两,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五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五分至二两,较上月贱一钱。
扬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两五分,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九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八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八钱,较上月贱一钱。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一两八钱,较上月贱二钱。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四分至二两八钱五分,较上月贱一钱
    五分。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与上月同。
徐州府属价贵中
  大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钱五分至四两五钱八分,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五分至四两,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三两四钱六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九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七钱一分,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二两四钱六分,与上月同,
太仓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钱至三两二钱,较上月贱一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九钱至三两五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八钱至三两,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二两一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一两四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海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七钱四分至四两三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一钱五分至四两,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分至三两六钱,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三两九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九分至=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一一钱四分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三分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通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七钱五分至二两九钱五分,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二两七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五分至二两五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两八钱至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两八钱至二两,与上月同。
海门厅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八钱.较上月贱四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钱,较上月贱四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二钱,较上月贱二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五分,与上月同。
    览。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256.江苏道光十五年正月份收捐监生银数片
                                  道光十五年二月十二日(1835年3月10日)
      再,江宁、苏州两藩库收捐监生银数,截至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底,业经臣附片具奏在案。
      查江宁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底,共收捐监银三百二十九万二千四百九十二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外,存银六千三十二两;兹道光十五年正月份又收捐监生十九名,计银二千五十二两,共存银八千八十四两。又苏州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底,共收捐监银四百九十一万四千八百七十四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并请留备用外,存银八万六千三百三十四两;兹道光十五年正月份又收捐监生十名,计银一千八十两,共存银八万七千四百十四两。
    前准部咨:“江、苏两藩库监银,收足十万两解部,续收五万两归补封贮。”此次两藩库均轮应解部。俟收有成数,再行委解。理合附片陈明。谨奏。
    道光十五年二月三十日奉朱批:“户部知道。”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57.苏松泰道吴其泰患病禀恳开缺请简放折
                                     道光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1835年3月26 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道员患病,恳请开缺,遴员递署,并请旨简放,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据苏松太道吴其泰禀称,该道驻扎海口,染受风湿,先患痰疾,旋觉心气虚亏,精神恍惚,夜不能寐。当经禀蒙暂行给假,医治未痊,不敢恋栈误公,禀请开缺回籍调理,并委员接署等情。
    臣等查该道员吴其泰,年力正强,平日办事精明干练,兹因患病未痊,呈请开缺,当委常镇道李彦章诣验属实,照例取结另疏题报外,其苏松太道一缺,分巡二府一州,兼管海关税课,事务殷繁,应即遴员接署。查有江宁府知府善庆,稳练老成,堪以委护苏松太道;海州知州王用宾,明爽勤干,堪以委署江宁府知府。
    除分札饬遵外,所遗苏松太道员缺紧要,请旨即赐简放,以重职守。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三月十三日奉朱批:“另有旨。”钦此。
                                                                      (录自中华书局抄存稿)
                     258.催趱回空出力各员请奖折
                                     道光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1835年3月26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遵旨查明催趱回空尤为出力各员,仰恳圣恩分别奖叙,以资鼓励事:
    窃照上年回空漕船南下较迟,镇江运河潮枯水浅,京口沙滩涸露,难以通舟,当时将江、浙帮船改由横闸行走。嗣因西风大发,潮(水)消落异常,并横闸亦难进船。经臣林则徐亲驻丹徒,设法督办。截至十二月十九日,将江、浙两省回空六十二帮,共船二千二百余只,扫数南下归次,奏奉谕旨:“著择其尤为出力者酌保数人,奏请鼓励,不准人数过多,稍滋冒滥。”等因。钦此。仰见圣主鼓励人才,微劳必录之至意。臣等曷胜钦感。

    伏查道光八年横闸进船一千一百余只,曾蒙恩旨将出力文武共十三员分别鼓励在案。此次江、浙回空全经横闸,比前届船数多至逾倍,若年前不能扫数归次,即新漕不能提前赶办,所关匪细。今经道将府县暨各委员捞挖兼施,挽推互用,寻泉源以灌济,加关缆以拉船。每当阻浅、阻潮、阻风、阻冻之际,均各设法筹催,不遗余力,并于连旬风暴之中,提带二千二百余艘,经行数十里,江面并无一船疏失;且逐段驻兵弹压,俾水手闻风晨惧,凶徒逃窜,不敢过江.并搜获器械多件。在事各员固皆分(内)应办之事,而一切辛劳繁费,实与常年催趱不同,自当遵旨,择其尤为出力者,量予鼓励。查常镇道李彦章、署京口协副将张成龙、镇江营参将继伦、京口左营蒙古协领武忠阿,均极尽心尽力,惟系道将大员,可否交部从优义叙之处,恭候圣裁。其府县以下尤为出力者八员,如署镇江府知府事海州直隶州知州王用宾,本系保举案内曾经引见之员,此次督催回空并大挑徒阳运河事宜,奏明令其一手经理,实能始终出力,应请赏加知府衔。又,尽先补用布政司理问吴廷榕、调署丹徒县事安东县知县张宽培、署丹阳县事崇明县县丞毕以绂,筹办催挽,并经理挑捞工程,皆能竭力经营,不辞劳瘁。吴廷榕、张宽培,均请赏加知州衔。毕以绂先于道光六年海运案内奉旨尽先升用,历今十载,尚未升任,应请以应升之知县过缺即补。华亭县县丞孙涴、丹阳县县丞孙节勋、丹徒县主簿王庆瑞、瓜洲司巡检胡念祖,于各闸坝启闭灌蓄,悉协机宜,挑工亦皆出力,请各以应升之缺尽先升用。如蒙俞允,不特该员等感激恩施,倍加奋励,即臣等亦得收指臂之效。其余出力稍次各员,不敢概登荐牍,现由臣等分别记名、记功示奖。
    是否有当,谨会同漕运总督臣朱为弼,台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二月二十八日
    道光十五年三月十三日奉朱批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59.苏松漕船节欠天津道库银两由道库动项垫解折①
                                       道光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1835年3月26日)
      奏为苏、松等属帮丁节欠天津道库剥价等银,循案先行动项垫解,酌议分年扣归,以纾丁力,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据护理苏松督粮道汪忠增详称:该道所属各帮军船,因在直隶杨村起剥粮米,历向天津道库借拨款银给发船价等项。头年所借,次年解还,遇有借款较多之年,末及还清,致有积欠。溯自道光七年至十四年,除已还外,尚欠天津道库剥价等银七万七千三百九十七两零,本应于各丁领运新漕应得钱粮内照数扣清,解赴天津,以清款项,惟现在丁力极形疲累,领款本少,扣款滋多,办运弥形竭蹶,详请循照旧案,筹款动垫起解,分限扣还等情。请奏前来。
    臣等检察成案,先于道光六年江苏各帮积欠天津道库剥价等银十万余两,奏准在于粮道库贮漕项正款银内先行动垫解津,即从该年冬季为始,于各帮丁应领新运钱粮内,分限四年,扣还归款,嗣经陆续核扣,除因灾减歇等船尚有未归银三百余两外,余皆照数扣清,报拨在案。兹苏松各帮自道光七年至十四年,积欠灭津道库剥价等银七万七千三百九十余两,原应于本届新漕领项内坐扣归还,惟近年以来,因起剥次数较多,丁力愈形疲乏,即将一运应领钱粮尽数坐扣,亦不足以抵历年之积欠,而办运无资,更恐各丁借口贻误,所关匪细。惟有循照道光六年奏准成案,于道库支放项下先行按数动垫,委员解还天津道库,以济支用,仍于各帮丁名下照数扣归。惟是此次银两为数较多,各帮丁积累之后,若即从今运为始.分限坐扣,丁力仍有未逮。合无仰恳皇上天恩,俯念丁力久疲,积欠较重,准将垫还剥价银两,从道光十五年冬季为始,分作四限,由道扣归报拨u其四限之内,如有轮造、免雇、灾减,以及轮兑淮、徐两属帮船,该丁等领项过少.即不能照扣,并请准其一体递展,以纾丁力。
    除饬令该护道迅速委员请咨起解外,所有循案筹款垫解天津剥价,并酌议分年扣归缘由,谨会同漕运总督臣朱为弼,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三月十三日朱批:(缺)。
                                                             (录自《林则徐集-奏稿》)

①此折由两江总督陶澍领衔。

                    261.水手要求增加辛工争殴饬拿务获片
                                        道光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1835年3月26 日)
     再,上年十一、二月间,臣因提催回空,常在丹徒驻扎。据江苏臬司裕谦转据苏州府县禀报:“十二月十三日,闻有浙江粮船水手勒加辛工,船过浒墅关停泊吵闹之事,当即会营驰往弹压,各船已陆续前行。经长洲县知县景寿春赶赴舟次,查讯杭三帮旗丁谈文庸供称:十二日晚,有宁后等帮水手至伊船上.借称船行横闸,须加辛工,每船十八千文,又头舵三千六百文,勒索吵闹,因在昏夜,小辨何人。次日早晨,有本帮鲁铨船上头舵袁姓、张姓,欲令伊船舵工周永发索钱不允,将周永发殴伤,随即逃避。该县当即验明周永发两眼胞各有拳伤一处,发辫扯落一绺,此外并无受伤之人。因未知水手袁姓、张姓的名,而帮船亟须归次,未便截留查办,请饬确查滋闹水手的实姓名,以凭指拿。”等情。臣即批饬严行访拿,一面檄查去后。嗣准漕臣朱为弼咨称:“杭三帮水手册内有袁永顺、张开泰二名。”复经饬属一体会拿。旋经浙江委员候补同知方秉,将袁永顺、张开泰家属传案,先行解浙审究。
    查此案水手勒加辛工,虽止拳殴舵工周永发一名,伤亦轻微,并无别项不法重情。惟现当弹压漕船之际,必须加紧访缉,照例严办,以示惩儆。
    除再咨查浙省所讯袁永顺、张开泰家属供情,将该犯等窜匿确踪咨复,饬拿务获外,合并附片陈明,伏祈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三月十三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62.江海关一年期满征收 税课有盈无绌折
                                    道光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1835年3月26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江海关一年期满,征收税课银两.循例具奏,仰祈圣鉴事:
     窃照各关盈余银数,前于嘉庆四年钦奉上谕:“定额之后,倘各关每年盈余,于新定之数再有短少,著落赔补;如于定数或有多余,亦即尽收尽解。其三年比较之例,著永行停止。”等因。钦此。并
奉钦定,江苏江海关盈余银四万二千两。又于嘉庆五年钦奉上谕:“嗣后各处所征关税盈余银两,如较新定额数实有加增,即当据实报出;倘稍有隐匿,征多报少,必将该管之员照律治罪。”等因。钦
此。钦遵各在案。
    今江海关自道光十四年二月初一日起至十五年正月底止.已届一年期满,饬据委管江海关事苏松太道吴其泰详报:该道任内暨松江府知府李昭美兼护关务,合计一年期满,共征收税钞银七万三干六百十九两四钱四分六厘,内除正额铜斤脚价各银两外,计盈余银四万九千六百九十九两一钱一分六厘。详请核奏前来。
    臣夏加查核,该关征收税钞,除正额铜斤脚价各银两外,核计盈余银四万九千六百九十九两一钱零,查照往年盈余数目,有盈无绌,尚无征多报少,自应尽数分别报解,以重国课。
    除饬将解支各款分别查明详咨外,理合循例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二月二十八日
    道光十五年三月十三日奉朱批:“户部知道。”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63.陈于学等京控监生 邵敏案审明定拟折
                                 道光十五年二月二十八日(1835年3月26日)
    奏为遵旨审明定拟,仰祈圣鉴事:
    窃照砀山县民陈于学、展中沅各自遣抱陈治堂、展洪猷,赴京呈控监生邵敏率领徐果殴伤展壮猷身死,贿买顶凶,捏报留养等情。奉旨:“此案著交林则徐亲提人证卷宗,秉公严审,按律定拟具奏。原告陈治堂、展洪猷,该部照例解往备质。”钦此。
    臣查此案先据砀山县杨鸿彬详报:县民展中沅之子展壮猷受雇在陈于学家照管庄务,陈于学因向邵敏回赎典地不允,令展壮猷等赴地收割秫禾,与邵敏之佃户徐果等争殴,徐果用刀扎伤展壮猷身死。该县验讯通详,批饬复审,将徐果按律绞监候。由臬司招解声明,该犯母老丁单,俟秋审时再行查办。经臣审明,具题在案。接准部咨,并将抱告陈治堂等递解到苏,随行提人卷至省,饬委代理苏州府周岱龄审明,由臬司裕谦复审详解前来。臣随亲提研鞫。
    缘陈于学、展中沅籍隶砀山,邵敏系陈于学姊夫。展中沅之子展壮献受雇在陈于学家照管庄务,与邵敏之佃户徐果素无嫌隙。道光十一年邵敏借给陈于学钱二百三十千文,十二年冬间陈于学因无钱归还,将庄地一顷央汪磊、王大文、郝顺等作中,典与邵敏为业,典价二百三十千文,划抵前欠。陈于学写给典契四纸,内有一
纸未载坐落四至,邵敏退交原中汪磊向陈于学另换,适陈于学外出,其母陈吕氏另行划地一段,即央汪磊代写典契交邵敏收执。邵敏将地给徐果、赵方中耕种,另雇吴聿修照应收租。十三年春间陈于学回归,措钱三十千先向邵敏抽赎典地一段,邵敏不允,欲陈于学备齐原价一并取赎。陈于学与邵敏、王大文赴县互控,提讯未到.七月二十二日陈于学见地内秫禾成熟,因邵敏不允抽赎,心怀小时,欲割取其向赎地内秫禾,随令展壮猷转雇高朗、马逼临、许珠赴地收割。赵方中经见,拦阻不理,往向徐果、吴聿修告知。吴聿修携带木掀柄前往理论,展壮猷不服,彼此争骂。吴聿修用木掀柄
殴伤展壮猷脊背逃跑,展壮猷即拔身带小刀追赶,戳伤吴聿修右后胁.适徐果顺携柴刀踵至,上前拦劝,展壮猷疑护,举刀向徐果扑砍,徐果用柴刀格落,顺势连扎其右胳膊,展壮猷弯身拾刀,徐果又
扎伤其左胳肘,展壮猷转身撞头拌命,徐果情急,用刀吓扎,适伤其顶心,倒地而散。邵敏闻信,往阻无及。展壮猷之父展中沅与吴聿修禀县验伤,饬医提究,讵展壮猷伤重,延至二十四日殒命,报县验
讯差拘.徐果逃避。该县谕令邵敏将徐果交出,如逾限不到,即将邵敏摘顶收禁。旋经拿获徐果,讯供通详,按拟招解。展中沅因误闻邵敏在场喝殴,又见徐果供系母老丁单,查办留养,心疑邵敏贿买徐果顶凶,控经徐州府发委铜山县讯明,邵敏并无喝殴情事,将徐果解府由司勘转,经臣审明具题在案。邵敏欲图开脱徐果罪名,即以展壮猷帮抢伤人,致被徐果格杀,与事主杀伤抢犯相同等情,呈府批驳。展中沅闻知,愈疑邵敏贿买顶圜,故为开脱。陈于学因邵敏不允抽赎田地,并忆及从前给过邵敏麦石亦末作价抵欠,心怀不甘,随各砌词具呈.遣抱陈治堂、展洪猷赴步军统领衙门呈控,奏奉谕旨交审。
    臣查此案徐果等殴伤展壮猷身死,系由邵敏措赎田地起衅,且事后图为徐果开脱,架词呈诉,难保非即邵敏喝令殴毙,贿买顶凶,以致尸属京控,当又亲提犯证,虚衷推鞫。不特邵敏坚供,展壮猷实系被徐果等殴伤致死,伊往阻无及,委未在场喝殴。惟因展壮猷割伊田禾,本系理曲,故代徐果具诉,希冀末减,实无贿买顶凶情事。质之见证高朗等,亦俱代剖甚力。尸亲展中沅自认怀疑具控,输服无词。复诘不移,案无遁饰。
    查律载:“共殴人致死,下手致命伤重者,绞监候。”又:“申诉不实者,杖一百。”各等语。此案展壮猷因邵敏不允陈于学抽赎典地,听从陈于学割取地内秫禾,并非凭空抢夺,徐果等共殴展壮猷身
死,自应仍按斗杀本律问拟。徐果一犯,应如原拟合依“共殴人致死,下手致命伤重者绞”律,拟绞监候,秋后处决。据供母老丁单,现据该县移查属实,应否留养,俟秋审时再行确查分别办理。陈于学先因邵敏不肯放赎典地,辄令展壮猷争割秫禾,致酿人命,继又砌词京控,未便仍如原拟仅科不应重杖。陈于学应照“申诉不实”律.杖一百。展中沅控词失实,出自怀疑,且伊子已死非命,姑免置议。邵敏讯无喝令殴打、贿买顶凶情事,其不将典地放给抽赎,致肇衅端,前经拟以不应轻笞,乃于定案之后复赴府具诉,冀为徐果开脱,以致尸亲不服,又滋讼端,实属恃符多事,邵敏应革去监生,照不应重律杖八十,与陈于学均折责发落。吴聿修共殴致伤,已于命案内按律拟杖,毋庸再议。汪磊、王大文并无诓约霸产情事,应与讯无贿串改供蒙详之书役单广太等,均毋庸议。陈于学典给邵敏地亩,饬令备价回赎.并将给过抽赎地价及麦石价钱按数扣除。无干省释。未到人证,并免提质,以省拖累。
    除供招送部查核外,谨缮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敕部核复施行。
    再.该原告等节次在徐州府呈控,饬发铜山县审办,所称控经徐州道并未亲提,核与甘结不符,合并陈明。谨奏。
    三月十三日朱批:“刑部议奏。”
                                                                     (录自《林则徐集·奏稿》)
                                       264.办赈出力各员请奖折
                                      道光十五年三月二十九日(1835年4月26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查明江苏省道光十三年秋冬及十四年春夏办理赈恤并劝捐义赈尤为出力各员.恭恳圣恩,分别奖励,以资激劝事:
    窃照道光十三年夏秋之间,江潮泛溢,湖河并涨,江宁、淮安、扬州、通州等属,被水成灾,情形较重;苏、松等属,亦因秋冬雨雪过多,禾棉损坏,市粮昂贵,民食无资,仰蒙皇上天恩,分别蠲缓,并将被灾较重之处,于冬春赏给赈济口粮,复蒙允准暂留前任江宁藩司、升任刑部侍郎赵盛奎督查江北赈务。凡例赈所及之处,认真查放,实惠及民,已皆感沐皇仁,无虞失所。
    其为例赈所不及者,自不敢概请动项,复经臣等督率各属捐办抚恤,劝输义赈。有按图查户,分关钱粮者;有分设粥厂,按日煮赈者;有采买米石杂粮减价平粜,辘轳转运者;有收养幼孩老病,招集
流亡者;有挑施担粥,制给棉衣,兼舍医药者。又经捐挑河渠以疏水患,围筑圩岸以卫田畴,俾失业贫民亦得以工代赈。除通省绅民捐银一百三十九万余两,分别造册汇入另折,循例奏请议叙外;其各府州县,率皆捐廉倡导,并会督委员,劝谕绅商大户勉力输将l各就地方情形妥筹接济,阃阎悉归安静,人口俱获生全,仰赖圣泽涵濡,莫不论肌浃髓。
    查道光三年、六年、十一年办理灾务出力各员,俱经奏蒙恩旨。准予奖励。此次赈务完竣,即据江宁、苏州两藩司将出力人员开单请予鼓励。臣等以地方官职司民牧,于一切拊循绥辑,本系分所当为,严饬核实删减,不得稍有冒滥。
    兹据详称:通省灾歉情形,虽与十一年互有轻重,而地广户多,又值积年荒歉之余,较前届办理尤形竭蹶。国家经费有常,不敢概请动项,劝谕绅民捐输,银数已与十一年相埒,官捐等项尚不在内。
所有地方印委各员,或捐资倡率,或设法查办,均属救济有方。惟人数尚多,只得减之又减,将尤为出力者分别详请保奏前来。
    臣等伏查督办之知府各员,如江宁府善庆、苏州府沈兆沄、常州府汪河、扬州府豫益,皆能极力筹画,备臻妥善,惟系方面大员,应与曾加知府衔之署松江府事太仓州知州李正鼎,均不敢仰邀议叙。其署理府州之员,如署镇江府赵廷熙,于所属丹徒一县,劝捐至十一万余两;署太仓州周岱龄,于所属宝山一县,亦劝捐至十万一千余两,均为捐数最多之处。赵廷熙与丹徒县景寿春,除捐廉劝导之外,又于沿江洲田督令加筑大小圩岸,以工代赈,是以上年夏间江潮虽涨,获保田禾,该府县劳绩尤为显著。此外印委各员,自十三年秋冬至十四年春夏,岁几一周,均能激发天良,不辞劳瘁。兹经屡次核删之后,比较上届所保人数,有减无增。谨缮清单,恭呈御览。可否仰恳天恩,量予鼓励之处,出自圣主鸿慈。其余出力稍次各员,容查照历届成案,另行分别咨部议叙,及由外记功奖励。合并陈明,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三月二十九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奉朱批:    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65.捐赈绅民请奖折
                                道光十五年三月二十九日(1835年4月26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查明江苏省道光十三年绅民捐赈银数,循例奏恳圣恩分别奖励事:
    窃查定例,各处绅士商民,捐资助赈三百两以上,应咨部议叙;一千两以上,应奏请奖励,历经遵办在案。道光十三年江苏各属秋禾木棉同被灾歉,仰荷恩纶叠沛,蠲赈兼施,复于次年春间加赏口粮,小民仰沐皇仁,感深帱载。惟因歉区甚广而经费有常,自十三年冬问以迄十四年春夏青黄不接之时,贫民糊口无资,不得不借众力以筹接济。先经臣等率同司道府县捐廉倡导,并商同在籍绅士谆劝捐输,鼓其急公慕义之天良,晓以保富安贫之定理。适籍隶江宁之原任广东巡抚朱桂桢告病回籍,先自措资倡导,且力疾率同绅士筹办省城各处粥厂,救济甚多。又籍隶苏州昔存今故之原任刑部侍郎韩封,暨在籍之候补四品京堂吴廷琛等,皆先出资倡率,设局劝捐,按关查放,直至上年夏问,尚敷散给,苏城贫户借获安全。此外各属,亦皆竭力捐输,多方救济。除臣等暨司道府州县捐项不敢人册作数,又苏属之常熟、昭文二县捐挑白茆河,以工代赈,先已核数奏明,并候选道员章廷榜捐助工赈银二万两,亦已奏荷恩施,均不重计外;江藩司属民捐共银二十四万一千七百余两,苏藩司属民捐共银一百一十四万八千三百余两,统计一百三十九万余两。适当频年积欠屡次捐输之后,犹复黾勉解推,其乐善好施,尤堪嘉尚。此内如朱桂桢等曾任大员,固不敢仰邀议叙,即大员子弟及在籍绅士,亦多呈明不敢入册请奖。据江藩司册造,一千两至一万两以上者二十一名,三百两以上者一百十四名:苏藩司册造,一千至一万两以上者一百十六名,三百两以上者七百九十一名。详请奏咨奖励前来。
    臣等复核无异,相应仰恳天恩,敕部按照所捐银数,分别给予议叙,填发部照,俾资收执。内有声请建坊、追赠者一件,照例给银建坊。其捐资一万两以上之道衔举人吴大田,同知衔朱增楷,及劝捐董事并又捐银之运同衔须锦中,候选通判赵福畴,举人拣选知县林端、沈璇,候选州判崔景龙,江宁县廪生哈晋丰,如皋县监生朱敬文.既自捐资又复出力,均请分别从优议叙。又捐银三千两以上之候选县丞徐封,二千两以上之候选县丞唐复亨、赵惟宝,候选训导朱彦通,核与尽先选用之例相符,应请归部尽先选用,以示鼓励。庶各绅民倍知感奋,任恤成风,于正德厚生,似有裨益。
    除饬取履历清册另行咨部,并将三百两以下捐户由外分别酌奖外,臣等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三月二十九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奉朱批: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66.稽察江苏学政所聘阅文幕友片
                                                          道光十五年三月二十九日(1835年4月26日)
    再,查学政所延阅文之幕友,例应稽察具奏。兹准江苏学政臣龚守正咨开,延请阅文幕友八人,系浙江举人张元,江西举人吴瑛,福建举人林乔年,顺天副贡生韩殿金,安徽廪生马汝雯、廪监生夏
炯,浙江附生郑士乔、叶庆喧。经臣留心访察,均系学问优长,足资校阅。
    理含循例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附片奏闻,伏祈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67.查议浒墅关各口征税事宜折
                                      道光十五年三月二十九日(1835年4月26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苏州织造臣松桂跪奏,为遵旨查议浒关各口征税事宜,恭折复奏,仰祈圣鉴事:
    窃臣等承准军机大臣字寄:“道光十四年十月三十日奉上谕:‘据给事中瞿溶奏,近年各关课税钱粮节次亏短,固由年岁之歉薄,实因偷漏之过多,欲除偷漏之弊,必须设法整顿。道光六年御黄坝未开,其旧册无名各商置贩货物者,准其于娄、齐门暂纳钱粮,由江海关行走。该处每年新添兼纳之税不过三千余两,而淮扬、临清各关课税因此亏缺者,何啻倍蓰。现在内河已通,娄、齐门兼纳之钱粮尚未停止,在浒关只图稍为贴补,而淮扬各关实隐受其害。至浒关之西有乌溪港税口,离大关二百余里,属常州府荆溪县,与浙江毗连,更有附近乌溪港之四安山,与长兴县交界,民间新开山路,直达金陵,不过百里,该两处偷漏之税更多。其应作何稽查之处,该省尚未议及等语。各关课税皆有定额,岂容任听奸商巧为偷漏?自应严立章程,力加整顿。著陶澍等即将该给事中所奏各情,确切查明,体察情形,悉心妥议,据实具奏,总期课额充盈,商民俱便,方为妥善。该给事中原奏,著钞给阅看。将此谕知陶澍、林则徐.并传谕松桂知之。’钦此。”臣等遵即委员前赴各该处确切查勘,一面札行苏州藩司暨府县等查访情形,据实禀复。臣松桂亦即亲诣察访。
    如该给事中所奏,现在内河已通,娄、齐门兼纳之钱粮尚未停止一节。查定例:“江北、江广、江宁等处货船赴苏、杭者,均进京口,归浒墅关报税。福建,浙江,关东锦州,山东登、莱、青等处货
船,及本省通州土物由海对渡者,均进刘河、上海等口,归江海关报税。倘有应赴浒关货物由海关纳税者,查出治罪。”等语。是商船出海者海关收税,由内河者浒关收税,本有一定章程。虽则例所载但指北货南来者而言,其南货贩运赴北,自亦如此分别,不能昕其紊越。惟从前题定海关课则轻于浒关,商情避重就轻,势所不免,且内河自浒关而外,尚须经历淮扬、临清各关,而出海则只纳一关之税,即可扬帆直达,不惟省费,且免纡缓,是以浒关则例内向有娄、齐门设役巡查之条,盖以杜内河商贩影射出海绕越行销之弊也。嗣缘蠹役奸商串通卖放,复经历任浒关监督根查海船商名字号及行销货物地方,令各行户、会馆互具保结,声明实系由海运往登、莱、青、胶州、关东等处行销,不敢影射夹带,绕越腹地等情,由娄、齐门挂号放行,听赴海关报税,立法已极周密。道光四年间,浒关监督延隆以挂号出海商名多至二百余户,不宜再任增添,当经奏准“除册内有名挂号旧商照常行运外,其新立字号呈报海运者,概行截留”。奉行未久,即经御史熊遇泰风闻胥役借端讹索,遇有重载商船迫令内河行走等情,奏奉谕旨敕查。经延隆复奏,以彼时河道阻塞,海运奸贩更有借词,若强令行走内河,既于商情不顺,若概听紊越出海,又于税课有妨,请量为变通,将娄、齐门挂号旧册有名者照旧免税验放,其旧册无名之商亦免截留,惟按浒关则例,即于娄、齐门纳税放行等因。维时臣陶澍在巡抚任内,钦奉谕旨,会同
妥议。当因御黄坝未能开放,商船不得不由海道,请照延隆原奏,凡客商自苏制贩南杂茶布等货前赴上海出口,除道光五年以前由娄、齐门挂号旧册有名者,浒关毋庸纳税外,其新立字号,均于浒关暂行兼纳钱粮,由娄、齐门验放,前赴江海关输税出口;一俟御黄坝开放,河道通顺,仍照旧分别货地行走,毋庸兼纳钱粮,会折奏奉朱批:“依议。认真妥办。”钦此。钦遵在案。历年以来,河路虽渐形通顺,而黄水仍未见落低,粮船尚须灌塘,御坝不能畅启,内河商贩总不敌走海之多,故娄、齐门兼纳钱粮尚未停止。然连年浒关税额,短绌依然。虽淮扬、临清各关亏缺之由,未必皆因乎此,而其于浒关无益,亦已甚明矣。
    臣等思外海内河,同系国家税课,既有定例可循,自应各收各税,方为正办。惟趋避之商情百出,即征收之难易迥殊。前任监督延隆为裕课杜弊起见,先议旧册有名者准其走海,新立字号者一概截回,是除旧商倒罢之外,总不许有走海新商,其势既不可行,因而转为兼纳之议。在一时河道阻塞,不得不暂事权宜,今自应议复旧章,而尤须严行稽察。卷查升任浒关监督阿尔邦阿原定章程,令贩运关东及登、莱、青、胶州等处走海各商,报明字号,并每年所办货物约数,指定行销地方,移查属实,仍责令各会馆、行埠[户]取具互保切结,声明“如有隐混夹带,查出愿甘重罪”字样。其有闭歇增开者,随时赴关具呈,听候查明,分别注销添载,已入册者方准验放。其行销腹地之货,悉赴浒关输税,由内河行走,不得混称贩往沿海地方,安希绕漏。如此办法,洵为公允。臣陶澍、臣林则徐与臣松桂酌商至再,似宜循照而行。至此后如有情形不同应须变通之处,容臣松桂随时悉心筹画,奏请训示。其娄、齐门兼纳钱粮,恭俟奉到批谕之日即行截止,以符旧制而免纷歧。
    又该给事中所奏,浒关之西有乌溪港税口,距浙江省长兴县仅四十里,其附近之四安山,直达金陵不过百里,请即于乌溪港收税一节。臣等委员确查,并经臣松桂亲诣勘明,乌溪港坐落常州府属之荆溪县地方,离城五十里,距浙省湖卅I府一百四十余里,在太湖之滨,向有渎港七十余处,或建石栅,或立木栅,舟楫不通,有荆溪
县湖汊巡检并太湖营外委分防巡缉,虽浒关设有分口,按月佥派书役驻守,不过征收本地农船及江、浙内河航船附带零星土产。其四安镇系浙江长兴县管辖地方,距乌溪水程一百四十余里,由四安至金陵计有四百七十_余里,亦非百里可达。查太湖周围数万顷,港汊七十余处,正须严防偷漏,若于鸟溪港地方照大关一律收税,是货船皆可径渡太湖,借词绕越,与定例所设太湖东西两滩及兰山嘴巡船稽查之处,显相径庭,即与原奏停止娄、齐门兼纳钱粮之意,似亦矛盾;且该处港汊纷歧,易滋偷漏。所有乌溪港收, , , , 税一节,应毋庸议。
    惟四安一带界属浙省,或有奸商行埠[户]勾串偷越之弊,应请敕下浙江抚臣一体饬查,严禁偷漏。总期裕课便商,以仰副训谕谆谆之至意。
    所有臣等遵旨查议浒关各口征税情形,谨合词恭折复奏,伏乞
皇上圣鉴。谨奏。
    三月二十九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奉朱批:    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68.苏松漕船业已催趱过浒墅关片
                                         道光十五年三月二十九日(1835年4月26 日)
    再,苏、松等属本年起运漕米,为数较多。臣前奉批谕:“江苏漕务弊坏已极,其止不能冬兑冬开,即冬兑春开亦不可得;春兑春开渐亦不能,直交夏令尚费周章。汝何无能办理,朕殊不解?若再苟且因循,不加振作,必至大不成事而后已,然责有攸归也。懔之!勉之!”钦此。 臣跪诵之下,悚惕难名。谨即恭录钦遵,严饬各属,以此次办漕非前届荒歉之年可比,叠荷圣明训谕,务加振作,力戒因循,即不能全使冬兑冬开,亦必须春间扫数开行,断不准延至夏令。惟向来县帮积习,每因津贴费用相持不下,以致耽延,本应严行禁止,特以正供关重,挽运交纳,事体繁多,只得酌定章程,去其太甚,务期不至迟误。如再借词争执,以私害公,定当执法惩办。屡经剀切示谕,尚皆知所懔畏。荷蒙圣主洪福,旧冬收成之际,天气晴明,米质本无低潮,不致借端挑剔。复经护粮道汪忠增,周历各水次,督同
府州丞停,催令随兑随开,苏、松等四府一州漕船,均于三月十四闩全行离次。惟由松来苏,或过黄浦江,或过泖湖,一遇顶风,不无停待,而苏州之阊门货衡一带,河道本窄,值此连晴逾月,间有水浅之
处,即须起剥,节经饬备剥船络绎运送,截至三月二十八日,已将松江尾帮催过浒关。计苏松粮道所辖漕船四十三帮一千九百七十一只,均已扫数衔尾北上,较前届重运过关,约早二十余日。又据镇汀府县禀报:“久晴之后,江潮极小,京口一带亦须起剥。截至三月二十二日,已过江者一千二十六只,此后连樯前进,均不至于脱帮。”现又飞饬开放练湖,将下游张官渡闸板,收蓄济运,务使旬日之内,江苏重船全数抵淮。至浙江首帮.亦已挽过苏塘,仍饬沿途加紧提催,一体起剥趱行,依限渡黄,以仰副皇上谆谕速漕之至意。
    所有催趱情形,理合附片奏闻,伏祈圣鉴。谨奏。
    三月二十九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奉朱批:“夸岁办理差强人意。”
                                                            (录自军机处录副)
    

           269.道光十四年下忙征解钱粮分别完欠银数折
                       道光十五年二月二十九日(1835年4月26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查明江苏省各属道光十四年下忙征解新旧钱粮,分别完欠银数,循例奏祈圣鉴事:
    窃准部咨:“州县每年应征上下忙钱粮,由藩司依限截数造册,详报督抚专折具奏。”等因,遵照在案。
    兹据江宁布政使杨簧详称:江、淮等属新赋项下,道光十四年下忙额征地丁、驿俸、扛脚、屯折、芦课、杂税、公费、学租各款,又上忙册报未完,共银九十八万五千七百七十三两零。内除该年勘不成灾缓征,并坍江停缓,及径解江宁巡道,并留支驿俸、祭品等款外,实应征解正银七十九万三干六百五十二两零。截至十四年十二月底止,已催完银二十九万六千二百八十二两零,未完正银四十九万七千三百六十九两零。又,耗羡项下应征,并上忙册报未完,共该银九万八千六百三十九两零。内除该年勘不成灾缓征,坍江停缓,并径支养廉等款外,实应征解耗羡银八万一千五百一十五两零。已催完银二万二千一百七十一两零,外溢完银一分五厘,实未完耗羡银五万九千三百四十三两零。又,杂税项下田房等税,已完正银一万一百七十五两零,耗羡银一千一f七两零。旧欠项下,催完嘉庆二十五年并道光九、十、十一、十二、十三等年地丁等款正银三万六千六百七十三两零,外溢完银九两零。又催完耗羡银四千三百五十七两零,外溢完银九钱零。义,催完道光十三年田房等税正银七千三十一两零,耗羡银七百三两零。
    又据苏州布政使陈銮详称:苏松等属新赋项下,道光十四年下
 忙额征地丁、驿俸、扛脚、芦课、杂税各款,又上忙册报未完,共该正银一百二十六万三千八百八十六两零。内除灾田缓征,并上忙预完,径支驿站俸工,祗应祭品,闸浅夫工食,拨补老荒、役食、廪膳、盐课缺额、坍江减则、空废注缓等款外,实应征解正银百一十四万五千七百四十七两零。截至十四年十二月底止,已催完银四十三万八千一百四两零,外溢完银五两零,实未完银七十万七千六百四十二两零。又,耗羡项下应征并卜忙册报未完,共该银八万五千三百三十二两零。内除灾出缓征,并上忙预完、径支养廉、坍江减则、空废注缓等款外,实应征解耗羡银七万八千八百二二卜六两零。已催完银三千一十九两零,外溢完银三钱零,实未完耗羡银七万五千八百七两零。又,杂税项下田房等税,已完正银一千一百四十二两零,耗羡银六十九两零。旧欠项下,催完道光十一、十二、十三等年地丁、芦课、杂税等项正银九千四百一两零,耗羡银二百七十一两零。分别开造清册,详请奏咨前来。
    臣复加察核,所有册造各款解司银数,均经兑收司库,并无捏饰。至未完各款银两,果否实欠在民,有无以完作欠,仍饬两藩司严督该管道府直隶州,提齐所属各州县征收簿串,逐一确查。如有
征多解少,及挪掩情弊,立即严参惩办。
    除册咨送部科外,谨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三月二十九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奉朱批:“户部知道。”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