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林 则 徐 和 茶

(读书笔记之四)

七、林则徐与三坊七巷茶人
 
    在福州三坊七巷里,有两位知名的茶人--梁章钜和郭伯苍。他们都曾经在黄巷居住,生活过。 
   梁章钜(1775-1849)祖籍福建长乐,清初迁居福州。嘉庆七年(1802年)成进士,他历仼江苏、山东、江西按察使,江苏、甘肃布政使,广西巡抚,江苏巡抚(五任)。他是林则徐就学鳌峰书院的学友、挚友。梁章钜一生著作颇丰,好品茶谈茶事。因为寓居过浦城(担任浦城南埔书院山长),在他随笔集子《归田琐记》中(图 ),对闽北茶史的记录、茶事的论述十分精到,描述了浦城茶叶转运到武夷加工生产的情况,征引多种资料回顾了北苑与武夷茶史,还以专章《品泉》论及品茶用水,对品茗很有研究。他在浦城时曾表达过他反对在福建为英夷再开辟福州港,陈述的理由中很重要的一条是茶,认为英人是垂涎武夷茶,想通过福州慢慢进入崇安买茶山,对闽茶的危境忧心忡忡。
    郭伯苍(1815-1890)是林则徐的少年好友郭阶三的二儿子。道光二十年(1840年)中举人。官至内阁中书及主事。授员外郎衔。道光庚戍(1850年)郭伯苍和林则徐陪同蜀中名士李惺(1810-1864)游览福州升山。现在福州升山寺还保存摩崖石刻:"道光庚戌夏邑人林则徐郭伯苍同蜀李惺游升山寺",成为一个珍贵的历史文物(图)。郭伯苍学识渊博,《闽产录异》是他的代表作之一(图)。这是一部研究福建地方物产比较详细的著作,其中对闽茶的情况搜集十分详细。他寓居建瓯达十年之久,对武夷茶十分熟悉。《闽产录异》对茶的焙制、泡饮、贮存等都有具体说明,是研究福建茶情、茶史的重要论著。
    综上述,三坊七巷两位知名的茶人都是林则徐的好友。都曾经在闽北浦城、建瓯较长时间生活过, 都对闽北茶有深入的研究。
 
八、茶乡闽北之缘
 
    林则徐是福州人,当年进京、北上的出省路线,一般是自洪山桥乘船沿闽江到延平(今南平市区),再沿建溪至建宁(今建瓯),再经南浦溪到浦城,然后出省进入浙江。
    林则徐嘉庆十年(1805年),嘉庆十三年(1808 年),嘉庆十五年(1810年)三次进京参加会试,第三次会试中进士。
嘉庆十七年十月二十五(1812年11月28日)林则徐结束家居生活,偕妻子北上赴京,踏入仕途。
    道光元年(1821年),林则徐因父亲生病,挂印离任回福州,次年自福州起程入京。
道光四年八月(1824年9月),林则徐因母亲病逝请假回籍奔喪,返回福州。道光五年二月(1825年3月)因督修堤工需要,身穿素服,离乡北上。
道光五年九月(1825年10月)林则徐因病自江苏返回福州养病,继续守制丁内。道光七年二月(1827年3月)服阕。林则徐离福州北上。
    道光七年十二月(1828年1月)林则徐赶到父亲病逝的浙江衢州,扶柩返回褔州守制丁忧。道光十年三月(1830年4月)服阕。林则徐离福州返京。
    自1830年离开福州,林则徐经历风风雨雨,未回过福州 。道光二十九年八月(1849年10月)在儿子的陪侍下,帯着夫人的棺柩,离开昆明东归。1850年3月入闽境,过建州(今闽北),道光三十年三月初三(1850年4月14日)于回到他的故乡福州。  
    综上述,林则徐北上出闽境来回经过闽北有16次之多。
    在林则徐日记中,保存有壬申日记(1812年),壬午日记(1822年),乙酉日记(1825年),丁亥日记(1827年)(《林则徐全集》第九冊)。从这些日记记载中使我们了解到当年从福州出发北上的情景,路线,途经延平府(今南平延平区)、建宁府(今南平建市)、浦城等地的情况和在那里遇到的人和事。尤其在浦城,因为由水路改为陆路,需“卸舟移装”, 加之“人夫短缺”, 所以在浦城有时等候的时间较长。如嘉庆十七年(1812年)在浦城住了6天。林则徐多次经过浦城,拜访师友,礼待贤能。有资料记载,还在祝家琴楼,吟咏唱和。
    另外,据《林则徐大传》介绍,嘉庆十一年(1806年)林则徐曾应聘在闽县衙内兼做书廪(抄写员),跟随时任闽县知县房永清往建宁一帶办案,到过崇安县(今武夷山巿)。
    1850年返回福州后,在给其鳌峰书院学友、建瓯人黄封写的寿序(七秩)中说:"余家福州,距建溪五百里,然每出闽境,必取道焉。尝览其山川,接其人士,未尝不欢然意滿,盖余驰外者数十年矣。今春过建州,慨然有移家之志,拘于人事,不能决也。"  
    从这里,我们深深感受到林则徐对人杰地灵、山川秀美、茶叶飘香的闽北"欢然意滿"的心情,他甚至闪过移家隐居闽北的念头。林则徐对茶乡闽北的亲切情感,跃然纸上,令人难忘!
 
九、旅途饮茶
 
    林则徐一生历官十四省;西出阳关,遣戍伊犁;在新疆亲赴南疆履勘新垦地亩。旅途之长,甚为少见,因此,林则徐旅途饮茶的记载居多。在他保存至今的部分日记中,有44处提及旅途饮茶。
     1、林则徐1836年11月在江苏访察民情时有饮茶日记1处;(第九册,P261)
     2、林则徐1938年11月从武昌动身北行,奉旨入京觐见,有沿途饮茶日记4处;(第九册,356,P360有2处,P362)
     3、林则徐被任命为钦差大臣,水陆兼程前往广东,查禁鸦片,有沿途饮茶日记5处;(第九册,P366有2处,P367,P368,P370)
‍   4、林则徐1841年5月3日奉旨离开广州,赴浙江听候谕旨,有饮茶日记1处(第九册,P451)
‍   5、林则徐1841年6月10日抵浙江镇海军营,7月14日离开,踏上遣戍伊犁征程。有沿途饮茶日记7处;(第九册,P477,P479,P480,P482,P484,P489,P491)
‍   6、林则徐1842年11月15日抵达乌鲁木齐,12月10日抵达伊犁惠城,随后赴南疆履斟新垦地亩,有沿途饮茶日记26处(第九册,P511,P546有3处,P548有2处,P551,P555有3处,P556有3处,P557,P558,P559有2处,P560,P561,P564有2处,P565,P566,P569,P570,P576)
    在林则徐日记中,旅途饮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旅途中,一行人自行休息,饮茶;一种是沿途官员派人或朋友在某处设茶,备茶提供饮茶条件。后者情况在日记记载中居多。
‍  例如:
‍ (1)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十八(1842年 10月21日)
‍ “辰刻行,三十五里红柳河,无河亦无柳,仅一家村,在此煎茶饮之”;(第九册,P484)
‍(2)道光十八年十二月朔日(1839年1月15日
“晴。卯刻行,二十里念里铺,又二十里苦水铺,舒牧遣人备茶点,小坐又行”(第九册,P366)
‍(3)道光二十五年二月三十(1845年 4月6日
“卯刻在馆中饭罢行,四十里曰四十里园子,乌什之阿奇木伯克公爵迈玛塔里普来迎,设毡帐具茶,少憩。”(第九册,P548)
‍(4)道光二十五年二月二十五(1845年 4月1日
“又行三十里曰大山口,……回人设毡炉备茶,其水取诸他处,本处则不可饮也。少憩复行。”(第九册,P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