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270.江苏道光十五年二月份 雨水粮价折(附清单)
                                  道光十五年三月二十九日(1835年4月26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恭报二月份雨水粮价情形,仰祈圣鉴事:
    窃照江苏省本年正月份雨水粮价及二麦情形,经臣恭折奏报在案。
    兹据各府州厅属先后禀报:本年二月上旬初一至初十,中旬十六、七、八、九、二十,下旬二十一、二、三、四、五等日,仅得微雨。自交三月以来,天气连晴。在田二麦,望雨滋培,各处河道亦间有浅涸,须得甘霖早沛,春花可望丰收。
    至通省粮价,江宁、常州、镇江、淮安四府属俱报平减,徐州一府稍有加增,余与上月相同。地方安谧,民气恬熙,堪以仰慰宸廑。
    理合恭折具奏,并缮二月份粮价清单,敬呈御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三月二十九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清  单
    谨将江苏省道光十五年二月份米粮时价,开缮清单,恭呈御
览。
    计  开:
江宁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三两,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九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至二两七钱,较上月贱五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三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六分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苏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炳,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七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二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二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八分至二两四钱五分,与上月同。
松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三两二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三两一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一两七钱七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一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四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常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七钱,较上月贱一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较上月贱一饯。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三钱,较上月贱一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三钱,较上月贱五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五分,较上月贱一钱。
镇江府属价贵中
  h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二两八钱,较上月贱一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二两六钱,较上月贱二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四钱,较上月贱二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至二两三钱,与上月同。
淮安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三钱至四两一钱,较上月贱二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二钱至三两九钱五分,较上月贱一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至三两两钱五分,较上月贱三钱五分。
  小米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三钱,较上月贱一钱n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三分至二两九钱五分,较上月贱四钱。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四钱五分至二两,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五分至二两五钱,较上月贱三钱。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五分至一两九钱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扬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两五分,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九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八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八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四分至二两八钱五分,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与上月同。
徐州府属价贵中大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五钱五分至四两五钱八分,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五分至四两一分,较上月贵一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三两五钱,较上月贵四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九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七钱二分,较上月贵一分。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四钱五分至二两四钱七分,较上月贵一分。
太仓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至三两二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八钱至三两五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七钱至三两,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二两一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一两四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海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七钱四分至四两一钱,较上月贱二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一钱五分至三两九钱,较上月贱一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分至三两六钱,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三两九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九分至二两七钱,较上月贱一钱。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四分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三分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通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二两九钱五分,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二两七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五分至二两五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与卜月同。
海门厅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八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二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五分,与上月同。
    览。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271.江苏道光十五年二月份 收捐监生银数片
                                           道光十五年三月二十九日(1835年4月26日)
     再,江宁、苏州两藩库收捐监生银数,截至道光十五年正月底,业经臣附片具奏在案。
     查江宁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五年正月底,共收捐监银三百二十九万四千五百四十四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外,存银八千八十四两;兹道光十五年二月份又收捐监生二十七名,计银二千九百一十六两,共存银一万一千两。又苏州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五年正月底,共收捐监银四百九十一万五千九百五十四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并请留备用外,存银八万七千四百一十四两:兹道光十五年二月份又收捐监生二十六名,计银三千八百五十二两,共存银九万一千二百六十六两。
    前准部咨:“江、苏两藩库监银,收足十万两解部,续收五万两归补封贮。”此次均轮应解部,俟收有成数,再行委解。
  理合附片陈明。谨奏。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奉朱批:“户部知道。”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72.举人王杲抄录旧文幸中案审明定拟折
                          道光十五年三月二十九日(1835年4月26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审明新科举人抄录旧文中式.并究出原告生员借端挟诈,分别定拟,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上年甲午科江南文闱乡试,臣轮值监临,当经督同提调监试各员,于士子点名进场时,逐加搜检,并无怀挟夹带,场内随时巡查,亦无顶替代倩情弊。迨揭晓后,查访所中举子,多系素有文名
之士。惟于十二月问,接据江宁盐巡道积拉明阿详:“据安徽来安县文生严亦式呈称:‘今科中式第五十六名来安县举人王呆,头场、次艺与嘉庆戊午科已故举人武孝钦刊送朱卷文字相同。,并将朱卷
粘呈,由道饬发江宁府查办。”等情。详报到臣。当查王杲如果录旧幸中,殊干功令,必应确查,照例严办,批饬江宁藩司杨簧,会同该道审办去后。兹据该司道等督同江宁府知府善庆提集研审。
    缘严亦式籍隶安徽来安县,于嘉庆十八年考取县学文生,与同县生员王呆世交往来,素无嫌隙。道光十四年甲午科江南乡试,王杲入场应试,头场、首艺、三艺均系自行构就,惟次艺题目系“上律天时,下袭水土”,王杲之故祖增生王逊夫窗稿内有此题文一篇,王杲平时熟读,本能背诵。是日适遇此题,原欲自作一篇,缘有成文在胸,思路转为阻滞。甫作起讲,忽患腹痛,因念伊祖窗稿不至雷同,既经记忆不差,遂即默写卷内,惟于后比略易两句,交卷出场。迨榜发,中式第五十六名举人,并于闱墨中刻其头场、次艺。严亦式先因母病乏用,曾托周衍裘向王呆之兄王桐告贷,王桐借给钱十千文。嗣严亦式知王杲中式,并于闱墨中见其所刻次艺,与家存已故举人武孝钦刊送朱卷之文相同。因闻录旧幸中,例应斥革,起意借端挟诈,遣子严贻清往向王桐借钱二百千文,并以王杲录旧幸中例应斥革之言向其挟制,王桐不允。严亦式旋向素识之武生张锦标告述前情,声言王桐如不借钱,便要首告,欲使王桐等闻知,给钱贿和。张锦标系属武生,不知虚实,疑为托词吓制,往向王桐询问,并称代为设席解和,王桐不理。严亦式即将武孝钦原刻朱卷同王中式刊出闱墨,赴江巡道衙门粘连呈控,饬委江宁府汛办。即据王果赴府呈诉,伊系默写伊祖遗文,并非抄袭武孝钦朱卷,将伊祖原文稿本全行呈核。伊兄王桐亦指告严亦式向伊讹索不遂,致被呈控等情。此王果钞录成文幸中,严亦式借端讹索首告之原委也。
    惟查王杲所钞之文,既系伊祖窗稿,何又与武孝钦朱卷相同?复经该司道等提集研讯。佥供王杲之祖增生王逊夫,文名久著,现在呈出文稿,实系原本,并无添捏。嘉庆戊午科头场次题亦系“上律天时”两句,武孝钦是科中式后,欲刊朱卷,因与王杲之父交好,见王逊夫窗稿有此题文,商允借刻,以致相同。诘据王果,坚供委因场中腹痛不能完卷,默写伊祖遗文,当时不知武孝钦曾经借刊朱卷,委无怀挟代倩情弊。反复推究,各供不移。该司道分别按拟,会详请奏前来。
    臣查科场条例内载:“乡会试卷全篇抄录旧文幸中者,本生斥革,主考、同考官俱免议。”又:“斥革举人,即将其本身生监一并斥革。”又律载:“恐吓取人财者,计赃准窃盗论加一等,未得财者亦准窃盗不得财罪上加等免刺。”又:“窃盗已行而不得财,笞五十。”各等语。此案王杲应试入场,因患腹痛不能完卷,抄录伊故祖遗文中式,既经再三推鞫,据供实系平时熟读默记,并不知武孝钦曾经借刻朱卷,委无怀挟代倩情弊,自应按例科断,王杲应照“乡会试(卷)全篇钞录旧文幸中者,本生斥革”例,应革去举人,并斥革文生,以小儆戒。严亦式查知王杲中式次艺与武孝钦所刊朱卷文字相同.
辄起意借端挟诈,屡次用言吓制,未经得财,其先向王桐借用钱文.系在未事以前,虽不得以赃论,惟因不遂所欲,始行讦告,情殊刁诈,未便以未经得财稍事轻纵,严亦式应照“恐吓取人财者,未得财
亦准窃盗不得财罪上加等”律,于窃盗不得财笞五十罪上加一等.杖六十;系行止有亏,应革去文生,折责发落。武生张锦标因不知严亦式意在诈财,欲为设席和解,并非说事贿和;周衍裘先为代向告贷,亦非诈钱过付,均毋庸议。严贻清向王桐挟制借钱,系迫于父命,业已罪坐其父,请免置议。
    除供招送部查核外,臣谨会同两江总督臣陶澍、安徽巡抚臣邓廷桢,台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敕部核复施行。谨奏。
  三月二十九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奉朱批:“该部议奏。”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73.署知县郭锳短交库项请旨革追折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1835年5月11 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特参缺交库项之知县,请旨革职究追,以肃功令事:窃照州县经管钱粮,丝毫均关国帑,不容稍有短缺。江苏省钱漕繁重.凡遇州县交代之时,尤应严加察核,有犯必惩。兹查前署娄县坐补溧阳县知县郭锳,于道光十三年十一月初十日到娄县署任.十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卸事。该员任内经手钱粮,饬令松江府督同接任知县毛应观,盘收结报,正展限内未据查清,经藩司初参职名,详咨参展。旋据该县毛应观于二参限内禀报,前署知县郭锳有短交道光十四年地丁、漕项、杂税等银七千七百二十二两零,节次移催,未准交解。由苏州藩司陈銮、臬司裕谦转据该管道府揭报前来。
    臣等伏查该署县郭锳在任未久,经征道光十四年地丁、漕项、杂税等银,缺交七千七百余两之多,实属有干功令,亟应澈底严究,未便稍事姑容。除饬司先将该员寓所资财查封备抵,一面飞咨顺天府尹转饬原籍宛平县,并咨浙江抚臣,速饬将该员祖籍钱塘县家产.一并查封备抵外,相应请旨将前任娄县坐补溧阳县知县郭锳革职。以便提同经手丁书人等,严讯因何致亏,分别是侵是挪,并查明此外有无不实不尽,按律定拟办理。
    臣等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四月十四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奉朱批:    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74.苏州捐建义仓并绅士 韩范捐田入仓折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1835年5月11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苏州省城捐建义仓,买谷存贮,并绅士捐田入仓,备荒济粜缘由,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照苏州一带.本属各乡,田土不宽,地方亦狭,而户廛之稠密,食指之浩繁,较他处不啻倍蓰,额征漕粮,又复甲于直省,即遇年成丰稔,除完赋外,余米亦自无多,向赖川、湖客米源源而来,方
敷食用,是以民间盖藏稀少,缓急无资。近年灾歉频仍,倍形困苦.虽经设法劝捐赈恤,借以安辑民心,而临时已大费周章,即事后追思,犹深惕虑,一且自积荒之后,民力渐疲,素封之家,亦多中落,捐贷一节,本难恃以为常。臣等往返札商,亟思捐置义仓,以为歉年之备。先因米谷昂贵,未能购买。上年秋收中稔,粮价稍平,除应行买补之常平仓谷,例价不敷,饬属设法陆续筹买外,所拟义仓积贮,乘此官捐赈项尚有余资,随与苏属司道等再行接续捐廉,以成斯举。即于苏州城内巡抚衙门后身建设义仓一所,一面委员携银分赴价平地方采买稻谷二万余石运仓存贮,仍陆续分投购买.以期多多益善。
    正在核议章程间,即据苏郡绅士前捐光禄寺署正韩范呈称:伊故父原任刑部右侍郎韩封在日,将历年廉俸所余,置有薄田,临终遗命,遇有地方善举,竭力捐助。已先设立义庄赡给同族,今闻省城有创建义仓之举,情愿将父遗田亩坐落长洲县境田三百七亩零.兀和县境田八百二十四亩零,尽数捐人义仓,官为收租,办粮存贮,以备歉岁公用。并据呈明此系恪遵故父遗训,不敢仰邀议叙等情。经各该县查核方单,由苏州藩司陈銮委员勘明转详前来。
    臣等查义仓谷石系为接济民食之需,必得图匮于丰,以冀有备无患。今苏州省城捐置义仓,业已买谷二万余石,复有绅士韩范捐田一千一百余亩,岁收租息,专归义仓存贮,更可日积日多。设遇年岁稍俭,即行减价平粜,以济民食。粜下银钱,仍即各照时价买补,不准别项借动,以杜流弊而垂永久。至此项仓谷系属捐办,所有动用经费,及此后收放谷石,均请免其报销。
    再,江宁省城现亦捐有成数,正在建仓买谷。其余各属,尚有捐办之处。除俟陆续办竣,另行具奏外,仍通饬各府州县,体察地方情形,随时劝捐采买,以期扩充推广,储蓄有资。并饬将稽查出纳各事宜,妥立章程条款,实力奉行,以仰副我圣主足食安民之至意。
    臣等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四月十四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奉朱批:    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75.重运漕船趱渡情形片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1835年5月11日)
    再,江苏省本年重运,经臣叠次严催,已于三月十四日扫数开行,二十八日全过浒关,业经附片奏闻在案。
    臣于松江尾帮过苏之时,即饬太湖协副将鲍起豹等,驰赴吴江、平望一带,迎提浙江各帮跟接前进。因浙船吃水较重,在苏塘陆续起剥,四月初三日浙省首帮始过浒关,在后各船更须加紧提催,以期及早渡江北上。乃据镇江府县禀报,因晴霁日久,江水消落异常,三月下旬小汛期内,江面低于河面,江潮不能人运,而河水转泄人江,兼遇连日西风,帮船未能趱渡。臣当令先筑草闸拦蓄运河底水,一面饬放练湖,并于下游闭板擎托,以资倒漾,仍分札沿河各县添备剥船,络绎盘送,押令各帮多加纤挽,不任停留。惟是小汛潮微,虽尚力筹济运,而大江风阻,断难勉强开行。
    查苏州到淮水程,原仅八站,苏省之船于三月内全过浒关,若果风色平顺,同不待旬日而至,即浙船按程抵坝,亦当在四月初十日以前。惟因连遇西风,重运出江,不得不随时慎重,而十分吃紧之际,又不可稍任耽延。当与漕臣朱为弼互相咨会,同到镇江会商催办。幸自四月初四以后,风色多屑东南,江口停泊之船得以陆续趱渡。初六日,漕臣回淮盘验,臣仍驻扎京口督饬催提。初十日.镇江一带得雨三寸,上游水发,江潮渐可灌输。至十四日,苏省漕船四十二帮,均已扫数渡江北上,并浙江之杭严三、宁波后两帮,亦同日过江赴准,可以赶入二进一体盘验。计江浙重船已过江者共二干五十六只。所剩在后各帮浙船,臣又严饬沿途文武昼夜催提.务令衔尾前进。但得东南风顺,数日之内亦可扫数渡完。计清江接放第二、三塘,尽[所]有到坝之船不致停待。
  恐廑宸怀,谨将趱渡情形附片缕陈,伏祈圣鉴。谨奏。
  道光十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76.江苏道光十五年三月份雨水粮价折(附清单)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El(1835年5月11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恭报三月份雨水粮价情形,仰祈圣鉴事:
    窃照江苏省本年二月份雨水粮价及二麦情形,经臣恭折奏报在案。   
    兹查三月上旬,天气连晴,风日干燥,各属俱未得雨,望泽孔殷。节据禀报设坛祈祷,迨至中旬十二、三、五、六、七、九、二十等日,虽有数处报得微雨,仍属不成分寸,惟下旬二十五、六、八、九、三十等日,据报得雨自一二寸至四寸不等,田中麦苗菜豆均资润泽。惟尚有未能沾足之处,仍望透雨滋培。臣现驻镇江,于四月初十日得雨三寸,农民极为欢忭,河道借以灌输。是日广布浓阴,谅
远近成沾渥泽。除俟查明,归于四月份另奏外。
    所有通省粮价,苏州、松江、常州、镇江、淮安、徐州、太仓、海州、通州、海门十府州厅属,俱报平减;江宁、扬州两府属,与上月相同。气象恬熙,地方安谧,堪以仰慰宸怀。
    理合恭折具奏,并缮三月份粮价清单,敬呈御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四月十四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清  单
    谨将江苏省道光十五年三月份米粮时价,开缮清单,恭呈御
览。
    计  开:
江宁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三两,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九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至二两七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钱一两七钱三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六分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苏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两,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七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二钱,较上月贱五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二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八分至二两四钱五分,与上月同.
松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三两二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三两一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四钱五分至一两七钱七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四钱至二两,较上月贱一钱。
常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六钱,较上月贱一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四钱,较上月贱一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五分至二两二钱,较上月贱一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三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较上月贱五分。
镇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二两五钱,较上月贱三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五分至二两四钱,较上月贱二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五分至二两二钱,较上月贱二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至二两三钱,与上月同。淮安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八钱至四两,较上月贱一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七钱至三两九钱,较上月贱五分。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三两四钱,较上月贱五分。
  小米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二两一钱,较上月贱二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七钱,较上月贱二钱五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二钱至二两,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五分至二两四钱,较上月贱一钱。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二钱至一两八钱,较上月贱一钱五分。
扬州府属价贵中
  上二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两五分,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九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八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八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四分至二两八钱五分,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与上月同。
徐州府属价贵中
  大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五钱至四两五钱二分,较上月贱六分。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五分至三两九钱三分,较上月贱八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三两四钱二分,较上月贱八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九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六钱七分,较上月贱五分。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二两四钱一分,较上月贱六分。
太仓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至三两二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八钱至三两四钱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七钱至二两九钱,较上月贱一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二两一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一两四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海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七钱四分至四两一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一钱五分至三两八钱,较上月贱一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分至三两六钱,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三两九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九分至二两七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四分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三分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通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二两九钱,较上月贱五分。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二两七钱,较上月贱五分。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五分至二两五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一钱,较上月贱一钱。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二钱,较上月贱一钱。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与上月同。
海门厅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钱,较上月贱二钱。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四钱,较上月贱二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较上月贱二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与上月同。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二分,较上月贱三分。
  览。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277.江苏道光十五年三月份收捐监生银数片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1835年5月11日)
     再,江宁、苏州两藩库收捐监生银数,截至道光十五年二月底止,业经臣附片具奏在案。
     查江宁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五年二月底,共收捐监银三百二十九万七千四百六十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外,存银一万一千两;兹道光十五年三月份又收捐监三十六名,计银三千八百八十八两,共存银一万四千八百八十八两。又苏州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五年二月底,共收捐监银四百九十一万九千八百六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并请留备用外,存银九万一千二百六十六两;兹道光十五年三月份又收捐监生四十九名,计银五千二百九十二两,共存银九万六千五百五十八两。
    前准部咨:“江苏两藩库监银,收足十万两解部,续收五万两归补封贮。”此次轮应解部。俟收有成数,再行委解。
    理合附片陈明。谨奏。
    道光十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奉朱批:“户部知道。”钦此。
                                                     (录自中华书局抄存稿)

                     278.刘腊大杀兄图诈案审明定拟折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四日(1835年5月11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审明谋杀胞兄移尸图诈重犯,按律定拟,恭折奏祈圣鉴事:
     窃据武进县知县吴时行详:“县民刘腊大因屡被胞兄刘阿五殴詈怀恨,迨向陈礼仁索找田价不遂,欲图讹诈,起意商同堂兄刘阿三,将刘阿五掐死,移尸假装自缢图赖。经该县验明,录供通详。”臣以刘腊大谋毙胞兄移尸图赖,不法已极,当经批饬严审确情,按拟招解去后。兹据该县审明定拟,由府司复审招解前来。臣亲提研鞫。
    缘刘腊大即刘组红,刘阿三即刘组方,籍隶武进。刘腊大系刘阿五胞弟,刘阿三系刘阿五小功兄,均分居各炊。刘阿五素患羊癫疯病,只身未娶,穷苦难度.常向刘腊大索钱使用,稍不遂意.即肆殴詈,刘腊大怀恨,未敢与较。其故父刘仁修在日,曾将业田二亩得价典给刘组沅,嗣刘组沅转典与陈礼仁管业。道光八年,刘腊大与刘阿五向陈札仁找价绝卖,立有契据。十四年十一月初间,刘腊大因贫乏用,复往向陈礼仁索找田价。陈礼仁以田已绝卖,不肯再找。刘腊大再三央求未允,气忿走回。是月十二日,刘腊太遇见刘阿三,道及陈礼仁不允找价,为人刻薄,欲图寻事讹诈。因思伊兄刘阿五本系病废无用之人,又时向索钱殴詈,起意将刘阿五致死,向陈礼仁图赖诈钱。稔知刘阿三亦曾被刘阿五殴打有嫌,邀同相帮下手,许以诈钱分用,刘阿三允从。是晚,刘腊大将刘阿五骗至家内,买酒给饮,刘阿五饮食醉乡,即在地上草铺睡熟。三更时分,刘腊大潜邀刘阿三至家,见刘阿五仰卧铺上,刘腊大用麻绳于其项颈缠绕咽喉,两手分执绳头拉勒,并用右膝跪压心坎,刘阿三亦帮同揿按两脚。刘阿五惊醒挣扎,刘腊大心慌手软,将绳松放。刘阿五喊叫,刘腊大忙用右手掐住咽喉,刘阿五被掐气闭,立时殒
命。刘腊大抽取勒绳,与刘阿三将尸抬至陈礼仁门首放下,用绳系于门上铁圈结套,抱起尸身靠坐门旁阶石,将绳套入咽喉,假装自缢,各自走回。次早陈礼仁开门瞥见尸身,刘腊大等正往图诈,被陈礼仁看出尸伤,投保获住,报验讯详,审供不讳。究无起衅别故及另有同谋加功之人。案无遁饰。
    查律载:“谋杀期亲尊长,已杀者凌迟处死。”又:“尊长殴小功卑幼死者绞,故杀者亦绞。”又例载:“谋杀卑幼,为从加功之尊长,各按服制依为首之罪减一等。”又:“谋杀期亲尊长,正犯罪应凌迟,为从系有服亲属,各按尊长卑(幼)服制本律定拟。”各等语。此案刘腊大因屡被胞兄刘阿五殴詈怀恨,并因陈礼仁不肯找给田价,辄起意将刘阿五致死,移尸假装自缢,图向陈礼仁讹诈,实属蔑伦伤
化。刘腊大即刘组红,合依“谋杀期亲尊长,已杀者凌迟处死”律,凌迟处死,照例先行刺字。刘阿三听从谋命下手加功,该犯系刘阿五小功服兄,应按律问拟。刘阿三即刘组方,合依“谋杀卑幼,为从加功之尊长,各按服制依为首之罪减一等”例,应于故杀小功卑幼,绞罪上减一等,杖一百,流三千里,到配折责安置。陈礼仁因田已绝卖,不允找价,并无不合,应毋庸议。无干省释。尸棺饬埋。勒绳发回销毁。
    除供招咨部外,所有审明定拟缘由,理合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敕部核复施行。谨奏。
    四月十四日
    道光十五年四月二十七日奉朱批:“刑部速议具奏。”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79.请以陶焜午升署清河知县折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六日(1835年5月13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沿河要缺知县需员,恭恳圣恩俯准升署,以裨地方,仰祈圣鉴事:
    窃照清河县知县王国佐题请升署扬粮河务通判,所遗清河县知县,系冲繁疲难四项兼全沿河最要之缺,必得精明干练之员,方克胜任。臣等与藩臬两司,于通省现任简缺及候补知县内逐加遴选,非年例未符,即人地不宜,一时实无堪调堪补之员。推查有前任通州直隶州州判陶焜午,年五十六岁,江西拔贡,就职直隶州州判,投效南河,留工补用。嘉庆二十一年防汛安澜出力,奏奉谕旨,留于南河尽先补用,咨署通州直隶州州判,道光九年俸满保荐.奉旨:“准其升用。”钦此。十年委署清河县事,十一年丁嗣母忧卸事,是年催漕出力保奏,奉上谕:“前署清河县知县通州州判陶焜午.著俟服闫到江,以应升之缺升用。”钦此。给咨回籍守制。十四年服满起复,到工候补。该员年强才晰,办事练勤,曾经署理清河县篆,于地方一切情形均所熟悉.以之升署清河县知县,洵堪胜任,且系应升之员,与例亦属相符。合无仰恳皇上天恩,俯念员缺紧要,准以陶焜午升署清河县知县,实于河工地方,均有裨益。如蒙俞允,俟部复至日,给咨赴部引见,恭候钦定。该员并无违碍参罚,其一切因公处分,遵例毋庸核计。仍饬将罚俸银两完缴清楚,造册咨销。据藩臬两司会详请奏前来。
    臣等往返札商,意见相同,谨会同署江南河道总督臣麟庆,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道光十五年四月十六日另有旨。①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280.丹徒震泽两县令人地未宜拣员调补折
                                             道光十五年五月十六日(1835年6月11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察看县令人地未宜,恭恳圣恩,俯准留省另补,并拣员调补遗缺,以资治理而裨地方事:
    窃照江苏州县赋重政繁,甲于直省,不独缺分有繁简之殊,即同一繁缺,而有地当冲要,较他处繁缺治理倍难者;亦有同系简缺,而漕粮重大,非他处简缺所可比拟者。倘因格于成例,稍为迁就因循,即恐于地方无裨。
    兹查有丹②徒知县陈增稔,前任荆溪县简缺,办事认真,舆情爱戴,.一切并无贻误,是以酌调丹徒要缺。而该员到任之后,正值运河水浅,催趱军船回空,陈增稔<于)挑捞推挽事宜未能谙悉。臣
等恐有迟误,即经奏明另行委员接署在案。
    查丹徒为大江以南门户,最属冲要之区,且每年催重趱空,并挑挖徒阳运河,事体纷繁,均须克期经理。陈增稔于河漕情形既欠熟悉,臣等不敢因调准在先,稍为回护,致有遗误。应请撤回留省,仍以中简知县改补。其所遗丹徒县系冲繁疲难四项兼全最要之缺,非精明历练之员,不足以资治理。查有南③汇知县熊传栗,年四十八岁,河南进士,分发江苏,题补六合县,调补吴县,因与苏州府知府李国瑞儿女姻亲,回避对调南汇知县,道光十一年七月到任。该员精明干练,为守兼优,曾任苏州首县,于办漕、催趱、挑河等务,均称熟练,以之调补丹徒县知县,实堪胜任。
    又新选震[①]泽县知县宋淳英,到省将及一月。察其才具,于他处简缺尚可合宜。惟震泽县缺,从前本系以繁改简,该处额征漕米数至十一万石有零,近年民欠滋多,疲弊日甚,历任知县办漕每多竭蹶,因有迟误而参劾者。该员宋淳英甫到江苏,初膺民社,于此等棘手之缺,实属未宜。与其到任之后办理竭蹶再行撤回,奠若慎之于始。应请将宋淳英留于江苏,俟有相当缺出,酌量补用。所遗震泽县缺,查有候补知县周恭寿,年五十岁,湖北监生,捐纳从九品,分发江苏,咨补靖江县马驮沙巡检,委办海运、催漕等事出力,洊历主簿、县丞,升补吴江县知县。嗣因漕项未完,降调开复,送部引见,奉旨:“著发往原省以知县用。”钦此。道光十四年十二月到省。该员才具通达,办事勤明,且曾任吴江,与震泽同城接壤,于该处情形极为熟悉,以之请补震泽县知县,堪资整顿。
    惟南汇县亦属繁缺,熊传栗系以繁补繁;又震泽县(系)部选知县,宋淳英留省,另行遴员请补,于例均有未符。但南汇只系兼二之缺,而丹徒四项相兼,尤为最要;震泽漕重欠多,必须熟练之员认真整理。熊传栗、周恭寿皆于人地实在相需,据藩臬两司会详前来。
    臣等札商,意见相同。合无仰恳皇上天恩,俯准将丹徒县知县陈增稔留省,仍以中筒缺知县改补,所遗丹徒县缺,准以南汇县知县熊传栗调补;其新选震泽县知县宋淳英留于江苏,俟有相当缺出,酌量补用,所遗震泽县缺,准以候补知县周恭寿补授,实于地方有裨。熊传栗、周恭寿均系以知县调补知县,衔缺相当,毋庸送部引见。熊传栗任内一切因公处分,遵例毋庸核计,现饬将罚俸银两完缴清楚,另行造册咨部销案。其陈增稔,仍照例送部引见。至所遗南汇县知县,亦系要缺,容另拣员调补,合并陈明。
    臣等为地方漕务起见,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五月十六日
   道光十五年六月初三日奉来批,钦此。

[①]“震”字右上角有朱点。
①据中华书局抄存稿,朱批日期为道光十五年四月二十八日。
②③“丹”、“南”二字右上角均有朱点。
                                                               (录自军机处录副)
                    28 1.粮道押运北上秋拨册籍展限办理折
                                       道光十五年五月十六日(1835年6月l1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粮道押运赴通,请将应造秋拨册籍展限办理,循例奏祈圣鉴事:
      窃照苏松粮道衙门,凡遇押运之年,应造秋拨估饷册籍,向系咨部展限。嗣准部文:“嘉庆十九年钦奉上谕:‘每年春秋报拨,如有必须展限者,奏明请展。’等因。钦此。”转行钦遵在案。
      今据护理苏松督粮道汪忠增详称:本年督押重运帮船赴通,程途遥远,核计应造秋拨估饷之时,尚未能竣事回署,遵照定例,详请奏明展限前来。臣查此项册籍关系报拨钱粮,必须确查收支细数.核明办理,未便稍有草率。该护道汪忠增业已押运赴通,计至查造秋拨册籍之时,尚未竣事回署,应如所请,展俟押运公回之日,即行赶紧详咨。除咨明户部外,理合循例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五月十六日
   道光十五年六月初三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82.粮道督征事宜委苏州府代行片
                                          道光十五年五月十六日(1835年6月11日)
     再,苏松粮道每年押运北上,该道衙门一切应行催提钱粮事件,向系奏明饬委苏州府代理在案。今据护理苏松督粮道汪忠增禀称,各属应征本年上忙及节年征存未解漕项银两,均关紧要,若途次催提,未免往返稽迟,循案请委苏州府代行前来。
    除循例饬知该护道,于押运起程后,将催提一切事件饬委苏州府代理,其余督运事宜.仍由该护道途次核办,以专责成外,理合附片奏闻。谨奏。
    道光十五年六月初三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83.江苏各属二麦约收分数折
                                道光十五年五月十六日(1835年6月11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恭报二麦约收分数,仰祈圣鉴事:
    窃照每年二麦成熟,例应先将通省约收分数,汇核奏报。查江苏各府州属,本年人春以后,雨泽稍稀,幸自三月下旬甘膏叠沛,二麦以渐成熟,将次刈获登场,先经臣通饬查报去后。兹据江宁布政
使杨簧、苏州布政使陈銮查明各属约收分数,汇报前来。臣复加查核,内常州府属约收八分有余,江宁、扬州、通州、海门、苏州、松江、镇江、太仓八府州厅属约收七分有余,淮安、海州二府州属约收六分有余,徐州府属约收五分有余。合计通省约收七分有余。其余菜豆等项,俱属丰稔。计自道光十一年以来,江苏省菜麦收成,以今年为最①。此后更望得沾透雨,即可一律插秧。
    除再饬查二麦实收分数照例题报外,所有约收分数,合先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五月十六日
    道光十五年六月初三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①此处朱批:“览奏稍慰.惟愿年胜一年。”


                284.徐州府属积歉地方缓征新旧民欠折

                          道光十五年五月十六日(1835年6月11日)
      两江总督臣陶澍、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查明徐州府属丰、沛、萧、砀四县积歉地方,民力拮据,请将新旧民欠恳恩分别展缓,以广皇仁事:
    窃照本年江苏各属麦收尚称丰稔,惟徐州府属仅收五分有余,臣林则徐现于另折奏报分数。查徐属各县,本系频年荒歉之区,今春雨泽又稀,嗣虽得雨,仍未深透,麦收既形减色,民食即难免拮据。据丰县、沛县、萧县、砀山等四县先后具详:请将本年上忙新赋及带征各年旧欠钱粮,分别展缓。徐州卫屯田,随同民田办理。等情。均经批司确查详办去后。兹据江宁布政使杨簧饬据该管道府体察情形,详请具奏缓征前来。
    臣等伏查徐州府属之丰县、沛县、萧县、砀山等四县,连年雨水过多,收成歉薄,本年复因晴霁日久,麦收不无稍减,系属实在情形,若将新旧钱粮责令同时并纳,民力实有未逮。合无仰恳皇上天恩,俯准将丰县本年应行带征道光十二年灾田初二限,及十三年熟田未完民欠;又沛县千一等七里本年应行带征道光五年二限,并十二年初二两限,道光七、八、九、十、十一等年民欠熟田钱粮;又萧县本年上忙,并十四年未完,及带征十三年熟田地漕民欠,同摊征各案水利银两;又砀山县应征道光十二年民欠初二限地漕,及十三年民欠地丁,并十二、十三两年摊征减水河工银两,均请缓至本年秋成后分别征收。其徐州卫坐落各该县屯田,随同民田一律办理.以纾民力。感戴鸿慈,实无既极。其余各属应征新旧钱粮,严饬照常催征,不准观望延欠。
    除饬查明各该县卫应缓细数造册另行咨部外,臣等谨合词恭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五月十六日
   道光十五年六月初三日奉朱批: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85.江苏道光十五年四月份雨水粮价折(附清单)
                           道光十五年五月十六日(1835年6月11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恭报四月份雨水粮价情形,仰祈圣鉴事:
      窃照江苏省本年三月份雨水粮价及二麦情形,经臣恭折奏报在案。
       兹据各属先后禀报:四月上旬初一、二、六、七、十,中旬十一、五、六、七、八,下旬二十一、二、三、四等日,或微雨廉纤不成分寸,或得雨一、二、三、四寸不等。二麦菜豆将次登场,已于另折奏报分数。惟交五月以后,正须陆续翻犁播种,必得时雨优沾,于栽插禾苗方有裨益。近来天气稍形干燥,江南系属水乡,插秧较迟,现尚无碍。江北望泽颇殷,多有设坛祈祷之处,惟冀甘霖叠沛,即可望慰三农。
    至通省粮价,松江、徐州、太仓三府州属,据报平减;淮安、通州二府州属,稍有加增;余与上月相同。地方安谧,堪以仰慰宸怀。
    理合恭折具奏,并缮四月份粮价清单,敬呈御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五月十六日
    道光十五年六月初三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清  单
    谨将江苏省道光十五年四月份米粮时价,开缮清单,恭呈御
览。
  计  开:
江宁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三两,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九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至二两七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六钱八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五分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六分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苏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两,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七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二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八分至二两四钱五分,与上月同。
松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三两二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三两一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四钱至一两七钱七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八钱五分至一两,较上月贱五分。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四钱至二两.与上月同。,
常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六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五分至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三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与上月同。
镇江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四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五分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五分至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二两五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二钱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九钱至二两三钱,与上月同。
淮安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八钱至四两五分,较上月贵五分。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七钱至四两,较上月贵一钱。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六钱至三两五钱,较上月贵一钱。
  小米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七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二钱至二两,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四钱,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二钱至一两八钱,与上月同。
扬州府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三两五分,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至二两九钱五分,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至二两八钱五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八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四分至二两八钱五分,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与上月同。
徐州府属价贵中
  大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五钱至四两五钱二分,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五分至三两九钱一分,较上月贱二分。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至三两三钱九分,较上月贱三分。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一两九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六钱四分,较上月贱三分。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五钱至二两三钱九分,较上月贱二分。
太仓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至三两二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八钱至三两四钱,较上月贱五分。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七钱至二两九钱,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三钱至二两一钱五分,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至一两三钱五分,较上月贱五分。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七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海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七钱三分至四两一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一钱三分至三两八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分至三两六钱,与上月同。
  小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三两九分,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八分至二两七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一钱二分至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五分至二两八钱,与上月同。
  秫秫每仓石价银一两三分至一两三钱,与上月同。
通州并属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五钱至二两九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三钱至二两七钱五分,较上月贵五分。
  糙米每仓石价银二两一钱五分至二两六钱五分,较上月贵一钱。
  小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一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九钱至一两二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一两八钱至二两,与上月同。
海门厅价贵中
  上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六钱,与上月同。

  中米每仓石价银三两四钱,与上月同。
  糙米每仓石价银三两,与上月同。
  小麦每仓石价银二两二钱,与上月同。
  大麦每仓石价银一两六钱,与上月同。
  黄豆每仓石价银二两二分,与上月同。
  览。
                                              (录自宫中朱批奏折)
                        286.江苏道光十五年四月份收捐监生银数片
                                              道光十五年五月十六日(1835年6月11日)
      再,江宁、苏州两藩库收捐监生银数,截至道光十五年三月底,业经臣附片具奏在案。
      查江宁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五年三月底,共收捐监银三百三十万一千三百四十八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外,存银一万四千八百八十八两;兹道光十五年四月份又收捐监生三十三名,计银三千五百四十六两,共存银一万八千四百三十四两。又苏州藩库,自嘉庆五年至道光十五年三月底,共收捐监银四百九十二万五千九十八两,除节次拨解及提归封贮,并请留备用外,存银九万六千五百五十八两;兹道光十五年四月份义收捐监生三十五名,计银三千七百八十两,共存银一十万三百三十八两。
    前准部咨:“江苏两藩库监银,收足十万两解部,续收五万两归补封贮。”等因。此次两藩库俱轮应解部。除苏州藩库已收足十万两,现饬委员赍解;其江宁藩库,俟收足成数,再行委解。理合附片
呈明。谨奏。道光十五年六月初三日奉朱批:“户部知道。”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
                  287.张泳茂挟嫌烧毙一家 四命案审明定拟折
                                    道光十五年五月十六日(1835年6月11日)
    江苏巡抚臣林则徐跪奏,为审明谋毙一家四命重犯,分别定拟,照例办理,恭折奉祈圣鉴事:
    案据署江都县知县王会图禀报,访闻县民张泳茂等挟恨商谋烧毙朱广有一家四命一案,获犯讯供通禀,押带犯证来省审办等情。臣因案关重大,批司饬委苏州府等严审详办去后。兹据署苏州府知府豫益、署太湖同知周岱龄,督同署江都县知县王会图,审明定拟,由臬司裕谦复审招解前来。臣即亲提犯证,悉心研鞫。
    缘张泳茂、高文启、李添山、张有才、徐继怀、朱万淋,均籍隶江都,与朱广有同庄居住。朱广有为人凶恶,时常偷窃庄邻田内青苗。道光卜三年十二月及十四年九月间,庄民金万聚、王六家,屡于夜间被火烧毁草屋、牲口、农具,众皆趋救,独朱广有扬言得意;庄众疑其放火,共相防范。十五年二月初八、二十二等日,邻庄王万松、曹二等家复先后被火,张泳茂、高文启、李添山、张有才、徐继怀、朱万淋,邀同庄众立议,轮流防夜,朱广有独不情愿;张泳茂等指为放火之人,欲行送官究治。朱广有恃其蛮横,声言虽经放火,亦不能送官,且要将伊等尽行烧害。张泳茂忿恨,欲将朱广有致死除害,又虑被其妻子首告,起意放火一并烧毙,诈称自行失火,冀可掩饰。随与高文启、李添山、张有才、徐继怀、朱万淋相商,均各允从。是月二十四日夜二更时分,张泳茂携带火具、麻绳,与高文启、李添山、张有才、徐继怀、朱万淋,同至朱广有门首,留张有才、徐继怀、朱万淋在外嘹望,张泳茂同高文启、李添山打门进内。朱广有走出房外喝骂,张泳茂等用绳将其手足捆缚。朱广有之妻朱方氏在房听闻,起身喊叫,张泳茂又将朱方氏捆缚。朱广有之子朱大长子乘问从后门逃避,其幼子朱小长子、朱小三子两人均尚睡卧在床。张泳茂等用火点燃秫秸,将草屋焚烧,随一同走出。其时张有才、徐继怀、朱万淋畏惧,先已逃回。是夜风猛火烈,草屋登时烧毁,迨邻人曾文山等趋救,朱广有、朱方氏、朱小长子、朱小三子俱已烧毙。经该署县王会图访闻驰往,值朱大长子逃至伊伯朱广才家告知,赴县禀报。勘验朱广有等各尸,仅存零星焦骨,无从辨认。复如法捡起,获犯讯供通禀,押带犯证来省委审,由司招解。臣即亲提研鞫,据各供认前情不讳,诘无起衅别故,及另有同谋加功之人。加以刑吓,矢口不移,案无遁饰。
    查律载:“杀一家非死罪三人者,凌迟处死;为从加功者,斩。”又:“谋杀人不加功者,杖一百,流三千里。”又例载:“杀一家三人以上,凶犯审明后,依律定罪,一面奏闻,一面恭请王命先行正法。”各等语。此案张泳茂因朱广有自认放火不服送官,且声言尽行烧害,辄起意商同高文启等放火烧毙朱广有一家四命,不法已极,应按律问拟。张泳茂合依“杀一家非死罪三人者,凌迟处死”。臣于审明后,即照例恭请王命,饬委臬司裕谦、臣标中军参将吉祥保,将该犯张泳茂绑赴市曹,凌迟处死,仍传首犯事地方示众,以昭炯戒。高文启、李添山昕从下手,帮同捆缚,均合依“为从加功者斩”律,拟斩立决,照例先行刺字。张有才、徐继怀、朱万淋预谋同行,临时畏惧先逃,未经帮同下手,均合依“谋杀人不加功者杖流”律,杖一百,流三千里,到配折责安置。张泳茂讯无妻子产业,所住草屋三间,断给尸子朱大长子管业。曾文山等趋救不及,应毋庸议。尸棺饬属掩埋。无干省释。
    除供招咨部外,所有审明分别定拟照例办理缘由,谨缮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敕下法司核复施行。谨奏。
    五月十六日
    道光十五年六月初三日奉朱批:“刑部速议具奏。”钦此。
                                                                (录自军机处录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