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林则徐孙辈:参加革命 满门英烈

林则徐孙辈:参加革命 满门英烈

               

 资料图:2005年八月三十日是民族英雄林则徐诞辰二百二十周年纪念日,经过修缮更新的福州林则徐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图为林则徐第五代玄孙女林梅琴(左一)在《抗敌御侮》展厅内向参观的中学生讲述林公生平事迹、丰功伟绩(中新社发 刘可耕 摄)

    我从55岁开始写历史人物传记,首选的传主是林则徐。为了力求真实性,我找到了传主的后裔,请他们答疑解惑,获得了鲜为人知的细节。我先后结识了林则徐的后裔林子东、凌青、傅秀;詹天佑的嫡孙詹同济;马寅初的次子马本初;蔡元培的女儿蔡-盎。这些名门之后都是品德高尚、学识渊博的长者,都成了我的良师益友。林则徐孙辈:参加革命 满门英烈

  1994年11月,我从乌鲁木齐出差到福州市,住在福建省委党校。校领导介绍我去见林子东同志,她是林则徐的玄孙女。

  林子东当时74岁,身材瘦小,头发花白,但精神矍铄,元气充沛,还有几分威严。因为她曾就读于地处北京的燕京大学,所以说一口标准的国语。我对她说:“林则徐虎门销烟妇孺皆知,但这一壮举的背后必定有巨大的文化驱动力。我们要把林则徐的精神世界写出来,这才更有分量……”

  这天,林子东给我看了一本台湾出版的《林则徐传》,封面上有蒋中正题写的书名,打开第一页是林则徐像,最上方写着“林则徐先生画像”,左下方写着“蒋中正敬题”。原来蒋介石如此敬重林则徐。

  次年,我的《历史巨人林则徐》一书完稿,想请林子东为此书写序,她说:“要凌青写更好。”于是我又结识了林子东的胞弟凌青,并由他为拙作写了序言。

  1996年夏,我到北京参加“林则徐禁毒思想研讨会”时又见到了林子东。她比我年长18岁,但不同意称她“林老”。她说“大姐”适合于任何年长的女性。从此我便称她为“林大姐”。她领我到北京花园街2号,看望了她的双胞胎姐姐傅秀。我和这位蹲过7年秦城监狱的寡居老人聊天,竟然会不时地听到她爆发式的笑声。

  2002年我定居上海后与林大姐交往更多了。由于交往甚多,我对林大姐的家世、经历和同辈亲属也有了相当的了解。林则徐有三个儿子,后世香火甚旺,现在已有第九代后裔出世。林子东是林则徐最小的儿子林拱枢的后代。她有两姐、两兄、一弟,大姐林圣观生于1914年,1947年赴德国,与科隆大学教授、曾任德中友协会长的卡尔·秉格结为伉俪,这位德国教授成了林则徐的玄孙女婿。

  林子东的大哥李良(他与曾祖父同月同日生,所以原名林曾同)生于1917年,曾就读于北京大学西语系,1946年在天津美国新闻处工作时参加了地下党,是肩负特殊使命的无名英雄。“文革”时李良在天津被打成“国际间谍”,但无论遭到多么残酷的折磨,他对党和国家的机密始终守口如瓶,一字不露,1969年7月18日被迫害至死,年仅52岁。1977年12月31日得到平反昭雪,追认为烈士。

  林子东的二哥林兴生于1919年,曾就读于辅仁大学,1945年在北京的一家银行工作时,他的妹妹傅秀从解放区到北京,他便随妹妹秘密出京,参加了解放军,任侦察员,解放战争中多次出生入死。解放后在安徽大学工作,“文革”曾遭迫害,于1993年病逝。

  林子东的姐姐傅秀(原名林锦双)生于1921年,1941年在燕京大学读书时入党,后到根据地工作。“文革”时,傅秀被关入秦城监狱7年之久,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她与张春桥的老婆文静(原名李岩)在一起工作过,知道文静曾投降日军的丑史,所以在劫难逃。2001年5月初我去看望过她老人家,不料同年11月她就逝世了。

    林子东在燕京大学读书时,日军占领了北京,她到上海入沪江大学。后来日军又占领了上海,21岁的林子东决心弃学抗日。1942年,她背着父母,在大姐林圣观的掩护和帮助下,化装成农村妇女,逃出上海,到苏南参加了新四军。新中国成立后她回到福州,先后在省出版社、社科院、社科联任领导工作。她曾任全国政协委员,73岁离休。

  林子东的弟弟凌青(原名林墨卿)生于1923年,在燕京大学就读时参加革命,后经晋察冀根据地到延安从事英语翻译工作,20世纪80年代出任我国驻联合国大使。1997年收回香港的“中英联合声明”,是他代表中国政府交联合国备案的。林则徐如有在天之灵,对香港回归和有这样出色的后人必定无限欣慰。

  林子东同辈6人,其中5人在1940年代入党。他们都不是因为家庭贫穷而参加革命,而是为了抗日,在国共之间都选择了共产党,所以说林大姐家满门英烈不是过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