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林 则 徐 和 茶(读书笔记之二)林  强  
 
一、茶贸易与鸦片战争
    17世纪以来,中国和西方国家的贸易逐步发展,中国提供交换的商品有茶叶、大黄、丝绸、瓷器等。
    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在诸多的中国商品中,对茶叶尤感兴趣。茶清香芬芳,英国上下各阶层都喜爱这种饮料,且进口茶叶既不影响英国工业发展,又可获得丰厚的利润,有利于英国的对外贸易。
     资料表明,从17世纪20年代始,英国东印度公司在大部分年份中,茶叶都占其从中国总进口货值一半以上。19世纪后,茶叶占其从中国总进口货值的90%以上,在其垄断中国贸易的时间里,茶叶成为其重要的进口商品。(四张图片总说明:茶叶生产、交易)
    茶叶贸易不但对英国东印度公司至关重要,而且对英国财政同样重要。从1815年起,公司每年在茶叶贸易中获利都占其商业总利润的90%,提供了英国国库全部收入的10%。
    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用什么来换取中国的茶叶呢?当时的中国是一个典型的自给自足的大国,正如后来担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的赫德(英国人)说的那样:“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粮食,米;最好的饮料,茶;以及最好的衣着,棉、丝和皮毛。既有这些大宗物产以及无数的土制副食品,所以他们不需要从别的地方购买一文钱的东西。”(赫德:《中国闻见录》)
‍    因此,经济上高度自给自足和相对较低的购买力,使西方国家商品在中国市场不太受欢迎。然而,唯一例外的是中国对白银的需求比较迫切。中国和西方国家贸易找到了支点,西方国家用白银交换中国的茶叶。18世纪中叶,白银占英国东印度公司对华输出货值的90%。
     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初期白银比较充足,但随着很多银矿的枯竭,从1790年后,美洲白银产量开始下降。1811年美洲爆发独立革命战争,美洲白银产量大大减少。18世纪60年代以后,英国对华进出口贸易迅速扩大,东印度公司既无法在中国大量推销英国产品,又弄不到大量的白银,却又希望得到中国的大量茶叶,如何解决这种困境是东印度公司乃至英国政府亟待解决的问题。
英国东印度公司提出了运送鸦片到中国的计划,该公司专门成立鸦片事务局,垄断印度鸦片生产和出口,印度鸦片在中国销售的收入用于换取白银,支付购买茶叶等的款项。(图文字说明:东印度公司)
     当时鸦片贸易(走私)形成了三角循环模式:英国工业制品大量输入印度,印度的鸦片大规模走私输入中国,然后,将得到的中国茶叶等商品大批运往英国。鸦片贸易(走私)成为英国“财富的取之不尽的矿藏”(马克思《所谓原始积累》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2卷257页)。
     鸦片贸易(走私)的兴起,是由三股势力促成的:英国等政府是鸦片贸易(走私)的策划者和后台;英国等走私贩子是鸦片贸易(走私)的急先锋;中国内部的奸商、腐败的官员等是鸦片贸易(走私)的内应。他们搅在一起,推波助澜,使鸦片大量输入,给中国造成极为深重的灾难。
     鸦片的严重祸害,迫使清朝统治者不得不认真寻求对策,清朝内部“弛”与“禁”争论激烈,黄爵滋请求严禁鸦片折在各省督抚中经过近半年的讨论之后,道光皇帝迫于形势,终于下了严禁决心,于道光十八年九月二十三(1838年 11月9日)宣召林则徐进京,商讨禁烟事宜。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节制广东水师,赶赴广东查禁鸦片
    以虎门销烟为代表的禁烟斗争断绝了通过鸦片贸易(走私)给英国不法商人、英国财政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因此,英国殖民者对中国政府禁烟的回应是毫不犹豫地诉诸武力,终于爆发了1840年的鸦片战争。 鸦片战争是英国殖民者为了开辟中国市场和维护可耻的鸦片贸易(走私)而发动的一场侵略战争。从茶贸易角度来看,在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鸦片战争是英国殖民者用武力强迫中国接受用鸦片交换茶叶的侵略战争。
 
二、奏折议茶
    我们在《林则徐全集》第三册、第四册奏折册中(图),看到有七本奏折议到茶。
‍ 1、道光十八年五月上旬(1838年),林则徐担任湖广总督时,上奏《密陈重治吸食鸦片提高茶叶大黄等出口价格片》。林则徐在奏文中提出:“如将售卖出洋之茶叶、大黄、湖丝等物,倍薪其价,凡闽、浙、苏、皖、川、楚等处客商,似皆无不乐从。”他认为“此系重中华之物力”。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林则徐从关心、维护国内客商利益出发,希望能提高茶叶等出口的价格。(第三册,P43-44)
    2、道光十九年二月二月二十九(1839年 4月12日),林则徐在担任钦差大时,上奏《英国等趸船鸦片尽数呈缴折》。林则徐在奏文中指出,在“尽数收缴鸦片”的同时“俯念各夷人鸦片起空,无资置货,酌量加恩赏给茶叶,凡夷人名下缴出鸦片一箱者,酌赏茶叶五斤,以奖其恭顺畏法之心,而坚其改悔自新之念。如蒙恩准,所需茶叶十余万斤,应由臣等捐办,不敢开销。”林则徐此思想体现了恩威并重、赏罚分明 ,奖赏的物品,则是外商需要的茶叶,他建议凡缴出鸦片一箱,赏茶叶五斤。这一奖赏方案让我们看到茶叶在查处鸦片走私及对外贸易交往中的重要地位。(第三册, P131-134)
    3、同一天,道光十九年二月二十九(1839年4月12日)林则徐上奏《外商已缴鸦片请暂缓断绝互市片》。林则徐在奏文中提议:“至茶叶、大黄两项,臣等悉心访察,实为外夷所必需。”“惟现在各国夷商,业经遵谕呈缴烟土,自应仰乞天恩,准其照常互市,以示怀柔,所有断绝茶叶、大黄,似可暂缓置议。”林则徐这一提议鲜明地表达了只禁鸦片走私,保护正常贸易的思想,他明确表示不同意在严禁鸦片贸易(走私)的同时,把茶叶、大黄等商品正常贸易也禁掉了。(第三册, P134-136)
    4、道光二十年三月二十六(1840年4月27日),林则徐改仼两广总督时,上奏《议复曾望颜条陈封关禁海事宜折》。
      林则徐在奏文中对曾望颜“封关禁海”的提议据理分析,认为“细察情形,有尚须从长计议者”。“封关云者,为断鸦片也,若鸦片果因封关而断,亦何惮而不为。惟是大海茫茫,四通八达,鸦片断与不断,转不在乎关之封与不封”。另外,“若如原奏所云大小民船概不准其出海,则又不能。缘广东民人,以海面为生者,......若一概不准出洋,其势即不可以终日。”  奏文中提到“至大黄、茶叶两物,因属外夷要需。”“惟茶叶历年所销,自三十余万担至五十余万担不等,现在议立公所,酌中定制,不许各夷逾额多运,即为钳制之方。然第一要义,尤在沿海各口查拿偷漏。”“总之,驭夷宜刚柔互用,不必视之太重,亦未便视之太轻”,“况所杜绝者,惟在鸦片,即原奏亦云:‘凡有夹帶鸦片夷船,无论何国不准通商。’则不帶鸦片者,仍皆准予通商,亦己明甚。”此奏文与奏文3的指导思想是一致的。林则徐不同意“封关禁海”的做法。一是林则徐体察和了解民情,为以海为生的沿海广大民众生计着想;二是林则徐坚持凡夹帶鸦片者,不准其通商。不帶鸦片者,皆准予通商。三是对于外商需要的茶叶等物品,酌中定制,不许"逾额多运"。如澳门就规定,"茶叶一项,每岁连箱准给五十万斤,仍以三年通融并计"。林则徐在严禁鸦片的同时坚持对外开放,通商贸易。真不愧是放眼看世界的第一人。(第三册 ,P324--328)
    5、道光二十年四月十三(1840年5月14日),林则徐上奏《洋商呈请捐缴三年茶叶行用以充防英经费折》。林则徐在奏文中报告说,“据洋商伍紹荣”等十人“呈称,‘……思商等与夷人交易货物,向照估价每两应得行用三分,以资办公。今通行公议,将茶叶一项应得引用银两,自且呈之日为始,捐缴三年,按卯解缴关库,听候提用’……臣等察其情词恳切,……俯准捐缴,以遂其报效之忱。如蒙俞允……所有查办鸦片案内收烟防夷一切经费,即于此款樽节动支。”林则徐根据从事外贸商人的呈报,希望能把茶叶商行办公费用的三年捐款用于“收烟防夷”,即收缴鸦片,加强边防建设之用。(第三册, P349-351)
林则徐此时已不被重用,四个月后,即1840年9月17日道光派琦善为钦差大臣赴广东查办,28日下旨将林则徐、邓廷桢交部议处。林则徐日思梦想的“收烟防夷”的爱国主义思想永留史册。(第三册, P349-351)
     6、1846年1月7日林则徐在流放新疆后,在凉州接印,署陕甘总督。在陕甘总督任上,道光二十六年三月二十八(1846年4月23日)上奏《确查雍希叶布族实无不法之人并拟约束章程折(附章程)》。
   ‍林则徐在本奏文的章程部分提及“买易粮茶,应严禁溢额,以杜接济也。"
在本奏文中,林则徐从少数民族群众必需品粮食、茶叶入手,以确保按人口如数供应并明确保障办法。从这里,一可看到茶叶和粮食一样对少数民族生活的重要性;二可体会到林则徐是十分关心百姓生活的。(第三册, P546-551)
     7、林则徐1846年8月30日,林则徐在西安接任陕西巡抚。在此任上,于道光二十六年十一月十五(1847年1月1日)上奏《银钱出纳陕省碍难改易折》。 林则徐在该奏文中提及“若论常年税课,原可银钱并收,但查陕省额征商筏税,以及地、畜、牙、当、盐、茶、磨、铁各课,每年共银六万八千五百余两,内除盐课项下支给西安将军养廉银一千六百两外,其余皆应报部候拨。”(第四册, P80)
     在该奏文中我们看到道光年间地方征收的税种,其中包括征收茶课税,这说明当年陕西省的茶业需征税。茶税产生于唐代中叶,公元782年唐德宗采纳侍郎的建议,对竹、木、茶、漆实行“十税其一”的政策,这就是中国茶税的开始。因此,茶税作为一种专稅,通常情况下需征收。这对我们研究税收、税收的分配及使用都有裨益。
                                               
                                      三、文稿论茶
     与“二、奏折议茶”相联系,林则徐在当年的文稿中也有相应的关于茶的论述,共6篇。(第五册,  P116, P127, P201, P203, P205, P221)  如<会札佛山同知刘丞传谕义律酌赏茶叶分给缴烟各外商>[道光十九年四月十四(1839年5月26日)]一文中指出:"本大臣、本部堂钦遵恩谕,宣示怀柔,除现在应办事宜另谕饬遵外,合将奏蒙恩准免罪给赏缘由,特委大员临澳谕知,并发来茶叶一千六百四十箱给该领事具领,以便分给缴烟各夷商领受回国。"(第五册, P203-204)另外,<会札饬刘丞查办外船演炮打伤师船>一文中还强调指出:"案照本大臣、本部堂昨因该领事呈缴烟土,恭顺勤劳,宣布皇仁,优加奖励,并颁给茶叶饬该领事具领,分给缴烟各夷商;并饬传谕各空趸领赏茶叶之后,即日驶回本国,另寻生理,如有愿装货物回去者,准其驶进黄埔,载货出口"。(第五册, P205)这里提到酌赏茶叶分给缴烟各外商一事,正是林则徐在道光十九年二月二十九(1839年4月12日)给道光皇帝上奏<英国等趸船鸦片尽数呈缴折>中提出"凡夷人名下缴出鸦片一箱者,酌赏茶叶五斤,以奖其恭顺畏法之心,而坚其改悔自新之念。"的建议获批后的实施。道光皇帝曾于当年三月十九(5月2日)在该折上朱批:所办可嘉之至,另有旨。
     林则徐在禁烟期间,十分重视了解西方国家的情况,以便寻找抵御英国侵略的对策。当年他组织了时称“通事”(即翻译或译员)梁进德、袁德辉等人摘译当时收集到的西方报刊书籍,汇编成册,作为参考。
     《澳门新闻纸》为林则徐主持西文报刊摘译的汇编。内容包括国外对中国的报道和评论,对中国政府禁烟的反映,以及英、印等鸦片生产、税收、贩运和暴利的情况,外国的动态等等。林则徐还将所译内容抄录多份分送广东督抚参考,其中六件送道光皇帝。在〈〈澳门新闻纸〉〉中涉及茶的有九篇。(第十册,  P172-174, P196, P220, P225-227, P231, P236, P237,P255, P257 )根据上述译稿,按专题分”论中国”、“论茶叶”、“论禁烟”、“论用兵”和“论各国夷情”五个部分,各自编辑成册,定名为《澳门月报》。其中“论茶叶”专门成为一个部分内容,足见茶叶在当时对外贸易、涉外关系中的重要地位。在“论禁烟”中也有涉茶的内容。(第十册, P326-328, P328)(图片说明:论茶叶)
      从"论茶叶"和相关的"澳门新闻纸"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西方对中国茶叶销售、税收和价格了解的情况;世界各国对中国茶叶需求的情况;以及印度等地种植茶的情况等等。西方人认为,"贸易中货物之利于人并利于税饷,舍茶叶外,断无胜于此者。"中国茶出口需收税、洋行会馆需收费、运输沿途关口也需纳税、水路陆路运输等需要费用,到了"英吉利国"仍要交税。总之,各种"税"加上各种"费用","运至英国,卖价与武夷山买价"相比较需增加数倍。
     "论茶叶"还指出,"英吉利之外,米利坚人销用绿茶最多。""欧罗巴(欧洲)内地销用茶叶,以荷兰、俄罗斯两国为最。""佛兰西(法国)在广东出口时,茶叶虽多,然沿途分售,及到本国进口时,数己减少。""只用之以作医胆经之药材,""因佛兰西酒多便宜,故不甚销中国之茶。""俄罗斯在北边蒙古地方买去。""皆系黑茶""由喀克图旱路运至担色"。
     "印度各埠销用之茶每年有英国六七船前去售卖。其阿支比拉俄各岛中茶叶系中国福建商人装出贩卖。""英吉利人亦有在新奇坡(新加坡)买中国茶回国者,其茶均是上等。"
从上述描述中,我们大体了解当时英国、美国、欧洲、俄罗斯、印度等地从中国进口茶叶的情况。西方人毫不隐讳地承认"总而计之,中国每年出口之茶叶有七千余万棒(磅),与鸦片贸易可以抵对。" 在这里,我们可以清醒地看到每年出口之茶叶被所谓的鸦片贸易所"抵对"了,但是鸦片对中国人的毒害,对中国国力的损害,是绝对无法"抵对"的 !这就是西方用鸦片来"抵对"获取中国茶叶的真实供白!"论茶叶"还专门说到,"茶叶销用极广",西方人"欲敌中国独行之买卖",因此在"各地尽心栽种"。如,印度阿山地方,栽种茶树,已能出口。"道光十九年(1839年),兰顿己有阿山茶叶,均已为奇。其茶小种有三种,白毫有五种,后经茶师考察,此茶有伤原性,致有烟气苦味,皆由工人制造不善,须得尽用中国工人栽种","尤须福建之人,曾经种过茶叶者经理其事,方可其即与武夷无异。"(第十册, P197)"近来数年,荷兰在属下噶啦吧地方亦用力栽种,以敌中国之茶叶。""噶啦吧所种之茶树,多系官府招觅在各岛住下之中国人,其中福建者居其大半,故噶啦吧茶树蓄茂美好,必满谋此事人之心意。"(第十册,P197--198)  
    从如上的叙述中我们看到,在当时条件下,西方想引种中国的茶树,"以敌中国之茶叶",由于他们对茶的研究还很不够,因此在栽培、制作茶过程中,需要依靠"中国工人","尤须福建之人",因为他们掌握着有关的技术,这样栽培、制作出来的茶才"与武夷无异"。林则徐还组织摘译1836年伦敦出版的《中国人》一书,作者德威时(J.F.DAVIS)系英国东印度公司驻广州的“大班”,是个“中国通”,书中论及英国人对中国问题的看法,译稿名为“华事夷言录要”,其中也有涉茶内容。(第十册, P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