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林公生平
本会简介
会务动态
专题活动
缅怀林公
林公后裔
鲜花献祭
在线帮助

 

林则徐内心仰慕的古人

王 凌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真正仰慕的人,而这其中也真正蕴含着他自己的情操、理想和信仰。作为一个政治家的林则徐,也不例外。他曾自述:“在官无一日不治事,无一日不见客,亦无一日不亲笔墨。”本人“终身无嗜好……朝夕孜孜不倦者,国政民疾,两大端而已。”在这样忙碌、枯燥的为官生涯中,林则徐内心真正仰慕的是哪些古人呢?从现有的资料看,他仰慕那些在危难中敢于担当、为国家不顾私利的政治家;他还不以成败论英雄,他更看中的是这些政治家的道德操守和理想信念。

 

林则徐仰慕汉末三国时代的诸葛亮。公元1826年(清道光6年),他赴任陕西按察使并署理布政使事务。赴任途中,经过陕西沔县(今勉县)时,专程到定军山麓拜谒诸葛亮祠、墓,并写诗赞道:

“不废微时梁父吟,千秋鱼水答知音。

三分筹策成亏理,一片宫商淡泊心。

挥手鸿飞斜谷渺,移情龙卧汉江深。

魂销异代文山操,同感君恩泪满襟。”

 

“大星虽陨大名留,一线皇纲翊汉刘。

抱膝几人知管乐,鞠躬终古匹伊周。

波寒沔水居民泪,月黑祁山故垒秋。

归骨定军军奠定,墓门深锁阵云愁。”

虽然,诸葛亮统一中原的雄心壮志没有实现,但他的道德操守和执着意志,深深打动了林则徐。

 

这年105日(旧历八月十五日),林则徐因下乡勘灾,独自一人住宿在陕西凤县署斋(当时家属没有随行),军事要塞大散关就在附近,他由此想到南宋诗人陆游,并写诗表达敬仰之情:

“良宵难得晴如昼,清吏偏饶酒如泉。话到桑麻情倍永,劳心端赖使君贤。”

“破梦每惊窗月白,酡颜仍对烛花红。明朝大散关前路,匹马题诗忆放翁。”

陆游(放翁)也是一个报国壮志未酬的英雄,他的近万首爱国诗篇令后人(包括林则徐)敬仰。

 

上面所引诗词,已提到林则徐对文天祥的崇敬。1830年(清道光10年),林则徐在福州丁忧期间,读了赵文写的《青山集》,其中收有文天祥当年给赵文的两封亲笔信;信中说当时赵文在抗元前线生了病,作为右丞相的文天祥两次致书慰问,还遣派医丞、卒夫送去药物、棉被。林则徐为文天祥“公身为国轻生死”的精神所感动,并在“题文信国手札后”一诗中写道:“再拜薰香庋棐几,欲废一部十七史。朱鸟招魂泪如泚,猎猎霜风满柴市”。

 

公元1819年(嘉庆24年),林则徐出任云南乡试正考官,途经岳飞故里河南汤阴,专程前往拜谒岳忠武祠,并作《汤阴谒岳忠武祠》诗:

“不为君王忌两宫,权臣敢挠将臣功。

黄龙未饮心徒赤,白马难遮血已红。

尺土临安高枕计,大军河朔撼山空。

灵旗故土归来后,祠庙犹严草木风。”

1821年(道光三年),林则徐在杭州看到岳飞“练兵恢复,尽孝于忠”的手迹,一时“起敬起慕”。真是“英雄古今一心通。”

 

1821年,林则徐在杭州听候补用期间,他拜谒了坐落在西湖三台山麓的于谦祠墓。见于谦祠墓半朽半杞,十分痛心,便发起捐廉重修。他在《重修于忠肃公祠墓记》中说:“维公纯忠伟伐,与岳忠武同昭天壤,千古以两少保称……如公浩气不磨于宇宙,祠墓之有无,初不足为加损。然守土者顾听其溃剥,而莫之省,尚奚以言治哉!……公方尚友文信国(文天祥),进而尚友岳忠武(岳飞),相与徜徉于湖光山色间,感念志事,抚膺言怀,亦庶乎其不孤也!”

岳飞、文天祥、于谦等人,都是抵抗异族入侵过程中出现的英雄,都是被自己这一边的无道昏君所摧残的人,却从中闪烁出夺目的人格光辉!

 

当然,官场的险恶对林则徐不无冲击,他有时也流露出些微归隐山林、独善其身之意。这时他羡慕的是隐居后以种梅自乐的林逋。林则徐在杭州任职时,发现位于西湖孤山的林逋的祠墓均已破损,便以地方官的身份发起修葺,“补种梅树三百六十株,并购二鹤豢养于墓前。”他除了为林逋墓表提额外,还为林逋祠题楹联:“我忆家风负梅鹤,天教处士领湖山”;为林逋亭题楹联:“世无遗草真能隐,山有名花转不孤。”林则徐自绘《孤山补梅图》,请人题咏。他偕友人陈嵩庆同游孤山,写诗表白心迹:“我从尘海感升沉,何日林泉遂此心,墓表大书前处士,家风遥愧古长林。湖山管理谁无负,梅鹤因缘已渐深。便拟携锄种明月,结庐堤上伴灵襟。”他还访求到林逋手札真迹一卷,加以珍藏。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是儒家士大夫处世的箴言。而毕生从政的林则徐,无法享受退隐山林的雅趣,却以劳碌的一生实践了“苟利国家生死以,岂能祸福趋避之”的铮言!

 

 作者:王凌,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原副厅级巡视员,教授级研究员